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四十章:情敵

第四十章:情敵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14 02:47  字數:2587

小武的一聲海蓉姐姐將陳海蓉驚醒。慌亂中的陳海蓉手撥了一下自己的秀髮,對小武送一個甜甜的微笑:「哦,小武在啊!我找劉爵爺請教點東西。」

小武疑惑的看了陳海蓉一眼,就是這個女人,無論是外貌和舉止,永遠是那麼的得體。女人的直覺天性,讓小武感覺這個女人和師傅哥哥之間,似乎要發生點什麼。

對於這個劉傲,陳海蓉的印象里不是很好。家裡有錢,看見漂亮的女人走不動道。一直有點怕見這個人。可是在學府這些天來,發覺自己錯了,錯的很厲害!

這個學府里,漂亮的女人不少,就拿這個小武來說,容貌也不比自己差。女班裡的女孩子,都很有特色!再聽說了這個劉傲的一些傳聞後,原來這個劉傲就是那個說書的公子啊!

才到洛陽,陳海蓉並沒有聽說過說書公子劉傲的事迹。這些都是在學府聽來的,那些詩詞,那些曲子,還有那些說古的故事!可以說,顛覆了陳海蓉的世界觀。

消息來源自然是劉傲的那些妹妹們。陳海蓉越了解越驚奇,特意借了些書搞來看。原來,每個妹妹那裡都有這樣、那樣的書搞。

這是個什麼樣的妖孽人物啊!短短時間內做了這麼多的事情!從一個落魄的公子,到一個爵爺,只用了半年的時間?

大將軍劉方的孫子,大將軍劉方,陳海蓉可能不了解,可是陳深知道啊!在父親沉深將劉方的事迹告訴了陳海蓉後。陳海蓉對這個劉傲更加的好奇,知道自己的想法偏激了,憑劉傲的出身和如今的成就,怎麼會是一個登徒子一樣的人物呢?

剛好,劉傲讓陳先生他們幫自己找一個禮儀老師。這個,說實話真不好找,畢竟,只有經受過大家族的熏陶出來的人,才有機會受到這些禮儀的培訓,說實話,最好的老師自然是在宮廷裡面。可惜,不要說自己,楚楚那裡的禮儀培訓的官員還沒來到。

就算來到,估計也懸,畢竟人家只聽命於宮裡。

「這麼說,你懂那些禮儀?」劉傲聽這個陳海蓉的來意之後問。

「是的,雖然不知道父親教導海蓉這些禮儀有什麼用,是有接受過這些訓練。」陳海蓉的話,讓劉傲更加的疑惑!一這個陳海蓉是什麼來歷啊!告身上只寫前隋遺民,陳氏女。

不管怎麼說,睡覺有人送枕頭,總是好事情,於是,答應了這個陳海蓉負責禮儀的課程安排。

天氣越來越熱了,穿的衣服越來越單薄。夾衣已經穿不著了,現在一襲單衣就夠了。

開始吃到了一根嫩黃瓜開始,劉傲才知道,如今麥子已經開始抽穗了。左詩走了快一月了,劉傲真的擔心了。

可惜,擔心歸擔心,小武回暖春閣幾次,也沒收到什麼消息。

你還別說,陳海蓉的禮儀課,就是身在皇家的李泰和李恪都很認同。這是劉傲調查的結果,畢竟,禮儀這個東西,還是要調查曾經受過一些訓練的人。在這些學子中,皇子自然是接觸禮儀最多的人之一。

劉傲的印刷的第一本書《論語》樣書,已經散發著墨香出現在劉傲的桌子上。

沒錯,印刷作坊,就是那個李義府歸還的院子。當劉傲將這本《論語》給陳深看過後,知道了劉傲的印刷的過程,陳深對著劉傲作了一揖。

陳海蓉眼睛裡閃著星星,一如後世在認識的時候,金海蓉對自己迷戀的目光。後經過商討,第一步,《論語》印刷五千本,啟蒙的《三字經》一萬本,《百家姓》一萬本。

《弟子規》一萬本,劉傲的第一步,打算是洛陽城,每家要擁有一套書籍的構想。

關鍵是,這紙和普通梁家的紙張不同,比較細,而且雪白。當陳深拿到一刀雪白的宣紙後,chou出一張,細細的撫摸著那薄如蟬翼的紙張,激動的老淚縱橫……

對於劉傲那萬本書的印刷,老人家當場決定將自己的所有酬勞不要,支持劉傲的構想。可見,陳深骨子裡,對知識的傳播是有感情的。

劉傲當然不會這樣做,就讓他有時間,做起了校對的事情。將印刷坊交給了他,在教書之餘來打理。

說實話,老陳深的課程不緊張,一天一節課,有時候甚至不用,只要教會了小南或者小武,都可以代課的。

其實,這白色的紙張只是加了漂白的東西,打漿打的更加的細而已,打漿刀是老鐵匠重新弄的,有些工藝是劉傲藉助後世的見識,在如今能辦到的情況下,加進去的。

府第由於宮部官府的介入,進度很快,改成爵府後,又一批工部的官員介入。而左詩暖春閣那邊的也已經開始動工了。

一個午後,啞叔來了,奇怪的是,左詩沒來。

不知道啞叔和劉傲說了什麼。啞叔走後,劉傲一個人坐在書房,一直到天黑。誰來都被子木擋住,連到點了的葯湯浴都沒有泡。

原來,這次左詩回去,玉女門發生了變故,南方,有幾支玉女門的門人,不知道什麼原因,和一個自稱賓媚人後人結盟了,如今這個賓媚人勢力擴展的很快,岳洲那裡,似乎官府都已經被控制了。

而這個賓媚人似乎還在向玉女門提親,說要迎娶當代玉女門的入世行走為妻。聘禮,已經送到了師門,而且還有些承諾協議。

似乎,師門沒有同意,也沒有拒絕。這就是左詩回去的原因。

湊,撬自己牆角?這個天殺的賓媚人傳人。也是,傳說這個傢伙也是靠嘴吃飯的。算是一個說客吧。一個很神秘的說客。

似乎可以將臉皮隨意的改變,湊,來自後世的劉傲怎麼也不會相信,一個人的臉皮可以隨便撕下來,除非是……人皮面具。

按照啞叔的意思,左詩暫時是出不來了。因為,左詩帶去的東西,師門也很重視。對於自己的傳聞,師門似乎也很在在意劉傲的那個師傅。

怎麼一到這個時代,什麼人都出來了啊,沒聽說一個戰國時期的人,如今在大唐還有傳人在的。這個不科學!一個說客而已,《左傳》裡面寫的也許是事實,但是定是誇大了的。

但是,媽蛋,現在倒好,跑出來跟自己搶女人來了……

泥么的,控制了岳洲?這是要造反的節奏啊!是哪位牛人,這麼猛,敢和李世民對著干?

ps:終於好了,睡一上午,感覺醉酒是最好的戒煙葯啊,煙抽到嘴裡都是酒味,特不舒服,我竟然一天沒抽煙,對於老煙槍的我,這很不可思意。推薦的最後兩天,求收藏!精彩的情節開始了哦。感謝您看這部書,新人寫作您們的鼓勵支持!

今天登陸真難,登陸了一天,終於爬上來了/dd

ddid=contfoot/ddddid=tipscent/ddddid=footlink/ddddid=tipsfoo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