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七章:第一次殺人

第六十七章:第一次殺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27 21:22  字數:2826

?

cpa300_4白天的岳洲城還好點,特別是晚上,這裡水域多,氣候潮si,正是蚊蟲的溫床,一到晚上,蚊蟲肆虐。

沒有紗帳,根本無法入睡,一些牲口都會亂蹦,細心的主人在有牲口的地方,都會熏幾把驅蠅草。

夏天的天氣多變,白天還晴空萬里,今天本來應是月光明媚的夜晚,可是,剛入夜不久,隨著陣陣的風一刮,月亮剛出來,就被一快烏雲給遮住了。

城垛上,隔一段就有一個燈籠升起。巡成的士兵,警惕的走動著。

兩隻大大氣死風的燈籠掛在了城門樓上!巡成頭目在城門摟里坐著假寐。

華容河兩岸,一到夜晚,是最熱鬧的時候,雖然說,沒有再象以前那樣,花舫擠滿河道,但是,也是不少的花舫,開始營業!

紅色的氣死風的燈籠在每座花舫上搖曳!江面上,不時傳來陣陣的琴弦絲竹聲!

那已經開到河中間的,在晃動的花舫不用說,已經有了生意。每到這個時候,也是怒蛟幫生意好的時候,只要是華容河上的花舫,都要交一份費用,那怕你今晚沒有生意,也要交這個費用。

如今的這個費用,被崔金手要抽取一半,理由是,充做軍費。

以往,生意鼎盛的時期,一天晚上收的銅錢,可以拉上一車,如今,很多的花舫沒有生意,就歇業了不少,看那些歇業的,都沒有掛燈籠。

,以前的河面,如同白晝,如今,江面上黑壓壓的,偶爾有那麼幾艘花魴上,散發著橘黃色的燭光。間隔幾丈遠。

一隊武侯,跟著怒蛟幫的一個收錢的車子,今天。從南到北,兩邊收完,還沒收半車的銅錢,那武侯的頭目很不滿意。

伸手從車裡撈起幾串銅錢。「晦氣,今晚弄這麼一點,統領交代的任務,什麼時候才能完成啊?江兄弟,你們怒蛟幫吃了這麼多年。也夠肥的呀,這樣,今天晚上的收入,全部交了,明天晚上,我不跟你收了,不然,一天比一天少,崔老大會發火的。」

「金大哥,你您說笑呢!都給您。咱怒蛟幫這麼多的兄弟喝風啊!

再說,就是我同意,我們吳堂主也要同意才行啊。您還是和我們堂主商量去,兄弟我職位低,做不了這個主。」

「吆喝!」那人將幾串銅錢揣入懷中,「你說的是吳堂主,成,明天我和吳堂主說,你回吧,就說我刀疤說的。今天全部上交,明天你們收的算你們的。

這樣,也不用天天跟著你們,來回幾十里呢。河道兩邊。你們吳堂主會同意的!都是為了孝王的大業啊!」

怒蛟幫的成員少,就四個人,武侯可是一隊呢,一隊的人數是六個,而且都有橫刀在身。怒蛟幫四位成員對視一眼,主動的放棄了收錢的車子。

「金領隊。我們先去回去,告訴吳堂主,就說是您金領對說的,要拿光這些銅錢,也就是說,您金哥怕麻煩,今天您收,明天我們收,對么?」

「是的,就是這個意思,如果你們吳堂主來找我,恩,那,那隻花舫上找我。你,你,你們將這車銅錢,拉到庫房,然後繼續巡視這河道兩邊。」說完,就朝河邊那花舫走去……

夜深了。

吳野領著劉傲和大小蓮,帶一幫怒兄弟,直接去了衙門……

「今夜這天真邪乎。為何我這心啊,怎麼這麼煩躁?」衙門府竇青鈺的書房裡,竇青鈺坐立不安!

「少爺,天是有點悶,我看啊,是要下雨了,下起雨來就好了!

