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一章:荒野遇刺

第二十一章:荒野遇刺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24 06:52  字數:3314

?終於了卻了一門心事,劉傲很高興,所有的作坊,放假一天,工錢照發,東家高興么!學府也放假一天,連大黑、大白也放假,不,不栓一天,劉傲只給他們帶一個牛皮項圈,和它們玩耍。

大黑,現在身上開始出現金色的毛髮,已經到了換毛的季節。這貨的四條腿,開始變的比大白的還粗。

大白的耳朵終於支撐了起來,不再軟塌塌的了,威武多了,牙齒尖利很多了,劉傲和它們兩個玩耍,衣服已經被撕爛幾套了。如今都變成了他們窩裡的鋪墊。

劉傲大方的,給兩個新來的先生,每人預支五吊錢,讓他們出去轉轉,看看洛陽城,這是連他們上個青樓也夠了的,劉傲指點他們,如果去青樓的話,不要去暖春閣,消費太貴,不知道左詩知道會不會找自己麻煩。

連子木,都讓劉傲給放假了,自己就在書房和學府里,有什麼危險,就算是貼身侍衛,也不能沒有自己的生活啊!這是劉傲慢慢和子木灌輸的觀念。所以,該幹什麼幹什麼。需要錢就找管家拿。

「你看,楊五娘一個人,就兩個丫頭陪著,又不出去,時間長了,可不好,不如您載著他們無逛逛洛陽城,恩,買些她喜歡的東西什麼的,也比在學府悶著好啊!」這是劉傲對子木說的。老實人,連泡妞都不會,練武練傻了。

成沒成功不知道,反正家裡的馬車都不見了。兩個先生也痛快的接過預支的錢,神色怪異的走了,還是那馬車,還是那車夫。

劉傲懶散的在自己後花園這裡看看,那裡瞧瞧,恩,這裡的玉米苗怎麼不見了幾棵?不注意還真看不出來。看樣子是新刨的痕迹。

叫過正在給田鬆土的劉紅,看他的迷茫的樣子,算了,肯定是不知道。「小心點,不要弄壞了苗。不用每天弄,你們四個輪流看。」

後面的牆根的大缸里的,泡的樹皮已經快腐爛了,恩,要換水了,不然會臭的。很快就是蚊蟲泛濫的季節了,這個真得注意,不然,這裡就是蚊子的溫床啊!

紅薯的秧苗長的就是快,都一尺多長了,等天氣一熱,一夜長個幾寸很正常的。很懷念烤紅薯的味道啊!

楚楚也終於知道,自己成了大唐的香萍公主,雖然不喜歡,但是,還是接受了,劉傲可費了不少的口舌。現在倒好,楚楚是公主了,自己還是一白身。罷它的,見禮劉傲打死都不會的,侍衛被張老打了一巴掌,因為要劉傲給香萍公主見禮,什麼玩意?

侍衛直接被長老趕走了,從哪來,回哪去,公主府的侍衛不要多嘴的。留兩個門子侍衛就行毛病太多的侍衛可不能要!

歐陽海他們,被安排到原先楊五娘買下的院子里暫時居住,安排管家周言給他們上了告身,他們很高興,他們知道,有一個官府出的身份,以後可以光明正大的居住旅店和酒樓,不用再花錢打點小二、夥計。

畢竟,他們經常在外面忙碌,經常是幾個月不往返一次。只有經常在外的人,才知道,告身,對於人是多麼的重要。

難得一日閑啊!暖融融的日頭照的人發困,將躺椅拉過來,往上面一躺,舒服,大黑也爬上來,爬在劉傲的身上,大白可能有點熱,張著嘴往身子低下,陰影里鑽。抱著大黑,大黑身上的皮毛,如同一個溫柔的被子,劉傲逐漸睡去……

大內無影正趕著馬車朝白雲山方向行馳,隨著人煙的稀少,路邊不時跟上來一個漢子,快步跟上馬車。

無影似乎對這視若無睹。馬車裡,正是李世民和李世績。

「朕還是第一次拿工錢,五吊錢,呵呵,送一個還不肯叫爹的公主給那小子,這買賣怎麼看吃虧的都是朕啊,希望這個武器有老牛說的那麼神奇。」

「老牛辦事,雖然固執,但是從不將話說滿,他說又這麼厲害,估計還是保守的,真象他說的那樣,那真是逆天的武器,天下,再無我大唐攻不下來的城池,就算封一個閑散的王給他,都不為過。」

「閑散王爺?不,升米恩,斗米仇,這個古言還是要的,這小子這麼年輕,又這麼妖孽,況且,你看他那裡想當官?年輕、高傲,世外高人弟子的眼界表露無疑,對我這個大唐的王朝歸屬感不是很強烈。

從他教學的態度就可以看的出來,如同一個過客一樣。還好這次牽連到他的女人,他才迫不得已將這東西弄出來,狡猾的小子!

人家養狗,他養一個狼崽子,還是稀有的白狼,偏偏還有一個不正常的貓,難道奇人連身邊的東西都是奇特的?你說,他那些新奇的種子哪了的?」

「聽說是失蹤時,他師傅為幫助他早點實現諾言,送給他的,具體還不知道,我問小南那個丫頭,她說過這件事。」李世績不確定的說。

說話間,只間無影爆喝一聲,身子騰空而起,馬車不前,反而倒退,拉車的馬一聲哀鳴,只見馬身上插了幾隻利箭,馬車如果不倒退,這使幾隻箭全部都要shej進馬車裡。裡面的人會變成刺蝟。

後面的是幾隻漢子,立刻站滿馬車的兩邊,橫刀嗆啷出鞘。

無影人在空中還沒落下,手已經朝遠處一抖,遠處傳來幾聲慚叫。落地後的無影一聲長嘯,傳向白雲山方向……

身子落地後,「隨我去東邊三人,,去西邊,兩人,將受傷的人帶來,留活口。其餘護駕!」說完,人如飛鳥一般,直撲東邊的灌木。

車廂里的兩人,只是撞了一下,沒受什麼傷,李世民這個氣啊!總共就出來兩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