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四章:徐福傳說再現

第二十四章:徐福傳說再現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27 13:50  字數:3486

?洛陽的四個城門口,今天不知道突然增加許多的府兵。對進出城的檢查,力度空前的大。一時間民眾議論紛紛。

天香樓,鐵甲護衛門前佇立。一看就知道,裡面住的不是普通人。一般這樣,天香樓是不營業的。

「海神教?什麼時候,出了這麼一個組織?他們,怎麼會知道我們的行蹤?那可是我們臨時決定的?」

一號樓,李世民、徐世績、牛進達、程咬金都在。

「海神教一直在江湖上很詭秘,武功似乎不是我中原武林的路數。陛下,請允許奴才去訪訪一些江湖朋友,看看是否有些線索可查。奴才不在身邊,您最好不要出去。」無影出聲。

「恩,沒那麼嚴重。你去吧。」李世民一聽這個組織不是中原的人,舒服了一些。

畢竟,自李世民自認自己登基後,一心為民,自己立志要做流傳千古的帝王,如果,還有那麼多人反對自己,要刺殺自己的判民,李世民是會懷疑自己。但是,聽說是外族人,心情一下子沒那麼沉重了。

古語言,非我族類,其心必誅!這可不是說說而已!

無影出了天香樓,轉個彎,往北,進入一個街鋪後,再也沒見出來。

店鋪後面,一個老農裝束,頭戴斗笠的人,緩慢的走到街前,裝作買東西,打量一下四周,站了一會,感覺沒人,緩步走向城。

楚楚的府邸,被正式改為香萍公主的公主府,連門口的石獅子都不一樣了。這個社會,不同的身份,連門口的擺設,都是有約束的。

兩個侍衛很盡職的站在門口,這是臉面,必須要的。

無影看到侍衛,沒走正門,轉個彎,看四處無人,一個鷂子翻身,跳進了府里……

「哼,你不好好保護皇帝那小子,跑這兒幹什麼?」無影的身子剛落下,耳邊就傳來師兄張子善的聲音。但見張子善,躺在太陽下,不知道什麼時候連劉傲的躺椅給要了過來。

「找個地方說話。」無影看院子里到處都是牡丹花,擺的到處都是。花香瀰漫。

「這裡沒有人來,說吧,我們兩個用傳音入密,別人還沒這個本事聽。」知道自己師弟的顧慮,無影連身子都沒有起身,直接在自己身邊指了一下。

「師兄,你知道不知道海神教?」

「海神教?聽說過,很神秘的一個組織,只是沒見過,怎麼啦,惹到你了?」

「陛下昨天荒野遇刺,動手的就是這個組織的人,殺死兩人,捉了一人,逃走幾個,師兄,你還記得,我們師門那個古老的傳說么?」

「哦,我們師門,在秦朝年間,祖師爺還有一個徒弟,這個徒弟在傳說中的徐福手下做事。從那次,徐福尋找仙境出海後,就再沒有消息。你是說這個傳說?」

「是的。我們師門的那一脈,自然也不見了蹤影。我那天,追殺那些刺客時,感覺,刺客的輕功身法,和我門的身法很相近。

但是武功不象,明明速度不及我,硬是在我眼前消失了。從捉到的一個人身上,只問出了海神教這個名字,這個人受過嚴格的訓練,是利用秘法引導出來的,可惜,只說出三個字,就自己麻木了自己,再也開不了口。

這個功法倒和我們門的一部苦修功法接近,我懷疑,這個海神教,是不是和我們師門那消失的一脈,有什麼關聯,師兄,這個很麻煩,無影怕到時候會連累到師門。」

「不會,以後碰到這樣的人,只管殺。那一脈早就不是我們天殘門的人了,幾百年前就脫離了天殘門,自成一體。

早年聽聞周朝,那支曾為姜子牙效力,三國時期,諸葛亮身邊也有他們的蹤影,後來,不知道什麼原因,逐漸消失。

至於,是不是你說的海神教,尚不清楚,那支似乎只重視暗殺,為達目的,不擇手段,真正的武技不怎麼樣,暗殺、偽裝、潛伏等手段,倒被他們發揮的很出色。

師門長者,曾經有言,遇到順手除之,也算清理門戶。有消息,可以傳個信,我代你除了就是。」

「既然師兄已經脫離了這個泥潭,您就好好的在公主府呆著就好,不敢在將師兄再拉下水,這個,我想法處理。還有一件事,我問完就走。

劉傲身邊的木子身手不弱,武功套路和田襄子接近,不瞞師兄,我和田襄子交過手,就是受傷那次。會不會對陛下不利?」

「哼,如果他們真的想殺李家的那皇帝,一百個也殺了,就是我在,也保護不了,這個你可以放心,以後不再會有田襄子這個人了,別小瞧了劉傲那小子。

雖然,我不知道他給了你們什麼樣的武器,聽白雲山那動靜,應該是威力不小,不然,李家的皇帝也不會這麼大方,一個公主,一個爵位,痛快的就封上了。嘖嘖,還真大方啊!那東西,威力如何?」

「咳,看見那東西,強如田襄子,也無法抵擋,那就不是人力所能抵抗的了的,都象那樣的武器,我們練武人,將沒有了用武之地,大唐,有了這東西,四海之內,將再無對手。我彷彿看見大唐橫掃周邊列國的盛況。

對了,師兄,難道你就不好奇,那支當年跟徐福出海,徐福再無消息,而那支在朝代更迭中傳了下來,那支一定知道當年徐福尋求仙鏡的詳細情況?

徐福的傳說,連陛下都深信不疑。我倒很想知道,這個海神教是否真的來自那徐福手下師門一脈啊!好了,您保重,我走了。」說完,瞄了一眼遠處的那棟樓。

起身,一抱拳,走到院子邊,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