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五十九章:會見盧國公

第五十九章:會見盧國公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23 18:26  字數:2465

?突兀的聲音將劉傲心中想摸大蓮的手的興趣消失個乾淨!大蓮飛快的將手縮了回去,臉色紅紅的退下!

劉傲撥開紗帳,眼前站著一個大鬍子的老漢,花白的連邊胡幾乎看不見嘴。一身粗布衣也不知道哪弄來的,上面還有兩個補丁!不是老程是誰,正戲謔的看著自己。

「咳......程伯伯來了!」劉傲訕訕笑著下了馬車。看看日頭,沒睡多大會啊!還沒到中午。

林中兩人就坐在樹底,沒看見啞叔,子木遠遠的朝林子深處走去,可能是去弄野味做午餐。大蓮拿布巾用水打濕,拿給劉傲搽臉。

「吧,你子不聲不響,跑到這裡幹啥?沒看見這裡亂成一鍋粥了?」程咬金完全一副長輩的態度。

「身邊什麼時候多了個高手,你這個手下可不簡單啊!」

劉傲搽了一把臉,睡覺睡的一頭汗,留個長發可真不舒服啊。接過蓮遞過來的葡萄釀,給老程倒了一碗。

「侄也不願意來啊!不來,估計陛下不會放過我啊!誰讓平安的一個紅顏牽扯到這裡裡面了呢!左詩,您可能不認識,陛下估計沒給您,但是您一定知道玉女門,這個處默兄弟就知道。

左詩是這代的入世行走,咳……那啥,不是經常接觸,就……」劉傲話吞吞吐吐。

但是程咬金是誰?粗中有細,那些精明都是在實際的和滿朝的牛人相互間搏弈累積起來的。早聽明白了。

再,玉女門,作為到了程咬金這個階層,不再是什麼隱秘的事情,雖然沒見過,但是,人的名,樹的影,那些傳聞早就知道。洛陽和長安相距不遠,暖春閣的名頭,你要這個老程不知道,還真不可能。

老程來時,多少會了解一些這次的起源。其實自那一次,一早被傳到宮裡議事,就知道,提供情報的是劉傲了。

「哦,年少風流,也不算什麼。「邊邊眼睛邊不停的急轉。「子哎,你伯伯這次麻煩大嘍。你那個到還好弄,玉女門畢竟同陛下表≧≧≧≧,m.±.co≌m

style_tt明了立場。陰妃的待遇都調了上來,可是你伯伯如今一腳踏到這個淤泥坑才難過啊!」

劉傲一聽壞菜,肯定是羅素的事情。

這個真不好弄。造反是大罪,這個和你是不是有心還是無意無關,哪次抄家滅族不是有大把的無辜?可是帝王要的就是這沖效果,殺雞敬猴啊!

要無辜,竇家的五百口裡不可能沒有無辜,可是還不一樣掉腦袋?早知道不見了,直接通知他一下進城得了。

可惜,沒賣後悔葯的啊,自己還是年輕,沒經驗。

「恩,這話從何起啊?」劉傲也只有先當作不知道這事,看這他怎麼。

「咳,了你也不知道,長安我那秦兄弟知道這件事情,還不知到會怎樣呢!你是高人子弟,看看還有沒有辦法。伯伯我也是病了亂投醫啊!,」

接著,真的將羅素的事情講了一遍。只是將那兩聲爆炸的東西,絲毫沒提,劉傲知道,這個東西,估計還是保密的武器,程咬金不是被逼急了,是不會使出來的。

這次帶出來些,在反賊身上實驗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,歷史上,再次出征突厥,就要開始了吧?

這個,實話,也和《唐律》的不普及有關係,別在如今的唐朝,就是在後世,一樣會有法盲,何況在信息流通這麼封閉的大唐?

那羅素,一直在羅家堡長大,沒在長安這個政治中心呆過,可能再隱居的地方偏遠些,長年不出來。

古時候,在大山裡的隱居的人們,有時候,改朝換代了都不知道也都有的。

「這個羅素也是個糊塗蛋。他如今已經被伯伯拿下,進入囚車了吧?」

「恩,你怎麼知道?」程咬金沒這個啊!疑惑的看著劉傲。

「這個是不用想的,不這樣的話,蘇定方那關都過不了,不要陛下那裡。江南道的守軍犧牲了這麼多,不拿下他,您讓蘇定方以後怎麼活?。

這樣,最少有了迴旋的時間。畢竟是無心的被人利用。侄這裡有些話,不知道您能不能用的到。

第一,蘇定方將軍如果要配合您,還是可以扭轉的,如果不配合,那是沒辦法的。畢竟死了那麼多的朝廷守軍。以平安的意思,這些人就是該死,沒腦子不要連累別人啊!

可是您念舊情,那就讓這個羅素,去擒拿竇青山兩兄弟。這件事情如果還沒有被反軍知道的話。讓羅素,假裝兵敗,退入岳洲城。

岳洲城您是必然要拿下的。相信陛下也不允許這個岳洲城在反軍手裡,您手裡有那傢伙,破城不難。

可是,岳洲城也算是一個古城啊,毀了也太可惜,裡面還有七、八萬的民眾呢!

能兵不血刃的拿下岳洲城也算是大功一件。

雖然不能抵消造反的罪,可也給陛下一個交代,就算到時候,陛下怪罪,也只是羅素一個人倒霉而已,羅家堡的罪稍微可以商榷。

再就是您和翼國公,以此子年幼,教育封閉,不熟悉唐律為由進行求情,羅家出猛將,陛下愛材啊!

讓這個羅素,將這一生賣命給陛下便了,不然,沒其他法子,關鍵是,他還要在這場平亂中活下來。

第二,羅家軍,必須解散,或者,充斥到您的麾下,不能再讓陛下聽到羅家軍這幾個字,這個世上,也不允許存在羅家軍,這一定要蘇將軍配合您。

大家都是武將一體。你去,應該是可以的。哪怕讓些利益給他也行啊!」

劉傲完,程咬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,可是這個也不好操作啊!

任何軍隊,你要裡面沒有陛下安插的親信,是不可能的,要怎麼的不失實,而又有些地方可以模糊過去,是要好好的考量一下的。

「你什麼時候進城?」程咬金還在消化劉傲給的建議。沒有注意劉傲話里提到的那句:您手裡有那傢伙,破城不難這句話。

「明天,一定是在城裡了,至於什麼時候,也不好。」事實上,劉傲還不清楚子木是怎麼安排的。

「行,我會安排人和你接頭的。」話間,子木提了幾隻野兔子回來……

ps「第二章:感謝《閻判》作者潤德先生的大力支持!

今晚的煙花吵死人了,從旁晚到現在,比過年還熱鬧,可憐的棋盤,被吵的煩躁啊!靜不下心碼字,以後買房子,打死不買熱鬧的廣場旁邊。祝大家元宵節快樂!繼續各種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