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八章:偷梁換柱

第二十八章:偷梁換柱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31 01:25  字數:3555

?地牢的石板開了,一個十來歲的小童,還有一個姿色不錯的女子被推了進來,均被雙手捆綁,嘴裡都被塞了布,眼神里透出驚恐。

地牢石板又合上,無影一努嘴,一個屬下伸手扯掉女子和孩子嘴裡的布條。

「相公……」

「爹爹……」

兩人撲到已經癱在地上的漢子身上。漢子虛弱的抬起頭,看見母子倆,瞬間神色大變。掙扎著起來,將兩母子摟在懷裡。

「崔文海,將事情交代清楚,咱家不難為他們母子,畢竟她們不知情,咱家調查了你們告身和事迹,你是兩年前從山東移居到洛陽城外二十里屯的,你山東的那邊,已經有人開始去調查,但是這幾年你表現沒有任何異常,尚算是一個安分的人。

平時以倒賣些大棗為生,你只是人家埋伏的一顆棋子,你是活不了了,不管怎樣,你都得死,咱家不想騙你,敬你在這麼嚴刑下都不招供,是條漢子。

只要你招供,孩子和你的妻子,會有機會活下來!刺殺陛下,本身就是造反,要株連的。

但是,你的孩子,是無辜的,現在的你,要立功,來換取孩子的命。孩子,我不保證他不吃苦,為奴是肯定的,但是可以活命,不是么?」

「好,你就是大內高手無影吧?早就聽聞你是大內第一人,我海子信你。孩子交給你,為奴也好,是流放充軍也罷,只要活著就好!我崔文海一生本分,錯就錯在身不由己。

咳!罷了!

能給我一壺酒么?並將我的手解開么?有你大內無影在,海子還沒那麼大的自信,可以在你的手底逃脫。何況,海子是一個剛受過嚴刑的文弱之人?」

無影一揮手,一個人上去,去拿了一壺酒。並有人解開了捆綁崔文海的雙手!

「孩子,以後努力的活下去吧,盡你所能將我們這一房血脈傳承下去,是爹連累了你們母子,爹以為,這一天永遠不會到來,然,既然做了人家的棋子,被吃掉是早晚的事情。

爹不悔,爹如今是必死之身,而你,爹本來想將你送走的,可是,沒有機會了,一切來的太快,太突然!」說話間,酒被遞了過來。

「無影,請將孩子帶出去吧,這個場合,他不再適合流留在這裡了,孩子,好好活下去,去吧……」

孩子被帶走了,女子雖然不清楚具體的事情,也感覺到大事不妙。悲戚喊:「小風……」可惜,手被幫著,又被崔文海拉著,無法掙脫。海子反手將妻子抱進懷裡。

「自古以來,犯人家的女人從沒有好日子過,你我夫妻一場,海子不想你以後受蓐,以你的姿色,可想而知的結果,隨我去吧,連累了你,海子來世補償。」說著,將頭轉向無影:「我的話,應該值我孩子一條命。

城西三十里的城隍廟,十個死士,三架八牛弩,應該已經開始布置了,山東那邊,註定你們是白跑了,至於背後的人,呵呵,說不說,都沒有什麼意義。」說著,將手裡的酒壺一通猛罐。

「記住,無影,我的孩子……」說著,口中鮮血狂噴。懷中的女子,早已經七竅流血而死……

崔文海手指間,赫然一枚泛著青光的銀針。指頭都穿通了……

「該死。」無影真的怕了,娘的,攻城用的八牛弩啊,強如無影也受不了啊!還好早就洞察了這個海神教,不然,後果不堪想像啊!

真沒想到一個不會武功的漢子,不但抗住了酷刑,還有自裁的這個手段!可以肯定這個崔文海不是海神教的,這個必須立刻告訴陛下!

深夜,一條人影直奔北城軍營,那裡,屯著三萬的兵馬。程咬金從進了洛陽城,就呆在那裡!臨時接管了軍權。等候消息……

翌日一早,天色依然陰沉,但是雨停了。

城門口,凡是出城馬、馬車,都受到了嚴格的排查。特別是去西城門的查的特別嚴格。

一個不起眼的院子里,幾隻信鴿衝天而起,直飛長安。

放鴿子的是一位老人,神色嚴肅:「完了,完了啊!這個崔文海一定是出事了,現在唯一做的,就是斷尾保身,希望來得及,佛族保佑!」閉上雙手合十,喃喃自語。

天香樓,李世民、李世績從裡面出來,只是身上的衣服和這個酒樓格格不入。酒店門口還是那輛車,和來時沒有區別。

無影一如既往的充當著馬夫的角色,依然是頭戴斗笠遮臉。

於此同時,一輛鏢車已經來到西城門口。正是來時的那些人,和那些車輛。手裡的通關文書正在給守城的侍衛看著。

李世民的馬車緩緩朝西城走去。從外面看去,裡面隱約有兩個人影。三匹快馬從後面衝來,高聲叫喊:「緊急軍情,行人讓道。」

無影自覺的將馬車趕到一邊,三匹快馬從後面竄出,馬背上三位紅纓鐵盔、身披皮甲的士兵,吆喝著從馬車旁閃過。路上的行人自動被擠到兩邊……

發生的一切,學府都不知道,依然是正常的上課。

楚楚,哦,不,現在的香萍公主一身青衣的坐在了教師的後面,因為個子高,坐到老大劉小春的後面。有模有樣的面前擺上來新領的幾個冊子。

一起坐在後面聽講的,還有新來的兩位先生,陳深和陳海蓉。今天的代課女生課堂的是小武。小南正在另一個教室教格物。

程式化的起立、坐下後,小武在講台上,馬尾辨一甩,掃視了一眼教室的情況後開口:「下午,是早就定好的一個辯論賽。大家也都做了一些準備。

不過,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