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十三章:紀律的重要性

第三十三章:紀律的重要性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05 09:25  字數:3499

?「哎呀,輕點,疼……」

楊五娘練功的木地板上,柳傲被頂在牆上,大小蓮一個在下面死死壓住劉傲的腿不讓它彎曲,一個扳著另一條腿往上抬。

「少主,這個過程是必須要的,您忍一忍,很快就好,畢竟少主的骨骼還在生長著。」楊五娘也忍俊不住想笑,就沒見過這麼怕疼的人。叫幾叫唄,關鍵劉傲的叫聲,恩,讓人有些無語……

今天,子木正大光明的盤坐在練功房木地板上,楊五娘怎麼趕都不出去,義正言辭說保護少主。有門啊!木頭也開竅了!

在劉傲面前,楊五娘還是不敢太放肆,啐了子木一口,便不再理會!

「哥哥,秋兒第一次這樣都疼哭了呢!哥哥厲害!都沒哭。」有過一樣經歷的劉小秋同情的看著哥哥。自己倒立著,看著哥哥,這個動作是要倒立半個時辰,必須完成。

這也叫厲害?鬼哭狼嚎的,別再把大白招來。還好,楊五娘的練功房就離教室遠,不然,自己的妹妹都來看自己的糗樣就麻煩了……

長安長孫無忌府上,長孫無忌招來管家,

「去,將所有和竇有關係的生意、來往全部撤出!沒交易的停止,中斷一切往來,快!」該死的竇家,行刺陛下?還是在洛陽?陛下真要在洛陽出了事,自己也難辭其咎啊,最少一個保護不力的罪名是跑不掉的,因為那是自己的底盤!

早就知道竇家將寶押在太子身上,長孫無忌也暗地裡觀察著,畢竟,如今自己的地位穩固的,站隊還不著急。陛下,身體尚好,正是壯年。

竇家,這是等不了啊!真是找死。支持太子,長孫無忌不反對,如果不出意外,太子的皇位是穩穩的。做的太明顯就不好了嘛。你看人家老程?

表面不拿太子當回事,如今,太子府的用酒,幾乎被程家包了。自己家也有酒坊分子,就沒人家快啊!果然是個粗中有細的人!

長孫無忌還在思索著看有沒有什麼隱藏的隱患,畢竟這些年,自家和竇家暗地裡是有來往的。

「老爺,娘娘來了。」門子來報。一聽自己的妹妹來了,長孫無忌趕緊起身出來迎接。在古代,別說自己是哥哥,就是親爹,禮不可廢。親情?進了房間再續,在外人眼裡,這個迎接的流程必須要走的。不然,不說其他人,就言官這關就夠你受的了!

「妹妹,你不在皇宮呆著,找哥哥有事?」落坐後,長孫無忌恢復了哥哥的身份。

「大哥,你知道不知道?陛下在洛陽遇刺了,連無影都受了傷,我接到這個消息啊,快嚇死了,到現在腿還是軟的。」說著眼睛就紅了。

「是啊!我也剛接到消息,不過,你放心,陛下沒有事,如今正在咱們家的老宅,現在叫洛城學府里,聽說在做教書先生呢,咳,陛下這招真的高啊,劉傲那小子,怎麼樣也想不到陛下就在他的身邊。

該死的竇家,找死啊,對來,竇家怎麼處理?陛下的手諭還沒到么?」

「手諭八百里加急,應該快了,如今,竇家,已經被全部拿下,只是,有三個人,一個是竇老頭,如今躲在太上皇那裡,侍衛也不敢造次,妹妹只好派人監視,不敢逾越。

再就是他的兩個兒子,在外面,沒有抓到。通緝告示已經發了出去,現在只保佑陛下趕緊安全的回來。再做打算!」

觀音婢如今是十分害怕李世民有事,自己如今有孕在身,兩個孩子在洛陽,太子李承乾聽說也累病了。件件揪心啊!

「對了,大哥,該死的竇家完了,你趕緊將家裡和竇家有關係的東西清除掉,你也知道,陛下的脾氣,妹妹有時候也怕他。」現在終於想去了自己的哥哥安危,長孫家和竇家有來往不是一天兩天了,早在太上皇在位時就有,這個觀音婢是知道的。

「有勞妹妹關心,沒什麼關係了,哥哥我不是鹵莽之人,竇家找死,我們家絕不和反賊同流合污。妹妹如今有孕在身,當心身子,放心,小沖說,如今陛下在學府好的很。還給他們講課呢!」

「咳,陛下這一不在啊,妹妹沒一點主心骨。這次事件還不知要死多少人,妹妹怕哥哥和這事有牽連,特來看望,既然你清楚,妹妹就先回宮了。安排洛陽那邊,好好保護陛下,可不敢再出事了呀。」

「妹妹放心,哥哥會安排,不會再出任何事情。不要擔心,如今眾將歸心,個別的跳樑小丑,翻不起多大的風浪。你只管安心養胎,其餘我來安排。」

送走觀音婢後,長孫無忌立刻補了一封信用信鴿飛往洛陽……

太極宮。

「太上皇,您要救救老臣啊,一切老臣不知情,您也知道,這些年,老臣已經不問家事,都是青山那個逆子,可憐我竇家五百多口人啊,如今已經被拿下!太上皇……」竇老頭如今爬在太上皇李淵面前,哭的眼淚鼻涕沾在花白的鬍子上,凄慘致極。

「你糊塗啊!就算家族落敗,也不能出此下策啊!還動用家族死士,八牛弩,你這是幹什麼?你存心想要他的命?

帝王一怒,伏屍千里。你竇家完啦,朕……老矣!我說你怎麼一直在太極宮不走,原來是這樣,竇皇后已經不在,你竇的死士還令牌還是她設計的。

如果我猜測不錯,你是想連同朕都想套進去,是,朕不甘心,朕不甘心退位,可是,那是朕的兒子,朕當時唯一的兒子了,虎毒不食子啊!畢竟還是我李家的江山不是?

你……其心當誅!如果不是有這個令牌引起的,朕還可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