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九章:專門給女人說古的人

第九章:專門給女人說古的人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12 06:39  字數:3421

?管家周言正準備去書房,被張老攔了下來:「從現在開始,除非你們家少爺自己出來,不準任何人進入這邊。」

老周很納悶,怎麼了這是?難道是少爺和楚楚小姐……?「哦……好,那我等會再找少爺!」周管家一臉自以為是,面色古怪的走了。氣的張老真想給他一掌!

子木自從楚楚來後就搬一把躺椅,依然在大門過子里當門子的角色。看張老喝退管家後,神色略有所悟。

神女楊五娘自從進了學府,很少出門,只有兩個地方去,一個就是那些農作物的苗圃里,一個就是房間。

她和大蓮小蓮一個房間,整天在裡面做著奇怪的動作。

子木路過,無意瞄了一眼,哇,好傢夥,嚇了子木一跳,誰見過人的臉,可以轉到背後來的?「再看,我讓你的臉也轉過來!」這是神女對子木說的話。

大家雖然認識,但說真的,交集還真不多,更加談不上了解!子木知道這是一種密術,很難練,練這種功夫的人,招式往往以不可思意角度殺出,甚至手臂突然可以增長一兩寸。

高手過招,往往一點的優勢就可以分出高下。何況這種匪夷所思的能力?大蓮、小蓮兩個女子在木地板上,象兩條沒有骨頭的蛇,頭都ding住尾骨了,還在使勁的壓,簡直是咳人!

得,子木趕緊撤了,自己一武學高手,怎麼還有點怵這個女人?搖頭苦笑。

咳,自己小主這裡的環境,有種魔力,只要來住幾天,就會喜歡上這裡,這個五娘,又怎能例外?這才多久?大蓮小蓮象換了個人似的,臉上開始有笑容了!開始和小小姐們有交流了!連學生的青杉都搞到手兩套……

書房裡,劉傲正糾結著。

人家不表明身份,你可以不見禮,李二如果亮出了身份,你不見禮?不要命了?能不見面最好。萬一見面了呢?

「你見過皇帝?」劉傲問楚楚?

「幾年前見過一面!偷偷的,那次如果不是有張老的師弟大內高手無影在,說不定張老就得手了。」

強悍!泥煤的這些還是曾經行刺過李二的牛人啊!不對?什麼大內高手無影?是張老的師弟?這個劉傲就蒙了?

師兄弟兩個,一個行刺,一個護駕,也太狗血了吧?

「那,如果皇上見到你,認得你不?」這個很關鍵!

「不認識,見過我的時候,我才不到十歲。」楚楚如實說。

「那就好!見到當作不認識就好,別在犯渾啊!也沒那麼巧的事!你只要不見他,他巴不得不要看見你呢!如果來了的話,我通知你,別出門!如果在學府撞見,說你是我的使喚的下人不就完了啊!

人家是皇帝!平安是一介白身,小人物一個,就算你相公我貢獻了《三字經》、《百家姓》的啟蒙書,最多賞個小官啥的,可惜啊,偶還真不想做他的什麼官職。

能給張老虎皮,拿錢不幹活的閑差就不錯!你相公又不是要他的俸祿養活!想那麼多幹什麼?」

「對,相公,咱不做他李家的官,俸祿少的很,您給他做十年官也換不來您的一顆明月珠!那珠子真好用,晚上都不用點蠟燭了。嘻嘻……」

汗,說的真是實話,當官十年?有的當一生的官,俸祿不見的買的起一顆夜明珠啊!劉傲帶回來了二十顆,將太行山脈洞府的懸珠全部都帶完了,就拿了兩顆給楚楚玩。

本來想給猴子一顆的,猴子沒要,太珍貴了,劉傲抓了兩把的珍珠給猴子,畢竟,為了找自己,猴子吃了不少的苦。

那天,在熊二的路邊茶館飯店,張老不讓自己熊二認識自己,回來才知道,熊二如今是河北的響馬頭子,夫妻店只是掩人耳目的。

那時自己帶的又是巨子的人,要知道,熊大,就是死在巨子手下的人手裡的,熊二發誓要替熊大報仇,可是,找了那麼多年,連巨子的影子都沒見著。

如果,被他知道如今的劉傲就是巨子的傳人的話,估計很難善了!湊,自己無辜的多了個敵人!況且,這個人自己連認識都不認識!

江湖,這就是江湖!江湖上的恩怨,從來就沒有人說的清楚!江湖人的脾性,有時候一諾千斤,哪怕他的一個磕頭的把兄弟被人給殺了的話,他都能不要命的去找人家報仇!

江湖人,很多時候殺的人,自己都是不認識的!不奇怪!這是張老的言論!

泥煤的,太可怕!不和你們玩了!

「以後啊,少和那些江湖上的人來往,咱好好過日子就好,誰有功夫每天打打殺殺的?毛病!」拉著楚楚的柔胰在自己跟前叮囑著。

「恩。」楚楚的聲音象蚊子哼哼,頭都勾到胸上去了。害羞啊!還是第一次被拉著手這麼說話,太行山脈那時楚楚是睡著了。

劉傲鼻端嗅著如馨似蘭的幽香,一時的意亂情迷,不小心手碰到人蔘盒子。才想起,現在是太大唐,這裡是書房,自己的身體才十六歲,昨天晚上才被取笑過。罷它的,該死的蟲洞,該死的天地異相。該死的白光。

「我討厭蟲洞……」劉傲不僅發出一聲嚎叫。

「什麼蟲洞?」沉醉在溫柔氛圍的楚楚飛快的抽回自己的手,不解的大眼睛忽閃著,如一汪清潭,看著劉傲。

「這個……是衝動,衝動,剛才有點衝動,慚愧!嘿嘿。我給你講個故事啊!」

「啐!」楚楚臉紅紅的,「什麼故事?我要聽新的!」

「當然是新的。好,泡壺茶,我給你講啊,名字是叫《白蛇傳》,我準備寫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