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九章:豪賭的竇家

第二十九章:豪賭的竇家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2-01 22:12  字數:3611

?李世民的眼光在那東西上停住,然,並沒有起身。而是端起茶杯,優雅的喝了一口茶水。「慚愧啊!白拿了你的工錢,還沒有教一節課。所以,老夫決定明天講一節課。

恩,如果老夫沒有記錯,今天還有一次辯論賽,不知道有沒有因為天氣惡劣改變了日期?」

「當然不會,學府的一切都是有序的,有計劃的進行!當然,如果個別課時的插入也是有的,最少今天是沒有!辯論賽是在下午。兩位先生可以看看。辯論題目還是辯論開卷有益是不是正確這句話。」

頭疼啊,好多事情沒做呢,沒時間和他們扯,如果你表明身份,哥不敢怎麼樣,現在自己怕個球啊!

「兩位先去房間休息,平安這裡事情太多,就先不陪兩位了,咳,人總是不夠用!」劉傲微笑著要逐客。管家周言將請的姿勢都擺好了。

「沒關係,你忙你的,不用理我們。我隨便看看,隨便走走。」李世民痛快的起身,隨管家周言往外走去……

被這麼一打岔,劉傲一時靜不下心來做事,在椅子上看著桌子上那坨用所有的樣品石英弄出來的玻璃,為了這個東西,自己可沒少操心。

如今的銅鏡很貴重,而且照人很不清晰,劉傲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做一些小的鏡子,給自己的這些妹妹用。女孩子么,這個是必須的。錫箔、水銀,已經讓人去購置。其實,劉傲最想做的是先弄一個望遠鏡和放大鏡出來,這個是細活。

不管了,先將它回爐,弄成玻璃片再說。拿起來,起身朝鐵匠那裡走去。

李世民和李世績離開書房,直接去了教室,奇怪的是,一直和李世民形影不離的無影不見蹤影。

更奇怪的是,張子善今天沒有隨楚楚一起到學府,而是藍藍陪同,而,在李世民和李世績在進來學府不久,張子善一身蓑衣,頭戴斗笠的出現在學府。

然後熟門熟路的找到放酒的地方,抓起一壇走到劉傲的書房走廊下,那裡有一張躺椅,蓑衣一脫,斗笠一摘,坐在上面開始喝酒。

看得子木直搖頭。這個動作自己不陌生,每次來都是這個德行。當然,張子善的反常現象劉傲是不知道的。

不知道怎麼回事,李世民只在小南講課的教窗戶瞄了一下,便走向小武講課的教室。在窗戶上往裡面看。

唐朝的房子都是一個門,為了增加房間裡面的光亮,前後窗戶都是打開的。冬夏皆是如此,就不知道古時候的十年寒窗是不是和這個有關,夏天還好,冬天,如果有人坐在窗戶下,那可有得受了。

洛陽城西十里外的官道上,無影一面趕著馬車,一面四下里注意。

自從出現了上次的刺客事件,牛進達簡直是草木皆驚。如今雖然沒有全身披掛,但也是橫刀一直在腰,戰馬一側掛著自己的順手兵器日月朝天刀,重達八十斤。

一路看似平靜,牛進達知道,這一路,將有一場大的血戰。說來可氣,出了城後,才知道,車裡坐的不是李世民和李世績。

李世績雖然也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戰鬥不少,也可以耍動刀槍,但是,大多數時候,扮演著軍師的角色。算是一個文人,有著武將的風骨,不知道為什麼,被封的是武將。所以,和李世民一起坐馬車順理成章。

知道了李世民不在馬車上,和這個引蛇出動的計劃後,牛進達一時戰意騰騰。沒有了後顧之憂。

今天官道上的行人比往常多了不少。因為剛下過雨,路上比較泥濘,走不快。馬車似乎也不比行人快多少。時而幾隻快馬閃過,帶起一溜的泥點子……

學府里的李世民在陳深的臉上停留不少時間,似乎略有所思,然後走開,「我怎麼覺著這個老者在哪裡見到過?我一定見到過,很面熟。」李世民站在學府的院子里撫著鬍子苦苦思索。「我知道了,他好象是南朝陳家的人,此人應該叫陳深,南朝覆滅後,曾做隋朝太守的官職。後來不知道怎麼消失了,有人說他死於戰亂,也有人說他隱居了。

今天不料在此遇到,是個人才啊!」李世民小聲的和李世績說著,「怎麼回事,這老頭怎麼到這裡來了?不會是來做教書的先生吧?

當年,父皇曾請他做朕和太子的老師,他都沒有答應。後來母后也怕陳家有異心父皇才沒有強求。畢竟曾是皇太子啊!」

這些,李世績可不知道,那時的他,剛參加翟讓大軍。那時李世民也還是個孩子。

但是李世績知道,能夠被太上皇李淵看上,還想讓他做太子的帝師,從這點上看,這個人不簡單,難得可貴的還曾是皇太子。

古代,嚴格的等級制度就是這樣,不管這個帝王怎麼樣,就算你推翻這個帝王,新登基的皇帝,除了殺一些反對自己的勢力外,大都極力拉扯殘留的皇族。安撫也好,許以富貴也罷,在地位上仍然是貴族!

長安的竇國公府,一個老者錦袍老者雙眼滯呆,癱椅子上,「完了,徹底完了!」手裡有一張紙條。

「爹,你怎麼啦」竇青鈺一手拿著手帕款款而來。

看見自己的孩子,老者急促的說,「鈺兒,趕緊去山東,立刻、馬上!找個地方隱姓埋名,好好的活下去,為我竇家留條根。」

「發生了什麼事,爹?為什麼要逃?這世上還有什麼事,我竇家都辦不到?不是還有太上皇么?」平時陰柔的竇青鈺面對老爹的無措,忽然聲音都剛強了一些。

「是啊!太上皇!對,我這就去太上皇那裡,消息沒有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