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五十六章:夜襲(下)

第五十六章:夜襲(下)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22 04:10  字數:2553

山凹里的營帳內,一夜了,羅素依然也沒有安睡。壹?羅安去和程伯伯接洽,還沒回來。自己這次出山,為父報仇,是接受了竇青山的邀請。

羅家,並不稀罕他竇青山許諾的榮華富貴,如果願意,也不會當年丟掉長安越國公府邸和朝廷給的一切,而隱居羅家堡。

母親也知道,報仇無望,殺父仇人已經投唐,加上秦伯伯和程伯伯的說說,母親還能怎麼說,只要忍氣吞聲的接受!那時自己年紀小,不懂事。

母親帶領殘餘的羅家軍,和羅成的骨灰回到老家翼洲羅家堡。開始全力撫養自己。自己使用的是父親遺留下來的五鉤神飛亮銀槍,重達兩百四十斤,為了安慰自己母親,秦伯伯曾親自去羅家堡將完整的一套鐧法傳給了自己。

看了看身邊這條重達八十斤的銀鐧。自己的這麼多年就在練武習文中度過,兵法謀略,當年的三千羅家軍,如今展到五千千多人。

這些人忙時種田,閑時練兵。翼洲人本就好武風,加上有經驗的老兵指點,這些人各個身手精悍,不說一敵十,但也不是普通的軍隊可以比擬的。

羅家軍都是用槍,羅家的家教很嚴,羅家槍法不外傳,可是,還是有三十六式的羅家槍法,被這些子弟兵當成必備的技能。

來時,羅家軍全部打散,進入岳洲後集合的。??壹看書ww?w·自己父親身為越國公,母親剛強,這些年,可沒有要陛下一個銅錢的俸祿。對於秦伯伯和程伯伯的暗中資助,倒是接受了。

誰都知道,父親生前兩個最知心的好友。就是他們倆。

來時,母親叮囑,殺蘇賊可以,但是不能造反。不能和朝廷,特別是秦叔寶、程咬金為敵。可是,程伯伯就要來了,自己怎麼辦?

外面馬蹄聲響。羅安風一樣的衝進帳篷。面色在燭光下慘白。「快,敵襲!」說完大口喘氣。著急的看著自家少爺。羅素可以說自己看著長大的啊!

來不及說見程咬金的過程,回營時,就快到寅時了,在馬背上,月色下,感覺附近的蛙蟲不叫了,平時叫的可歡騰呢,那只有一個可能,有人,兩軍對壘,只能是敵人。

「黎明前的突襲么?真是我疏忽了!觀察敵軍的人沒有現異常啊!這個蘇賊還真不簡單。

去,不要聲張,暗地裡將人叫醒,估計,後營也有人摸過來,外圍的餡馬坑不管,絆馬索後撤到山坡中間。

人人刀出鞘,以營帳為單位,箭上弦,第一撥,用箭招呼,不求殺敵,只求傷敵、傷馬。然後長槍按照我們訓練的方式,以靜制動,行成槍陣。去傳吧。」

羅素倒處世不驚,此時也不是時候問羅安見程伯伯的過程。壹ww看w?·1?·cc伸手摸起自己的銀鐧。

來到帳外,將自己的銀鐧插在背後,一把提起亮銀槍。幾乎和自己等高。

站在自己的戰馬「血龍」跟前,之所以,叫血龍,這個馬全身通白,只有馬背中間,一條血紅的馬脊如同一條血龍貫穿尾。

「血龍,讓咱倆今天殺個痛快。」撫摸著一點紅的腦門,注意著羅安的進程。

月園之夜,也不知道今夜會有多少人,丟掉性命。父仇不共戴天,蘇賊,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羅家不會滅絕。

自己十五歲就被母親給自己找了個小妾。如今,小妾都三個了,有兩個生了一男一女,還有一個也已經懷上了。

羅家家眷多,子祠稀少,所以,血脈的延續是重中之重。自己就是戰死,羅家,十幾年後,一樣崛起。羅素相信,自己家傳羅家槍法始終是最犀利的槍法。槍里加鐧是戰場上最厲害的殺手招。果然,後營那邊,蛙蟲也消失了,差不多了吧?

自己的親兵護衛軍,也已經被自己安排好一個槍陣,前部圍成一個圓,槍尖朝外,就躲在主帳篷的隔壁。

偷襲?自己不知道還罷了,自己知道了,既然,自己能駐紮這裡,能不做一點工事?蘇賊,我要你人馬,沒到營地,就先損一成。父親死在蘇賊亂箭下,不賞你一箭,刺你幾槍,怎解我心頭之恨。

月色依然皎潔,對面衝出一片黑壓壓的人影,快而整齊。「來了……」翻身上馬。

「強攻,殺……「喊聲鎮天,一時間,猶如一片片烏雲,從山凹的後面、左邊、右邊,包圍了過來,正面更加兇猛。

羅素一擺手,「射。」從各個帳棚飛出一簇簇利響。慘叫聲不絕於耳,隨著陷馬坑、拌馬索的運用,不少的戰馬倒地、人員被斬殺,一時間,戰鬥就進入激烈的斯殺……

雙方服裝很好辨認。行軍守軍,皮甲裹身,武器以橫刀為主,羅家軍,粗衣不衫,長槍迎敵。兩軍只有三里路程,馬還沒撒開前面的就到了。

蘇定方自以為做的神不知,鬼不覺,怎麼也想不到,被羅安給識破啊!也是巧了,羅安正趕在那個時候回來。一切,似乎都是那麼的巧合。

從看到拌馬索,蘇定方就知道,自己的計劃失敗了,可是,如今,箭已經射了出去,想收都已經晚了,如果現在撤軍,崩潰是必然的,只有硬著頭皮,出強攻的訊號。

八千對五千,就算死三千,自己的力量還不輸於反賊。

「殺……」

蘇定方一揮手中的寶劍,雙腳一磕馬肚,率先殺去,蘇定方一直都是一員猛將,一生經歷那麼多戰鬥,哪次不是身先士卒?雖然敗給了羅素,可是,自己一生戰爭,敗的次數也不少,可是,最終勝利的都是自己。

戰爭,從來都不是個人來決定勝利的。這一戰,只殺的天昏地暗……

樹林里,啞叔突然從樹上跳下。驚動了劉傲。劉傲不記得什麼時候迷糊的。但是睡的不沉,自己都不知道是睡著了,還是沒睡著。

「什麼事?啞叔。」

「你回馬車上去。」這時候,大小蓮也醒了過來。看見自己兩個睡馬車裡,少主睡外面,一陣的內疚。不好意思的下了馬車。

「你們兩個好好保護你家少主,我去看看。」說完,如一道旋風一樣,消失在樹林深處。

ps:第二更到。感謝無敵陽仔書友和潤德書友的桃符禮物和1888點的打賞,感謝!

感謝鐵血坦】克兵和落凡的一天,遊戲玩家171819三位書友的588打賞,棋盤非常感動!

推薦一個好友的書。靈異類簽約上架精品,《閻判》書號:36184o7.,./book/,書友有興趣不仿去欣賞一下,非常好!目前已經七十多萬字了,很肥啊!

棋盤繼續碼第三章。最後棋盤撒潑打滾各種求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