你看,這一變天,那兩個監視咱的小子也撤了!今晚,我去了少夫人那裡,少夫人很好!您啊,安心的休息吧,這一下雨啊,短期內,朝廷大軍不會打過來嘍!」

「那倒未必啊!故人來訪,竇公子,平安有禮了,深夜拜訪,實屬無奈啊!怎麼?不讓進去么,外面可是要下雨了啊!」

「你們是誰?」老甲一下子竄到竇青鈺身邊,將竇青鈺攔在身後,順手u出腰上的橫刀。

「怎麼,竇公子,洛陽一別,別來無恙啊」柳傲說著踱了進來。

經過短暫的驚疑,竇青鈺推開老甲,「真沒想到,劉公子,千里迢迢,你我能在這裡想見,您請坐。甲叔。泡茶。這位,就是我給您提到過的,洛陽的說古公子,劉傲,劉平安。」

大小蓮依然一副青衣童子裝扮,站在劉傲身後。

「劉公子,如今岳洲是個是非之地,您是高人子弟,孟子曰: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,您又是何苦呢?」竇青鈺還以為,劉傲是無意進入到岳洲城呢!

「劉公子,果然是高人子弟,我衙門這麼多的人,竟然沒有發出異常,了不起。」姜到底是老的辣,一語道破。

「呵呵,故人相見,甚喜,平安只想借一樣東西,拿到之後,平安還需要將外面的羅家軍接進城裡來,外面就快下雨了啊,軍士們最不喜歡這樣的天氣。的確遭罪!」

「沒用的,如今這個令牌沒有多大的實際意義,調動一般的士兵還成,開城門,必須要有崔頭領的金手令,然後配上這個,才可以開城門。兩者卻一不可!

這個破令牌,不算什麼,羅素是我竇家請來的,我也想他們進城,可是,那姓崔的不讓……」說到這裡,竇青鈺突然頓住了。

兩眼看著劉傲,「你是李家皇帝派來的?」竇青鈺這才清醒過來,劉傲的目的沒那麼單純,這麼說,崔金手的懷疑是對的?

「不是。」出乎竇青鈺的意料。「我是自己來的,陛下估計現在還不知道。但是,也很快會知道的。平安很同情你,說真的,如今的唐律的確有不盡人意的地方。

特別是連坐這條是最不合理的,但是,平安如今卻無力改變。

你竇家很多的無辜,受到牽連,大唐官府也在緝拿你們,值得同情,僅此而已!

咱們有過一面之緣,可惜,你們走錯了路,造反,不可原諒。

如果,你們隱居,平安就算碰到,只會支持,而不會落井下石,可是,你們造反。

因為你們的無辜,造就更多的無辜,你想過么?」

劉傲的話剛落,老甲,大吼一聲:「少爺,您先走,出了院子就可以喊武候了。老奴拖住他們。快!」

舞動橫刀,朝劉傲劈來。

劉傲地方都沒動,手一抬,「噗…」連續三隻努箭從袖子里射了出來。瓷實的打在老甲身上。

大小蓮身子已經出了,看到老甲已經倒了下去。又退了回來。

「何苦呢?我不想手染鮮血……嘔……」畢竟第一次殺人,說著,眼睛看見從老甲身體里流出一大灘的鮮血。血腥味非常的濃。劉傲吐了。

兩世都沒殺過人,今天算是開張了。

大小蓮一個幫劉傲拍背,一個始終盯著嚇傻的竇青鈺。

「甲叔……」緩過神的竇青鈺一聲悲吼,撲到在老甲身上……未完待續。

PS:感謝:雕刻的骷髏、本宮不是太子書友1888點的打賞。

感謝遊戲玩家171819、我愛老婆英英、河東郡、影魔s、沒有鳥的鳥等書友頭出寶貴的月票。

感謝:遊戲玩家171819、忘八羔子、春子寫生、南風揚、潤德等書友588點的打賞,感謝律令九章、金闋、鐵血坦克兵、等數百點支持!哇,好感動!二十四小時還沒去,還是首訂哦!

求訂閱、贈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