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十三章:程咬金的請罪表演

第十三章:程咬金的請罪表演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16 12:08  字數:3460

?長安程府。

盧國公程咬金聽著管家讀著從洛陽來的信,當說到楚楚的身份被劉傲當場說了出來,臉色一變,聽說後楚楚被關押,等陛下發落的時候,手在滿是鬍鬚的臉上亂抓。

這渾小子要幹嗎?這層窗戶紙這麼多年沒捅破,就是陛下雖然沒說,他也知道的,這下子真的是,咳!

不對!他娘的,這個竇寒哪來的這麼大膽子?他不知道那是老程我買的宅子?告訴過那廝的!竇家?干!

這是他娘的挑撥俺們兄弟和陛下的關係啊!夠損!如果不是茂公兄弟,嘿嘿,當年還真是給茂公兄弟說對了!一定有人拿這件事說事,還真來了。

演戲的時間到了啊!「老刀,拿我朝服,去皇宮。不對,將俺盔甲拿來!」

老刀是程府的管家。也是程府的家臣,是程咬金的親兵,後來在一次戰役中為保護程咬金失去了一條胳膊,還好認識幾個字,後來成為程府的管家。

「老爺,您不擔心楚楚小姐在洛陽監獄裡受罪啊!」

「擔心個屁,能有什麼罪受,如果不是這個妮子犯傻,喜歡劉傲那小子,如今才是真的擔心,說不頂洛陽府衙血流成河了。

張子善那是什麼人?當年一人將我們幾個兄弟都打翻,叔寶當年可是身強力壯,和尉遲大傻聯手,不夠人家三照打的。那丫頭身邊有此人,沒什麼危險。再說了,竇寒還不敢真正的為難楚楚。

劉傲那小子不會不理,只是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罷了,我擔心的是,陛下是什麼態度,畢竟挑明了,沒有個態度,那,明天早朝就熱鬧了。看吧,彈劾你家老爺的,多了去了!」

「那,老爺,咱去皇宮,陛下會不會……?」

「哈哈……大事沒有,不過你老爺要破財啊!今年的俸祿估計沒有了。俸祿……你看,燕子飛那丫頭說古都比老子賺的多!劉家那小子今天說什麼新的牡丹香皂都賣到三吊錢了一塊了,娘的,真狠!

陛下這段時間最喜歡罰的就是俸祿,動不動就罰。估計國庫不是很寬餘啊!

老子沒了俸祿,這個損失不找那小子要,找誰要去?那可是他媳婦。老子幾個老兄弟維護那麼多年的一個人,成老他媳婦,你說,老爺要他那香皂的一成分子不過分吧?」

「嘿嘿……」老刀嘿嘿笑著去給老程去皇宮做準備去了……

皇宮武德殿前,李世民一柄馬槊舞的呼呼生風,幾個妃子在欄杆處拍著手叫好。李世民本就是馬上皇帝,雖然登基稱帝,武藝倒沒落下,不時的演練一下,在妃子面前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心態。

到底不年輕了啊!舞了半個時辰,頭上已經見汗,氣喘吁吁。

接過妃子遞過來的汗巾邊搽汗邊走入殿內。牛進達已經等待多時,看陛下舞的興起,就沒打斷。一直在等著李世民休息!

「說吧,什麼事?」坐下來喝過幾口茶水,開始問一直等自己的牛進達。同時揮手,將妃子門趕出大殿,只有有人說事,妃子是不可以在身邊的,這是規矩,觀音婢除外,這些年,觀音婢倒也沒插手過政事。

後宮不參政,是歷代皇帝傳下來的規矩。

「稟陛下,洛陽刺史竇寒,排查告身,將單雄信之女,單楚楚以及當年王世充之女玉花公主的貼身侍衛張子善已經關押,估計摺子,已經在路上了。一旦摺子到了朝上,必然會引起一番口舌,您儘早定奪。」

「哦,那宅子不是四哥買的么?竇寒怎麼會查他的宅子?就算查到了,沒有告身,似乎小默也在洛陽,搞不定這些小事?還讓人家查出底細?也太沒有用了吧?如果真是這樣,我倒要重新考慮清河的事情了。」

「不是這樣的,陛下,是劉傲,劉傲將這件事捅出來的。」於是,將事情的經過又和李世民講了一遍。

「嘖嘖,很有底氣啊!他哪來的底氣?當年,茂公割肉立誓,保護單家後人,求情於朕,你們幾個老兄弟都各自出力求情,朕不想傷這些兄弟的心,默許留他後人性命。

本想一個女娃,幾年後嫁人了,上代的恩怨說也說不清楚!現在,這一正名。真是給朕出個難題……那個張子善沒有反抗?」

「沒有……北城的守軍沒有得到通知。」牛進達回答的很小心,知道李世民心裡還是希望反抗的,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消滅掉這個一直擔心的隱患,自己幾個老兄弟也說不出什麼!

「關的好。」李世民突然一拍腦門。

牛進達很不理解,心裡也是一緊,完了,幾個兄弟這麼多年是白忙乎了。咳……

「上次朕在洛陽遇刺,一直懷疑這個張子善,能和無影戰個不相上下的人,還真不多,如今,他在牢房,呵呵……好了,將洛陽的摺子就不要送參政殿了,直接送到這裡來。等我去洛陽回來後再說。」

「報,盧國公求見。」一個侍衛前來稟報。

「呵呵,我猜四哥一定是來請罪的,好,看看,最近有什麼新的花樣沒有。傳。」

程咬金正和侍衛打聽裡面都是有誰的時候,裡面讓自己進去。老程努力讓自己的臉看上去可憐一點,然後,去就大喊:「陛下,陛下,老臣要彈劾洛陽刺史竇寒,欺負老程家洛陽無人啊,查老程家宅子。

陛下!老程要去洛陽,用斧子砍了他個直娘賊,老程一個侄女被他關押了,陛下,還誣陷是單雄信女兒,別說不是,如果真的是,俺老程到要謝謝他了,當娘茂公兄割肉發誓,都沒找到單兄弟後人。

單雄信他和陛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