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十章:香萍公主

第二十章:香萍公主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23 11:25  字數:3381

?白雲山的幾聲巨響,在幾十里外的洛陽都聽到到,要下雨了么?這還是春都快過去了的第一聲春雷啊!很多人抬頭看天,晚霞的瓦片雲預示著,是大晴天。

大晴天有驚雷出現?很多老人嘴裡嘟囔著,也不知道什麼意思。

妹妹們在吃晚飯的時候,沒看見哥哥,問管家,周言也不知道啊,沒聽說啊!馬漢只知道王朝和牛進達一起走的,少爺應該和他們一起。

妹妹們不願意了。上次劉傲出事,給家裡留下了陰影。紛紛表示要等哥哥回來再吃飯,急的管家周言不行。

李世民看見自己桌上的紅燒肉,早就想吃了,看見都沒有吃,嘆了口氣放下筷子。暗想,這小子真能折磨人,他知道是出城去做一個什麼實驗去了,可是,這個東西牛進達說要保密的,是一種很厲害的武器!

還說是這小子作為楚楚自由的交易籌碼拿出來的。說比諸葛連努厲害很多。也不知道什麼東西比諸葛連努還厲害?

剛才幾聲的驚雷聲音,莫非…….?李世民心裡七上八下的。朝無影打了個眼色,無影出去了……

回到洛陽城,牛進達沒有回學府,直接接管了劉傲以前住的院子。也不知道從那裡鑽出來兩個人,牛進達說一句話:「來二十個人,守護這個院子,任何人不得進去,違令,軍法從事。」說完,才上了馬車。

劉傲搖頭,你這樣又有什麼意義?不是告訴人家這裡有重要的東西,需要重兵守護么?劉傲懶得問,自己還是要來的,將原先守衛這裡的人解散掉,也上了馬車。

「對了,剛才似乎,還有一個瓷瓶?什麼東西?」牛進達才想起來。

「這個是酒,一種新的酒。」劉傲不想這麼快將這個東西讓朝廷知道。

「哦,來,我嘗嘗。」牛進達信以為真。

「不好意思,這個酒太珍貴,您還真喝不起啊,告訴您,價值連城。不對,是連城不換。」劉傲倒不是誇大,在這個世界上,第一瓶汽油,估計還不怎麼純的,沒有溫度計,自己估摸這弄的,聞著象。

反正後世的自己開車,沒少跟這玩意打交道,實驗後感覺能有九五號的效果就不錯了。

「喝了是能成仙,還是能返童?還連城不換。拿來,小家子氣,明天,那丫頭就出來了。為了你,老夫做主了,先放人。怎麼樣?夠意思吧?」

「回來再說,回來後,平安給您變個戲法。保證您想不到,呵呵,到時候,看平安給您做到,水怎樣可以點燃,哈哈……」

三個竹筒被劉傲放到了原先院子里,那東西太危險,可不敢放到學府去。瓷瓶倒是揣了回來,一回來就鎖進了書房裡。

哥哥無恙,大家終於可以安心的吃飯了。無人注意,牛進達朝李世民點了一下頭。借著喝酒,大叫幾聲:「好,好,好的很啊!」

「牛叔叔,你每天喝,又不是第一次,還那麼誇張。」小北和這個老牛挺合的來。經常纏牛進達講打仗的故事。

夜裡,牛進達以找先生談事情為借口,去了李世民書房,無影站在門口,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。

劉傲在書房,也不知到搗鼓什麼。兩個書房在一個月亮門裡院子里,相距不過一南一東。抬首相望。子木同樣站在門口。兩人都不說話,如果別人看到,很是詭異,可惜,天一黑,真沒誰進這個月亮門裡面來。

第二天一早。牛進達吃過早餐,拉著劉傲,「走,去接你的女人去。

這樣就行?劉傲功跟著出了門,怎麼還有轎子?看樣子,規格還不低,哪來的?還有一隊鐵甲軍馬。很威武的樣子,是那位公主?還是哪位娘娘?

可惜,牛進達一拍馬跑了,自己只好坐上馬車,跟了上去,管你什麼公主,和哥也沒關係,將這個禍水接回來是正經。

刺史竇寒早就在監獄門口等了。估計是接到了什麼命令。

「洛陽刺史竇寒接旨。」竇寒心裡突突的,上次接旨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都記不清楚了,那還是李淵是皇帝的時候,現在,李世民的聖旨,還是第一次啊!驚恐萬分將腰躬的很厲害,手禮的手抖了都。

「奉天呈運,皇帝昭曰:刺史都寒,盡職守則,並找出前隋一代豪傑單將軍後人,單楚楚,特賞錢五百貫,綢緞百批。

另,單將軍乃當世少有的豪傑,乃是朕曾經的兄長,聞楚楚消息,大喜,特封單楚楚為香萍公主,著,原宅為香萍公主府,欽此。」

牛進達讀完旨,劉傲瞬間石化。楚楚這就是公主了?不對,沒這麼快啊?昨天晚上牛進達決定擔保的,怎麼一晚上連聖旨都有了?那,只有一種情況,就是李世民在洛陽!

「愣什麼,還不趕快將香萍公主接出來。」

牛進達一聲低喝,驚醒了都寒,趕緊將聖旨接過來,一擺手:「快,快將香萍公主接出來,快。」

「說好給人家送故事的,還沒送過來。哼!」楚楚在監獄裡走來走去。

「小主,你消停一下八吧,都走了半個時辰了,現在才什麼時候,那小子懶的要死,估計還沒起床呢!再等等。

這是外面呼啦過來一隊人,竇寒急急忙忙過來,一邊吩咐獄卒將牢門打開,一邊躬身唱諾:「洛陽刺史竇寒恭喜公主,迎接公主出去,您受苦了。」

「什麼公主?你腦子壞了?我是單楚楚,看清楚了。」楚楚正在煩躁,看竇寒過來,沒有好臉色給他。

「怎麼?這裡住的很舒服么?要不,你們再在這裡玩幾天再走?」劉傲調侃的從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