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二章:重操舊業

第二十二章:重操舊業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25 05:13  字數:3411

?自古帝心難測啊!那些老將,哪一個不是經過生死的洗滌?老些的臣子,有些是兩朝、三朝的老臣,又如何不知道這麼個道理?和太子太親近?有一些腦子的都不會這麼表現!主要是皇帝還是壯年啊!

李承乾到底年輕啊!年輕的心就容易膨脹。

李承乾表面上中規中舉,可是暗地裡已經開始在培養自己的擁護者了。任何皇子之間,任何朝代都有鬥爭,如今的大唐皇子之間,明爭倒還沒有,暗鬥卻一直醞釀著。

如今自己的二弟李泰似乎對自己的威脅比較大,可是,只要自己不出錯,自己繼承皇位是板上釘釘的事,

如今二弟李泰和三弟李恪都去了長安求學,自己身為皇家子弟,還需要去洛陽求學,那裡有什麼自己不了解的內情?

小恪回來學的記帳法是很好,可惜自己被綁在了參政殿,哪也去不了!這一刻的李承乾倒是有點羨慕他們,可以自由去自己想去的地方。

「洛陽……來人。」

「太子殿下!」一個身材修長的侍衛打扮的女子,應聲出現。

「紫菱,你去一趟洛陽,弄清楚,父皇這次去洛陽的目的,以及,小泰和小恪到底在洛陽的詳細情況。記住,不要驚動父皇,你出面比較方便,你對於他們是陌生的面孔,如果有可能,想辦法混進洛城學府,我需要那裡的消息。」

「是,太子殿下。」叫紫菱的侍衛抱拳答應……

洛陽的院子里,劉傲在躺椅上酣睡。大黑被小東抱了下來,大白也被小南抓著耳朵牽走了,只留下楚楚,搬一張椅子就坐在劉傲身邊,身上的紅色綢緞披風,此刻已然搭在劉傲的身上。楚楚滿臉柔情的就這麼注釋著劉傲。

張字子善如今就坐在平時子木做的地方,喝著燒酒。

一聲悶雷聲大破了如此旖旎的美好時光。「下雨了……劉傲迷糊的睜開眼睛,一股香甜的氣息入鼻。陽光依然。

「你來了啊!」看楚楚水汪汪的大眼睛,和刺眼的太陽光,劉傲知道了,肯定是有人不相信那東西的效果,在白雲山在做實驗。

起身,將趟椅調好,雍懶的就這麼半躺半坐。「哦,忘了,你現在是公主了,補個禮行不?」

「才不稀罕。我想聽你講故事。」

「故事?好,咱就講故事,好久沒說古了,查點忘本了,今天天氣不錯,說一段?」

「好,我幫你泡壺茶去。」楚楚一聽劉傲親自講故事,也不記得自己是公主的身份了,起身朝書房走去。

「這…不好吧?」劉傲摸摸鼻子,奈何人已經留下一陣香風,遠去了。

一聽哥哥親自講故事,呼啦,也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一堆的人,院子很塊地上圍繞劉傲坐了一圈的人,連管家周言都勤快的將課桌般了過來,醒木就用的黑板擦。

「換個東西,這東西等會一拍,好么,我的茶變成粉茶了,還能喝么?」劉傲也是醉了,這都什麼人啊!

講那麼呢?肯定講些新的啊!馬漢過來,「少爺,洛陽的燕子飛來的信。」

劉傲接過信,看了一眼馬漢,對啊,包黑子啊,自己的四個家臣不就是和包黑子的四個家將名字一樣么?這個必須要講,嘿嘿,自己是不是老包先不管,過一把癮再說。對,就這麼辦,想好了注意,展開看燕子飛的信。

「好傢夥,這次去長安多久,就弄了這麼多的錢?香皂一天就光了,三吊一塊,這次主要是說香皂被列為供品,如今內務府一萬塊的單字的事情。湊,虧了啊!如今楚楚是公主了,少賺很多錢啊!

哪有公主賣自己家賣那麼貴的?一弔已經不便宜了,這個,讓楚楚拿注意吧,反正人家給你一個公主的頭銜,總要表示一下啊!

楚楚端著茶壺過來,還給劉傲倒了一杯。劉傲感覺比較正常,可是,來自長安的部分人不同的看法,什麼,讓一個公主給你倒茶?太那啥了吧?

特別是李崇義,和李泰、李恪,三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,嘰嘰咕咕……

劉傲喝了一口茶,看看日頭,看看下面的坐了一圈的人,「那,今天平安就說一段,很久沒說了,差點忘了,說古,是平安立身的根本啊!

天也不早了,人也不少了,那就說起來嘍!「劉傲,醒木一拍桌字,「今天說的這段,名叫《鍘美案》,又名《秦香蓮》。

故事發生在南朝,這個南朝,可不是南北朝的南朝,這是一個平安杜撰的朝代。要知道,我們洛陽城,乃九朝的古都啊!

層幾何時,我們洛陽城,恩,就想當於現在的京城長安,乃天子腳下!

話說在離我們洛陽不遠的開封府,有一位不得了的人物,此人姓包,和我師傅一個姓,名拯,字仁希。

這個包拯長的很古怪,滿面烏黑如碳,眉心有白色月牙一枚,此人做官,那真是清如水,明如鏡……「劉傲一大篇說辭將包黑子的形象說的活靈活現。

「陳洲大災,南朝皇帝仁宗皇帝,恩,這個皇帝也是戲中杜撰,不要當真啊,呵呵!仁宗皇帝派包拯去陳洲稽查放糧賑災事宜,特封他為龍圖閣大學士一職!

一般的官員遇到這好事,哪有不謝恩之理啊,他不,這個包拯沒有謝恩,仍跪在那裡,也不領旨,說:臣無權柄,不能服眾,難以應昭。」仁宗隨又賜三道御扎。包拯謝恩,領了聖旨……」劉傲這個包黑子的三口銅鍘的來歷,作了詳細的說明,將這三口銅鍘,說成是狗頭鍘,專殺貪贓枉法的小人,虎頭鍘,鍘盡朝中的不法大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