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十一章:楚楚入獄

第十一章:楚楚入獄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14 06:45  字數:3360

?「要告身?很簡單,這個府上所有的人,告身由我劉傲擔保,如果,竇大人覺得平安一介白身,不夠資格的話,那平安可以學府的名義擔保。您也知道,如今,洛城學府已經有不少的學子了。

我今天,我就宣告這個府上的人身份,府上主人,乃單楚楚,單雄信之女!也是我劉傲,劉平安的未來妻子。

張老,乃楚楚母親玉花公主侍衛,張子善!事事無不可對人言。雖然,過去很多的事清平安無法判斷誰對誰錯,但是,活下來的人就是要光明正大的活著!」劉傲說出這段話的時候,楚楚激動的眼淚怎麼都止不住。爬在藍藍肩膀哭的稀里嘩啦!

張老眼裡精光連閃,似乎,腰桿都直了不少!為了小主,這些年來,一個大內高手,隱姓埋名,委屈的不得了!如今,劉傲當著這麼多人為自己正名,哪怕就是今天戰死,張子善都沒有怨言。

「竇大人,平安願意做保!」

「哦,原來是前隋單家後人!劉公子,這就讓本官為難了,如果是一般人,肯定沒問題!但是,如果是單雄信後人,本官也做不了主,不說本官,程小公爺,就是您程家怕也做不了主吧?」

一旁的程處默也傻了!這個不是小事,自己真做不了主,而且,程家也脫不了干係!畢竟,這麼多年,這個府邸一直是程家的產業!單楚楚一直以程家的親戚名義!

「你想怎麼樣?」處默拿不定主意了,自己可以拼,但是不能影響到程家。

「很簡單,將這個單楚楚帶走,暫時關押,下官這就上摺子,秉奏陛下,請陛下定奪。」

「不行,關押絕對不行!」處默不幹啊!自己一個程家,保不住一個人,臉上可掛不住!

「那就讓下官為難了!面對如此反敵後人!下官不可能不理,來人,拿下!敢阻攔,以造反論,殺無赦!」

竇寒沒想到劉傲敢揭露楚楚身世,以為只要將楚楚拿下,程家、秦家、尉遲恭等幾家一定會在一些地方讓步!這劉傲一下捅出來,性質不一樣了。

以前大家也都知道,說不定皇帝陛下都知道,只是沒有人說,大家心照不宣!如今劉傲這一捅破,那就是一個態度問題了。

「等等!」楚楚從府里出來,兩手空空!眼睛紅紅的!望著劉傲,然後對張老鞠身一躬!

「我跟你走!」對竇寒說。

「不要啊!小主」張老嚇一跳。藍藍也追了出來。拉著楚楚的衣服!

「大家聽我說。」楚楚看劉傲一眼。「我相公說的沒錯,我是單楚楚!家父單雄信,一代好漢,做女兒不敢墮了父親威名!

當年十八路反王爭霸天下!成王敗寇,無所謂的對錯!多少好漢男兒飲恨疆場!活下來的,必然要活的精彩,活的硬氣!

我相公說的好,過去很多的事清無法判斷誰對誰錯,但是,活下來的人就是要光明正大的活著!所以,我願意跟隨竇大人回去!生死由陛下發落!

楚楚寧願這樣死掉,也不願意苟且的活下去,楚楚相信自己,沒有禍害任何人!楚楚不是罪犯!沒有犯法,楚楚倒,到底唐律哪點可以判楚楚該死!

相公,楚楚認識你的日子裡,楚楚很開心,在楚楚心裡,楚楚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,如今,楚楚倒是好想和你瞥清關係!相公保重!」

「咳,罷了,活的也夠長了!奴才的使命是保護小主,奴才不會離開小主,你去哪裡,奴才跟著去就是,何苦呢,憑這幾個蝦兵蟹將,都不用您受一點傷害,奴才就可以打發了!」張老站起身來,將酒罈仍在台階上。

劉傲憋屈的不行,如今真的知道,胳膊擰不過大tui,一但上綱上線就完蛋!那可是那是自己的女人啊!

「我有話說!」這時候,劉傲不能再沉默了!罷它的,自己的女人都進大牢了,那是誰?響馬頭子,本來可以殺走的!在場誰能攔截得住?

可是這個傻妞一定怕連累自己,連累程府,委曲求全。自己是一個男人,如果,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住,那還是一個男人么?

「竇大人,好,楚楚,你可以帶走,但是,你也說了,要等陛下發落,在陛下沒決定以前,她只是配合,楚楚,她不是罪犯。

平安一介白身,可也是五尺男兒!楚楚是我劉平安的女人,不能保護自己的女人,劉傲我認為這是恥辱!

楚楚,相信我,您今天委屈了,平安一定讓你風風光光的出來,讓全洛陽,都知道,你是單雄信的女兒,但,你也是大唐的子民,你是無罪的!

如果,有人在裡面有意刁難,那他一定會受到比你受苦百倍的報復!竇大人,楚楚她不是犯人,只是在接受監管!平安可以送飯食進去么?」

竇寒面對一介白身的劉傲,心理很不安,不說劉傲說的那些狠話,就是劉傲說話的態度!一般的白身哪敢這樣對一個刺史講話?

不了解劉傲還不知道,一了解就是竇寒都害怕,就他的洛城學府的那些學生?王子、公主、多位小公爺,大儒李綱也和他有關係!隨便一個自己都吃不消啊!

要知道,古代,教出來的學生,可都是自己的門生啊!竇寒這點面子還真的要賣,畢竟自己的家族只要將這件事捅出來,給程家找點事情做而已,竇寒可沒天真的以為就這點事可以搬倒一個國公。」

「這個自然,一定不會讓單姑娘受苦。下官也是盡本份做事。只要單姑娘配合,最後,怎麼發落,還是要陛下說了算的!」

就這樣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