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八章:李世民要來洛陽

第八章:李世民要來洛陽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12 06:39  字數:3544

?沒人知道昨天晚上張子善和無影兩個人談了什麼,談了多久!甚至除了子木以外,沒有人知道大內無影曾經來過這裡。

只有小東,在做完功課回去睡覺的時候,張老叫住了她,傳給她一套第二層的心法。一個蒙面的男子,送給小東一個針囊,說是見面禮,名曰無影針。

小東還不敢收,最後張老輕哼一聲:「給你就收著,他也就這個東西有點看頭,我回去了,你跟他學學這個針的用法。」說完看了無影一眼,就走了。小東一直到快天亮才回到學府睡覺。

昨天晚上長孫沖說長安的學生已經出發了,李綱沒有過來,說文學館的事情需要他協助。要晚點來,這次的來的有幾個新的學生,讓劉傲準備一下。

準備個錘子!幾個人而已,一個羊是趕,一群羊也是放。劉傲沒放在心上。

由於昨天辯論比賽,今天劉傲給妹妹們放一天假休息。現在是野菜最肥的時候,劉傲決定讓它們去麥田去踏青,順便剜野菜。每天黃豆芽、綠豆芽吃的夠夠的了!打個嗝都是豆芽味!

好不容易弄了一托板豌豆苗,準備好好改善生活,被楚楚弄走了,自己還不能說不給,好吧,我再弄就是了,又得等幾天。

以前怎麼沒想起來弄?我這笨腦袋。

劉傲一拍自己腦袋:「沖哥,那天在酒樓我說《論語》的話,是不是你給彥師說的?還是處默?處默應該不關心這個,那就是你了!你知不知道,這個可不開玩笑啊!傳出去,估計你家這老宅都會被全洛陽的讀書人口水吐塌啊!

還好老頭厚道,嚇死了,這個人參你不要就給我,當補償我受傷的心靈了,哪天當蘿卜炖了,補一下!」

「補吧,也不知道誰大清早的洗澡,身邊那麼多的女人不用,活該自己受。我可沒說你說的,我只說聽到一個人說,誰知道老頭往你身上安,詐你的,你還真敢承認?你厲害!

哥哥這點輕重還是知道的,你自己承認可怨不得哥哥頭上啊!人蔘給你也行,後花園的那些你弄的新東西,有我一份。」

「哦,那你還是拿走吧,你想要我的那些東西的種子,也不是不行,你看兄弟這麼多人吃飯,現在飯碗都給人家搶走了,你不擔心?

我們的酒都有人開始仿製了,你知道不?已經打到到皇宮太上皇那裡去了,估計,其他仕族估計開始買了,沖哥,你也有分子的啊!幫我查查是誰在仿製我們的酒?今年的糧食還是不夠用,明年估計可以有糧食釀酒了。

我已經給燕子飛說了,讓她說古的時候宣揚一下,只有我們的醉仙才是最正宗的,但是估計那家仿製我們酒的背景也不弱,需要衝哥你出馬了!」

劉傲看到長孫沖,終於想起了,這貨也有分子的,他出面比自己好的多啊!人家背景深厚,整個長安除了皇族李家,還真沒有他不敢對抗的。

「有這事?好,我查查,能進太極宮的酒,也就那幾家,三天後,我給你消息。先弄清楚是誰,終於又有點事情做了。人蔘給你補身子,估計半隻人蔘你就可以告別chu男之身了。要不要我送幾副春宮圖給你?」

「可憐的娃,你也就看看那畫的四不象的圖了,那也叫春宮?哪天看兄弟給你畫幾張,一兩銀子一張。不滿意不要錢。」

「吹吧你就,走了。哈哈……」長孫沖大笑著走了。

湊,吹?後世的活春宮都不知道看了多少!鬼才想做chu男,只是這身子骨太早的開發,對以後可不利啊!為了哥的長遠性福,還是再等等吧。

自己還是年輕啊!是啊,自己咋被彥夫子一詐就承認了呢?果然老傢伙都是狡猾的。好險,以後可不能就這麼輕易的將事情攬在自己身上了……

劉傲終於知道,田襄子海量的財富來自那裡了。

原來,一帶代怪才田襄子,上幾代巨子就開始向地下,山川下手了,看田襄子將夜明珠都不當回事,是因為,他的手裡有一個小型的夜光石礦,只是這個礦脈很難開採,裡面夜光石存量有也不多。

不多也很嚇人了好不好,難怪,人家錢多,賣給一個大家族幾個,就可以聚集多少錢財啊?

更不要說手裡還有個小金礦?難怪啊!

聽子木說,這麼多年的隱世,和出海,還有就是大量的煉丹,已經將財富浪費的所剩不多了,夜光石礦已經挖不出什麼了,黃金礦,已經塌陷,聽說裡面的人,一個都沒有出來……

那裡如今已經是一個湖了,傳聞是地龍翻身。

據說,龍是很貪財的,特別是黃金,有人說,巨子動了龍王的金子,龍王要報復,巨子為此還特意在湖邊懺悔百日。

湊,真是愚昧的人啊!龍?這玩意真的存在?劉傲感覺最逗比的傳說就是龍鳳配了,就算龍鳳這兩生物真的存在,龍怎麼會找鳳凰結合?一獸、一禽?完全不符合進化論嘛!

礦山塌陷,別說古代,後世也是常有的事情,況且現在的手段很原始,根本就沒有什麼安全的措施,為那些被吞沒的礦工默哀!

也對,公輸一脈本就對機關消息見長,屬從事一系,對各種礦石的研究估計比較精通,從地下挖掘財富,是可以說的通的。真沒想到,作為木匠的祖師爺一脈,在這個唐朝還有勘探開採的能力啊!

古人,不可小覷,劉傲如果不是有多了一千多年的見識以及受後世的十六年教育,在一線的城市打拚近十年的經歷,劉傲不認為比古人強到哪裡去。

子木說,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