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五章:語言是一種力量

第五章:語言是一種力量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09 13:10  字數:3458

?學府的廚子沒讓彥老夫子失望,一大盤肥肥的紅燒肉被老傢伙吃的精光。醋嗆的綠豆芽如今是少有的好菜。妹妹們是最愛吃的!唯一遺憾的,上面沒有幾條鮮紅的辣椒絲。

花園裡的辣椒苗已經出土了,真不少,少說也有五百棵吧。等再長高點,就可以移栽了,好東西,這些農作物裡面,;劉傲最期待的就是這個。

劉傲沒想到的是,旱煙的種子都有,沒說的,弄一片。如今整個後花園,分成好多方塊。不同的方塊,東西都不一樣,最肥沃、最得風和陽光的地方,自然是玉米的培植,也是佔地最多的。

紅薯有一小塊地方就可以育很多出來,劉傲育紅薯是架起來的,發芽後往上長,反正要的是紅薯蔓,這個東西,將蔓剪成一段一段就載的活。人家家的花圃,早的牡丹都開了都,這裡倒好,整個後花園,沒一株是花。

這樣說也不對,還是有花的,棉花。原來,棉花如今是觀賞植物的一種,劉傲搜集了些種子,開始培育,如今的被子,劉傲真是受夠了。今年冬天,怎麼要要弄幾床棉花的被子出來。看這些苗,栽上一畝地,問題不大。

如今的四個神奴,名字分別改為了根、宏、苗、正,告身就是前面加個劉字。他們現在,唯一的任務是看好後花園的這些苗。

特別是大黑,和大白。劉傲第一次打了這兩個貨一頓。然後拽著耳朵和它們比畫狠久,只要是有苗的地方,都比畫一遍。

因為跑到苗蒲里去了。踩壞好幾隻辣椒苗。

還好,這倆貨長記性,如今,看見這些地,倒不去了。

操場,如今是它倆的天下。劉傲如今試著在為兩個傢伙上繩子。效果不是很好。劉傲精心準備的繩子,被大白咬的一段一段的,大黑將繩子當磨牙的工具了。

慢慢來吧,弄些結實的牛皮才行。畢竟這貨它是狼啊,不是真的狗,萬一傷到人,可不是小事,從上次自己失蹤後,大黑的表現讓劉傲感動。這個也是個兇狠的貨,虎貓啊!

將大黑大白餵飽,劉傲很想睡一會,彥老夫子自己給安排的房間休息去了。妹妹早就習慣了午睡。子木吃過飯拉一張椅子坐躺在大門過子里,真的充當起門子來了。那是劉傲最新做出來的躺椅。如今便宜了子木。

劉傲回到書房,將腳放到桌子上,往椅子後有一躺,窗戶外的陽光正射在自己身上,很舒服。很快睡去……

朦朧中,一股香甜的氣息。睜開眼睛,身上不知道什麼時被蓋了一件紫色的披風。

一張嬌人的容顏由模糊到清晰,不是左詩是誰?

「你怎麼來了?」劉傲趕緊搽掉嘴角的口水,剛才,好象流了口水?臭大了啊!真是掉價,自己流口水的樣子肯定是不堪入目啊!形象盡毀!

「小武說,今天下午,有辯論賽,讓我過來給他加油!似乎你這個當先生的不是很在意啊!就要開始了,你還在睡覺哦!」

還真忘了,這個還是自己看妹妹們有些少言少語,於是想起自己大學時經常參加一些辯論比賽,可以提高人的自信和思維的能力,視野的拓展,後世的一些小學有的地方都開始有了,於是就讓自己的妹妹們加上栓柱和秀秀,分成兩班,開始比著玩。

對於劉傲來說,就是個遊戲,對於妹妹來說,可是挑戰啊!已經比了一次,上次是以小南為首的「妹妹隊」和以小武為首的「姐姐隊」第一辯論,題目是「口才和文才哪個更重要?」

最後劉傲評價是小南代表的「妹妹隊」獲勝。獲得劉傲親自做的一款玩具給她們。

說來孩子們也可憐,如今比較盛行拋足戲具,說白老就是雞毛毽子,可惜現在的雞毛毽子做的太差,底部也不平。而且就這,一般民眾的孩子還捨不得做。

想起後世那麼多款精美的雞毛腱子,劉傲就做了幾個。並且用布將裡面的銅錢崩緊。這個禮品可把孩子喜歡壞了。

小武很不服氣,卯足勁,要今天勝了小南,這次的題目是上次就定好的:論「愚公是該移山,還是該搬家。」

《愚公移山》出自《列子.湯問》,是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故事。劉傲就想用這些辯論,讓妹妹們開拓一下思維,不要被傳統的思維禁錮的太厲害。

「呵呵,你不說,我還真忘了,今天你和我一起做評判吧,每次都是我一個人,今天人多。還有一個彥老夫子,一起評。走吧!」

彥老夫子奇怪的不得了,休息過後,再看孩子們,將桌子拉成對面,分兩邊而坐。黑板上已經寫出一句話:

今日辯題:「愚公是該移山,還是該搬家。」

什麼東西?愚公移山和搬家有什麼關係?老人疑惑的不行。正準備去找劉傲,看見劉傲和一個漂亮的不象話的女人跟著劉傲從書房裡出來。

什麼時候來的一個女子,這樣的女子倒是少見,嫵媚中不失英氣,氣勢和衛公夫人紅拂女有得一拼。

自從啞叔進門後,子木也一直跟著劉傲。真敏感啊!

「彥師,這位是小武的師傅左小姐。」對左詩說:「這位是長安來的彥師」雖然這老頭還不知道小武是誰,可是左詩還真不好介紹,總不能說她是暖春閣的吧?更不能說是玉女門,真是腦門漲啊!

「詩兒見過彥師」出乎劉傲意料的沒有抱拳,而是側蹲禮。

「好,不必多禮!」然後問劉傲:「她們再幹什麼?」

「平安忘記了,今天是辯論比賽,請彥師做個評判吧!」然後對管家周言說: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