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三章:叫城不開

第六十三章:叫城不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25 17:14  字數:2510

?

cpa300_4PS:不出意外,明天上架,忐忑中……

翌日。

岳洲城北門城外外,一個銀甲小將,渾身血色,帶領一隊人馬從北方官道呼嘯而來!一時間煙塵滾滾。

收城的頭目以為朝廷大軍到來了,大聲高呼「戒備、示警。」

一時間,從城垛上,出現一隻只的弓箭手……

「報,北城來了一隊人馬,說要剛同朝廷大軍血戰一場,傷亡慘重,需要進城進行休養。說是一個叫羅素的。是竇公子請來的羅家軍。」

竇青鈺正在衙門裡,還在為洞庭那邊的要求再籌集的物資發愁。如今岳洲也籌不出更多的物資了,能搜刮的,已經搜刮差不多了,再搜刮下去,總不能不讓這些民眾餓死吧?

說真的,魚肉倒不缺,就是米面奇缺,如今的岳洲民眾,吃魚肉,幾乎吃的想吐。但是能活人啊,不是么?米面都已經搜刮的差不多了。還好,再等一個多月,莊稼也該可以收割了,那樣,估計就不成問題了。

現在倒好,開始要帆布,桐油布,竇青山知道這個是做雨傘或者船帆所用,難道在造船?正在為難,聽到侍衛傳報。

竇青鈺知道這個羅素是自己大哥請來助陣的,這個羅素是羅成的兒子,和那江南道行軍總管有仇,這半月來,多虧這羅素,才能安穩的接收這個岳洲城。

「那還等什麼,趕緊開城門,將羅英雄迎接回來啊!不,我要親自去接!」竇青鈺起身就要往外走。

「且慢!」

一個粗礦的聲音從大門外傳來,接著走進來一個漢子,一身緊身衣錦衣,腰挎長劍,眼睛不大,短須。

此人姓崔,是朴賢先的親信,叫崔金手,就是他,掌控著整個岳洲城的兵力。原先的總兵,被他一掌給殺了。

原先岳洲八千守軍,加上三千武侯,合計一萬一千人,被他重新整合,有一個幾個大唐的死忠將領,被當眾砍殺,加上,有調動府兵的岳洲兵符在手,鎮住了那些府兵!默默接受了這個新的頭領。

這崔崔金手一接手就開始徵兵,凡是超過十五歲以上,四十歲以下的男子,必須參軍,每家每戶的開始對這個戶部的花名冊開始搜索。如今的岳洲城之所以這麼安穩,那是因為,城裡的民眾親人,大都被征走了。

為制約城裡的民眾,兩邊威脅,城裡的家人不配合,殺被徵到洞庭的兵,洞庭的兵不聽話,殺城裡的家人。

這招狠啊,然後再給個甜棗,凡征了兵的人家,雙方表現好的,給點米面,或者錢糧獎勵,這樣一來,有幾家做表率,都默然接受了這個事實,

當然也有些執著的,那些人的人頭如今還掛在衙門的法,場上,已經成了骷髏。一下子,這個岳洲城被怔走了三分之一的人。

至於岳洲城的守軍兵符,在竇青山來到洛陽城的時候,就已經弄到手了。如今只是轉交給這個人而已!也算是和撲賢先合作的一個投名狀。

「崔將軍,那羅素是我哥哥請來的,他可是立了大功的啊,這半個多月,之所以,那蘇定方的大軍遲遲不到,是他,拖住了人家三萬軍馬。你知道不知道,這個羅素,和蘇定方是死對頭,當年,他父親,當年的驍勇將軍羅成,就是死在蘇定方的手下?」

「是,我知道,我也知道他和蘇定方戰鬥了這麼久,戰都是真的,也很慘烈,我也派人去過那戰場勘察過。

可是,你來告訴我,為什麼和我們孝王這邊,所有的聯絡人員全部戰死了?沒錯,他的五千兵馬,如今只有三千多,而且,不少是帶傷的。可是,我不敢冒險,告訴他,就在城外紮營,補給,我會一點不少的送過去,但是,就是不能進城。

朝廷大軍就要來了。這個險不能冒。有他在,也算是抵抗朝廷大軍的一道屏障。這個時候,容不得出錯。

我們不怕,就算這個羅素犧牲了,還有這滿城的民眾,我想,那皇帝老兒,不會不在意這滿城的民眾吧?

做大事,不拘小節,我要的是時間,為洞庭十萬大軍的操練,只要能再拖住朝廷大軍一個月,有了操練三個月的大軍,我們就可以揮軍北上,整合荊洲、襄洲,那時,我們就有了和朝廷抗衡的資本,以長江為界,劃江而治。

目前,我們缺的是時間,時間你懂么?荊洲應該也快了,這個時候,不能出任何亂子。你去和羅素說,就說城內民眾已經非常恐慌了,暫時不能入城,需要的糧草、藥品,正在籌集,儘快送過去,孝王非常肯定羅將軍的戰功。

揮軍北上時,封他為掃北大元帥,十萬兵馬,歸他指揮,去吧!補給我來安排。」

說了半天,還是不信任啊!咳,在竇青鈺的心裡,這個羅素是信的過的,當年為了這個仇,一家人放棄了國公的高官,一家人隱居翼北,過著清苦的日子。

聽大哥所說的見聞,羅家堡,如今也吃勉強吃上飯,那麼多的羅家軍,連正常的訓練都做不到,要不是搶了幾伙響馬的糧食,估計羅家堡都要餓肚子。

事實上,竇青山所見還真不誇張,河北那地方,本來就響馬多,加上連年的戰亂,算是比較荒涼。雖然有程家和秦家暗中支持一些,可是人多啊,上百口子家眷,加上幾千的羅家軍的消耗,那可不是一點點。

如果不是羅家軍自己開荒種地的話,估計連連溫飽都跟不上,更別說練軍了。

竇青鈺來到城門樓上,看著立在馬背上,渾身銀甲上還掛著血漬,戰馬身上的血漬都還在,這是經歷過怎樣的慘裂斯殺才能殺成這樣?後面的幾千人馬,不少人受著傷,但是陣容尚算完整。

看的竇青鈺很內疚啊,是自己哥哥請來的,雖然說是利用了羅家的對蘇定方的仇恨,可是如果沒有自己大哥的鼓惑,人家也不會來拖住蘇定方。這個岳洲城也就沒這麼快得手。

無奈,沖著城下恭手:「羅將軍,在下是竇青鈺,哥哥不在城中,青鈺前來察看,羅將軍辛苦了!

本來理應接將軍進城,可是,城裡的民眾如今恐慌不已,還請羅將軍在城外就地紮營,補給隨後就到。我已經吩咐,多送些牛羊,犒賞大家,等會,青鈺親自去慰問大家。」自己理虧啊,說完心虛的望著城下渾身殺氣的羅素……

PS:要上架了,心中怎麼不安呢!可能是每個作者的心態吧,感謝大家一直對棋盤的支持,月尾了,這個月只要首訂,歡迎自動訂閱。

也算是強推上架吧,感謝負責我的責編袋鼠先生,辛苦了!祝您在新的工作崗位上順利!求訂閱!求收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