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一章:外門弟子

第六十一章:外門弟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24 18:26  字數:2546

readx岳洲城中,並沒有很亂,這令劉傲很吃驚。

只是街上的巡街武侯的頭目怎麼都有些痞性?估計是造反的水賊安插的吧,難道一個岳洲城沒有幾個李二的愚忠么?

以前熟悉的大唐旗,紅邊黑字,杏黃底的旗子不見了,被上面一個「孝」字旗所代替。顏色換成紅底黑字了。

劉傲的馬車上,插了一個小的黑三角旗,比普通船上插的要大不少,上面的字也特別!就是一個「令」。白底黑字,且字的上面,綉了兩把交叉的魚叉。

巡街武侯們看見著旗子,也只是疑惑的看了一下,連問都沒有問。看來這個怒蛟幫威力不小,或者是主持這個城的勢力之一?

馬車被帶到一個院子里,吳堂主隨後跟了進來,大門被兩個一起來的漢子關上。吳堂主來到子木面前一抱拳:「江南道,外們弟子吳野見過神子。」

「恩,說說什麼情況!」子木依然是那付木板的臉,看的劉傲嘴巴抽了又抽,看不出,這個老實的木子叔,這逼裝的,逼格不低啊!

「是這樣,上個月,我們阮幫主不知道怎麼就將所有的堂主都召集了起來,說天要變了,有一個狠人,統一了洞庭湖周邊的十幾個大幫派,連江南的第一大幫,太湖幫,都臣服在他的麾下。

這個人叫朴賢先,那是一個真正的狠人,武功高強,不服從,一律滅門。大小的幫派,被滅了好幾個!幫主無奈,答應聽從他的調遣。

如今我們八大堂主,有四人已經帶領幫中的八百多兄弟,進了洞庭湖。加入了他們成立的一個新的勢力,劃地稱王,自稱孝王。

目前依洞庭湖為後盾,在洞庭湖邊上,操練軍馬。聽說最近軍馬人數,已經多達十萬多人。整個岳洲的賦稅,被他們席捲一空,作為費用,還命令我們這個跟隨著,固定的時間籌集糧食、兵器、錢財!

我們怒蛟幫的兩位堂主,只是說了句:為什麼一定要聽你們的,就被殺了,而且,手法及其兇殘,顧兄弟和杜兄弟,也算是響噹噹的好手,在那人的手下,沒任何反擊之力。瞬間被擊殺,而且首級被人家踢的爆開……

神子,原諒屬下,屬下發了信息給您,不知道您收到沒有,不是屬下怕死,是屬下還有家人、孩子!就暫時和幫主順從了那孝王。

被阮幫主安排到這裡一帶負責孝王需要的糧草和協助守衛岳洲城。正在尋思著您該收到屬下的信,怎麼沒反映呢!昨天您就過來找小的了。」說完,忐忑的看著子木。

子木呆板的臉上看不出表情。「我外們弟子可有死傷?」

「暫時沒有,當時看事不可為,就和幫主一起答應了。直到今天。」吳野似乎很怕子木發怒一樣。

「你的傳訊,我沒收到,也許信鴿出了以外,或者被鷹給吃了,因為你不是內門弟子,所以一些內部的聯繫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。既然。我外門弟子沒有死傷,算了,繼續保持現狀,留兩個人看守這裡。

給你引見一下,這位,是我們的的少主,老主人尋找仙蹤去了,今後,我墨家巨子門的一切,以少主發出的命令為準。」

「見過巨子。」吳野一陣大喜。

原來眼前這個年輕的公子是巨子少主啊!果然,看身邊還有一對漂亮的雙胞胎女子服侍!以閱人無數的吳野自然看的出,兩個青衣童子是女子所扮。

什麼情況,怎麼將自己又推出來了?不是不暴露這個身份的么?劉傲疑惑的看子木!

「少主,這些是外門弟子,是子木早些年,行走江湖收的,這麼多年,沒有用到他們,不來江南,子木還想不起來,這裡還有一股外門弟子。這個吳野尚且機靈,倒也忠心。

以後,免不了很多時候,讓他出面,您就認識一下,以便以後行動。」

「咳,免禮吧。你知道就好,不要再多傳了。這次事情估計沒那麼快結束,哦,對了,這裡有我們多少外門弟子?」劉傲只好接受這個現實,不想用墨家巨子少主這個身份,可是還是用了。

要知道,這些人,可都是背著腦袋再跟自己賣命的,關心一下,也是應該。

「回少主。開始是屬下和屬下手底的六個舵主,如今已經達到一百多人了,都是進行過儀式,宣過血誓的兄弟!」

湊,一個外門弟子,還是子木都快忘卻的一個,都百十人了,那自己不知道的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人,當然,這些人,不用到他,有些一生都見不到一個。真不知道這些人的忠心靠什麼來維持的?

這讓劉傲想起後世的一個守墓人,一代一代的傳了下來,為成吉思汗守墓,守了八百多年。,每一代都很虔誠的對待自己那份職業,記得是在一個新聞上看見,劉傲很感動。

有時間,真的要好好請教一下木子叔,自己這個巨子少主做的很不稱職,這麼多人在間接的為自己賣命,自己竟然都不知道!但是知道,有一條,那就是有自己不知道的規矩和規則,在約束著他們!

「恩,這岳洲城早晚是要回到朝廷的手中的,讓你的下屬盡量不要參與其中,罷了,事後再說,這兩天,我要了解一下,然後再做部署。

我的目的,有兩個,一是,找出定晚成這個人。二是,兵不血刃的,拿下岳洲城。告訴我,以前的岳洲刺史啊,那些朝廷官員都還在么?」

「回少主,一部分還在就職,一部分殺了,還有一部分,在大牢里,在大牢里的都是硬點子,倒是好官,一心求死,有時候,就這麼奇怪,一心求死的死不了,不想死卻還要面子的,說錯話就被殺了。」

「好,想辦法,將還在大牢裡面,尚且活著官員名單弄一份給我,如有可能,暗中照顧一下那些官員,別讓人給整死了。讓他們忍耐一段時間,希望時間應該不要太長。」

「是,屬下記住了,屬下告退,守門的大潘和石頭,是屬下的人,您有需要,可以隨時吩咐。」說著,退回門口,和兩個屬下說了一下,出門而去……

這個院子里的用品,一應俱全,勤快的大小蓮已經開始收拾房間了,連日的趕路,連澡都沒有洗過,身上癢的不行。都說,人啊,一但習慣了某種習慣,真的很難改變,所謂積習難就是這個道理。

在學府的環境下,每天的沐浴,讓所有人養成了潔凈的習慣,路上,沒條件,也就忍了,現在進了城,有條件再不用,那就是和自己過不去了……

PS:很抱歉,聽完課,已經十點多了,拚命的碼字,這章出來,十二點過了。晚點了,今天努力趕上,求收藏!吼一聲後,繼續碼字去…….

謝謝《閻判》作者潤德書友的588點打賞,感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