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五十章:許敬宗的變化(求收藏)

第五十章:許敬宗的變化(求收藏)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19 09:13  字數:2568

?日上三桿,劉傲從香甜的睡夢中醒來。

也不知楊五娘在浴湯里加了什麼,反正洗浴完,本來還想將陳老先生請來安排一下的,結果眼皮打架。特困。這一覺睡的啊,那叫一個痛快。

「少主醒啦。」隨著糯糯的聲音傳來,大小蓮過來,伺候劉傲穿衣,罷它的,墮落的厲害啊!只是一個外罩長杉而已。如今墮落到連靴子都給自己弄好的地步。

自己說過不用,大小蓮就是不聽,劉傲真的感覺不用這樣的,該死的舊社會,看把兩個美麗的少女教化成什麼樣子了。奴婢的心態已經滲入到她們的骨子裡去了?

在自己府里商且如此,劉傲不敢想像那些享受的心安理鍀那些豪門仕族。

咳,以後儘可能的對她們好一些吧,自己能做的也只有如此。

學府里,多了一道滑稽的風景。

兩個皇子笨拙的各拿一個掃把。那就不象在掃地,而象是做賊。反觀長孫沖和程處默,經過昨天的尷尬,如今已經不在乎了,嬉笑著邊說笑,邊劃拉。

「該死的,處默,你要再笑,你信不信我給敬兒說你是因為去青樓而受罰的?」李泰終於忍受不了,面向程處默狠狠的低吼。

「就是,回去就告訴麗質姐姐去,你們就等著哭吧。還笑!」

這個可不開玩笑,雖然大家都知道,男人一定背著一定會吃野食,知道是一回事,被戳破又是一回事,這個被戳破可大條了,長孫沖和程處默立刻老實了,「別!我們掃,你倆做做樣子就行,可以了吧?怕了你,大不了下次去帶上你倆。」

也只有程處默這貨能說出來,上青樓帶著舅哥?

出奇的是,皇子哥倆並沒有為這個而生氣,只是覺得自己終於有了拿捏程處默他們的方法而高興。

長孫沖背著手,衝程處默伸出了大拇指……

劉傲的書房裡,老先生陳深正在和劉傲談著學府的事情。

「學府託付老夫,應該可以,關鍵是,老夫一白身,那些官宦子弟如果不聽,老夫可沒有辦法,畢竟,老夫不如劉爵爺一般,可以借力。另外,對待格物,老夫也是一竅不通。」

「這個簡單,格物,有小武應該沒事,至於不聽,哪個敢?我會安排好的。這是陛下親自許可的,牛將軍的手令可還在學府,不聽的,直接趕走,量他們也說不出什麼。

學習好壞是一個事,態度最重要,不會可以學,而不學,還搗亂,這裡是學府,不是個能亂來的地方。

另外,陳先生,那個許敬宗如今在幹什麼呢?忙的平安幾乎忘記,還有這麼一個人在學府。」

「哦,這個許敬宗是個人物啊!學問不比老夫低,如今也不知道發什麼瘋,將你寫的數學啟蒙,和初級數學、幾何,每本都弄了一套,每天在房間里研讀,很少露面。

不懂的甚至去請教小武他們,這個許先生,對學問,可謂真的很執著啊!」

哦,這個許敬宗轉性了?不是他的風格啊!

本來,劉傲想慢慢不理他,讓他少一些其他的念頭,說學府依格物為主的理由,讓他熟悉一段時間,再來安排,沒想到這個許敬宗真的從入門開始學起,而且,看樣子,已經沉迷了進去!

看來要找小武詳細了解一下才行。這個人,自己不在,還真是擔心啊!這個人物是把雙刃劍,用不好,真的可以傷到自己。

這個陳深就是太正派了,如果能和許敬宗兩人聯手的話,自己就放心了,關鍵是這個許敬宗不好控制啊!頭疼!

不管了,辦法總會有,要離開一段時間,大黑、大白也是個問題,大黑如今變化很大,已經長出一身金毛,只有斑點夾雜著條紋是黑的,果然和小老虎很近似啊!只是頭上沒有個「王」字。

如果陌生人第一次看到,一定以為是一隻老虎,而不是貓。大白如今也很健壯,好好陪陪它們一下。

好在,每天看到他們,感覺變化不是很顯著。大家很習慣這個變化,沒覺的突兀。好幾天沒跟劉傲親近的大黑、大白,被解掉繩索,在操場上瘋狂的玩耍、撒歡。

可憐的劉傲頭髮,很快遭殃,被大黑的抓子弄亂了,衣服估計也要不成了,還好,大黑這貨沒有將肉墊裡面的爪子伸出來。

看過這貨爬樹,鋒利的爪子可以深入到樹皮里去了。如果人被抓一下,估計也是不好受,它才多大?

半個時辰後,子木來說,許敬宗在書房外等。這是劉傲決定和許敬宗談一次話,特意將他叫來。既然是牛進達推薦的,要說這裡面沒有李二的影子,劉傲都不相信。

既然李二要插手,這樣也好,自己也放心,學府,畢竟是自己的心血,雖然沒有多少學生,可是,這才是剛剛開始第一年好么!以後,誰知道呢!

聽燕子飛來信說,長安正在興建一所超級大的學府,不知道是不是為自己建的,應該是感覺到了這幫少年的變化,還是比較滿意吧。具體情節燕子飛肯定是不知道的,管它呢!

當劉傲帶著大黑、大白到書房門口的時候,把許敬宗下一跳,這兩個傢伙它是見過,可都是栓著的時候,現在,沒看見有繩子啊!

好傢夥,這是小老虎啊,那是小白狼?雖然沒長成,可是咬自己一口,抓自己一下也難受啊!還好,看樣子很溫順,希望它們不要突然野性暴發。

進了書房,這兩個傢伙比許敬宗還自在,本來這裡以前就是人家的地盤。各自找到自己熟悉的位置睡起了懶覺,方式依然如前一個模樣。

落坐後的許經宗,這是第二次到達這個書房。自己第一次來,看見這樣的書房,以為自己很快就可以擁有,因為知道先生的書房都是這樣的,沒想到到,來到這麼多天,硬是被拖了下來,無聊的時候,才想起研究一下這個學府最看重的學問,格物學。

找來了最初級的,請教過後,一發不可收拾,自己已經迷了過去,在以前以為高不可深《九章算術》,在這裡,運用很簡單的方式,就可以得到想要的結果。這是真正的大學問!

自此後,虛心向小武請教,還真給他摸索出興趣來了。感覺自己的時間很充實的就過去了,只是偶爾才想起自己是來做先生的,不是來做學生的,可是,這種學問自己真的還不如學生,怎麼教?

許敬宗感覺陛下讓自己來任教,開始還自負的以為,以自己的學問,到一個洛陽城教書,很輕鬆的勝任,如今的許敬總心裡連一點底氣都沒有。翻了所有的講義,都不比自己差,再看那些辯論的內容,有些觀點自己更加的想不出來。

這讓讀了一輩子書的許敬宗很居喪。落坐後的許敬總姿態放的很低。比來的時候的那個許敬宗,判若兩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