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十四章:絢麗的煙花

第三十四章:絢麗的煙花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06 03:42  字數:3509

?「哦…這裡面加了什麼鬼東西?怎麼還有松香的味道?」

木屋裡,熱氣瀰漫,從跟了楊五娘開始練習瑜珈後,當天,劉傲沐浴,大小蓮就過來給劉傲弄水,這水怪怪的,很濃的藥味。也不知道都是什麼東西,反正,裡面一定有松香。

怎麼還有醋?以前都是管家準備這些水啊,布巾啊,什麼的。今天換成了大蓮、小蓮,湊,以前連玉米兩個劉傲都不讓的,現在楊五娘說什麼,大小蓮有一套手法,可以疏通筋骨,對劉傲的修鍊有好處。

劉傲泡在這葯香瀰漫的大木桶里,真舒服啊。

「啊,你們怎麼進來了?」忽然,木屋的門開了,大小蓮兩個臉紅紅的進來,「神女要奴婢給少主活絡筋骨。」聲音很小,如同蚊子叫,可能是空間小的關係,聽的倒很清晰。

劉傲趕緊將身子都躲進水裡,還好,水因為有藥材汁,沒那麼清澈。不然就糗大了。似乎聽楊五娘說過,泡葯湯浴後要用特殊手法,舒展筋骨,原、原來是這樣啊!

「怎麼弄?」劉傲的臉真的發燙了,可能是水熱吧。

兩個人也不說話,一個默默的走到劉傲身後,將袖子捲起,露出如玉的手臂。一個就在劉傲的前面,將手伸入木通,撈出劉傲的一隻腳……

「唉吆…吆……疼…..」以為比較旖旎的環境里,劉傲發出一聲慘叫。動靜大了一些,劉傲趕緊伸手將布巾抽下,裹在自己羞處……

惹的大小蓮低著頭,紅著臉,按照所學手法,一個按摩腳、腿;一個按摩頭、肩……

管家周言,聽到少爺的慘叫,正要去木屋看,被子木攔住。「少主沒事,不用擔心!」憂心的看了木屋一眼,自己這個少主,哪都好,就是嬌氣,活略筋骨,那也叫疼?

周言知道,子木是自己少爺的貼身侍衛。既然他說沒是,自然是沒事。只是裡面不時傳出少爺的慘叫,怎麼那麼古怪?

還好劉傲的木屋是獨立放在劉傲自己住的一個月亮門小院子里,本來自己一個人,不用這麼麻煩,這不是被封了爵位了么?家臣們和管家不再願意劉傲和那些學生們一起,單獨將一個木屋弄進了劉傲的院子。

無影是個奇怪的人,受了那麼重的傷,象個沒事人一樣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看不出任何有過受傷的樣子。依然車夫打扮的守護在李世民的房門口。

李世民手裡拿著劉傲贈送的一面小鏡子,連聲驚嘆:「你說這小子到底怎麼這麼古怪?這樣的寶物隨手就送了出來?」

「呵呵,陛下,這小子是向你要那塊玉呢!」李世績手撫著三縷長須,若有所思的說,

「哦,怎麼講?」

「比賽前,那小子不是說,就是您輸了,也送您一件東西?如今東西送了,看價值,不低於您的那塊玉啊!豈不是說,在那小子心裡認定,這場辯論,您輸他贏?」李世績的話有理有據。

李世民一聽,可不是么,高人子弟做事真是耐人深思啊!哼,朕也不是不講理的人,那小子的口才真的不錯,還保全了朕的面子,「無影!」

「陛下。」

「去將這塊玉給那小子送去,哦,告訴他,我們明天去長安。」

洗完澡的劉傲,換了一身寬鬆的長杉,正在書房寫書,以及做培訓藍藍說古的計劃書,已經答應了楚楚就要執行啊。如今楚楚身邊不缺伺候的婢女,藍藍和楚楚情同姐妹,她喜歡,就讓她去做。

看著手邊的紫色玉葉,微笑著搖頭,這個李二還真是傲氣啊!自己真沒有想要他的東西,送個鏡子,只是禮節性的禮貌,也可以說是討好,為以後打交道做個鋪墊。沒想到他以為自己是要賭注的,呵呵,這真是沒尿到一起去啊!

終於要回長安了,回去好,劉傲做夢都沒想到,到劉傲這來,學習那自己搗鼓出來的土手雷配方的是一個叫李義府的傢伙。

娘的,歷史上的李義府如今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大吧,但是,這個李義府看上去怎麼也有二十五六吧?禮貌的很,而且嘴巴甜的讓人討厭。

一口一個劉爵爺的叫著,沒有官服,看不出是幾品官。但是權利大的嚇人,一聽劉傲說,要是加點蛋青威力會更加的大,不到兩個時辰,幾十筐的雞蛋被拉到院子里。

現在可沒有人專門養雞啊,都是真正的土雞蛋,在如今物資匱乏的時期,這麼多的雞蛋,估計整個洛陽城的雞蛋都搜刮光了吧?娘的,真正見到了國家這個機器的威力!

自己提煉火硝的那塊地,被徵用了,徵用就徵用,一點補償都不給,這才是劉傲生氣的。娘的,你說徵用就徵用?不給錢?好辦!當天晚上,劉傲做了幾個大大的煙花。

晚上在學府院子里,說是慶祝今天自己收藍藍為徒弟,煙花里第一次放進了細細的鐵粉。那一晚上,整個學府都震撼了,那絢麗的情景,真令人難忘啊!

爆竹如今已經有了,但也沒有普及,其實,爆竹的藥粉,稍微改動一下就是煙花的藥粉。

當天,柳傲宣布,這個東西的名字叫煙花。以後,自己要成立暗花作坊。

煙花,多美的名字啊!這個東西,在節慶日的晚上一放,多美啊!觀看煙花的人沒有不被這絢麗的東西吸引,各自揣摩……

那玩意白給你們,我弄煙花總可以吧!然後找李義府,說自己要弄民用的煙花炮竹,那塊地自己還要用的。

沒想到李義府竟然說:「劉爵爺,下官真不是要您的那塊地,只是暫時用幾天,等我學會了,就要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