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章:年老有特權啊

第三章:年老有特權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08 03:44  字數:3123

?兩大絕世高手散發的勁氣,非同小可,子農趕緊招呼自己的人離遠點。

無影的兩個屬下知道,自己首領的任務完成了,讓自己兩個回去,有人復命,他這是見獵心喜啊,到了無影的境界,想要再提升,不是苦練就可以的了,需要高手的刺激,在生死邊緣徘徊,才能更上一層。

道理都懂,可是,真能狠下心來的不多,畢竟,生命寶貴啊!

這樣的高手之間,無法留手的,招數出去,自己都無法控制!生死由命,一個疏忽,就完蛋。所以,真正的高手之間,打鬥的機會真的不多。

如今,一個是見獵心喜,一個是如今似乎已經放下一個擔子,都是將自己的命看的不重的人。兩個瘋子心態的人,所以,一上來就都將功力運轉到及至!

忽然,一陣山分吹來。「呔」無影率先發動攻擊,無影,顧名思意是身法快。輕功好!一道黑煙飄向巨子。

兩人打鬥很有意思,無影如一個陀螺一樣圍繞著巨子,巨子雙手如輪,雙腳看似未動,但是,觀戰的子農知道,巨子的雙腳無時無刻不在抖動著。這樣的戰鬥,對於子農這樣的高手,也有莫大的益處。

無影的兩個手下,到底沒有離去。一直默默的觀戰。但是始終看不出兩個人的高低來,勉強可以看清楚兩人的軌跡,招數都是模糊的!

兩人才知道,自己的首領,平時的本事,一半都沒有使出過。

戰鬥打響,就是近一個時辰。沒有停歇。巨子腳下的巨石再也承受不住兩人的勁器,轟然化為碎石、齏粉。

一時間,塵眼煙四起,只聽裡面輕哼一聲。兩個身影依然間隔幾丈,如果,不是剛才的親眼所見,和還沒有完全消散的沉煙,如同沒有動手一樣。只是兩人頭上都冒著熱氣。

「我敗了!」無影抬起頭,斗笠已經不在了。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啊,上面滿是傷疤,看上去恐怖異常。

那臉,就象人家用刀劈過,然後又縫起來一般。

「咳,何必啊!天殘門,有你在,若不身塤,必為一代宗師。老夫不動用墨劍,無法勝你,你輸在我半招墨劍下,很了不起。回去告訴李家的小子,老夫無意爭奪他的江山,也無意在江湖上掙權奪利。

咳!田襄子已死,今後世上再無田襄子。子農,我們走。」

無影一直站著沒動。巨子一行人,身影漸遠。轉個彎不見。無影一口鮮血吐出,往後倒去。「頭……」

「背我,躲起來,快!」說完昏了過去。

兩個屬下背起無影,一路狂奔。消失在山野……

劉傲今天麻煩了,剛想偷下懶,準備打個盹,春困啊!昨夜做了一個春夢,丟死人啊!看不清楚面目,恩,模樣象左詩啊,怎麼忽然又變成楚楚了,似乎……還有兩個女奴!

春天,人真容易上火啊!

一大早洗澡,也只有劉傲做的出來的事情!褲衩也洗了,再不敢讓王嬸洗了,會笑話自己,咳,如今自己的衣服全部交給柳玉、柳米了。

吃完早飯,想睡個回籠覺的,被通知有客人到。問是誰,處默這貨還不說。

「困死了,不見。」

「傲子,還是見見吧?」很少見這貨這樣啊!

「靠,拜見,連帖子不遞,什麼人也不說,哥很忙啊,沒時間見這個那個的!憑什麼啊!學府,上課期間,不接客!哦,不對,是不見客!」

「見吧,見吧,沒壞處!」這個程處默不對勁!

「很大來路?」

處默點頭!靠,不會是李二私訪吧?真的有可能啊!恩要不要開中門呢?算了,妹妹們還在學習,私訪么!你不說,我就當不知道!罷他的!周叔,將人請到書房。

你不說是誰,我連接都懶的接。皇帝怎麼了?你不說,鬼知道你是皇帝?我還以為是木材商人要木料款的呢!

哥要不要裝裝逼格呢?回到書房的劉傲想。「木子叔,你去休息吧」

人前,劉傲就叫子木子叔,因為十二神子很有名啊,子木這個很容易讓人聯想,告身也改成劉木子了。

如今的官府,該個告身真容易啊!你怎麼說,人家怎麼寫!不象後世,身份證、戶口本的。

劉傲這貨就是欠抽啊!他也不想想,如今他在洛陽城已經算是名人了。何況,誰不知道他和長孫府走的近?如今管家周言出去辦事,腰桿都硬三分。

子木答應,跑去做了門子。隨他吧。

長孫沖的人蔘也不要了,還在那擺著呢!再不拿走,哪天當蘿卜炖了!

人被管家帶了進來,一個挺乾淨的老頭。還有一個中年漢子,處默躲了,好象這個老頭多嚇人似得。不對,這個絕對不是李世民,按照歷史記載,這時候,李世民才四十齣頭啊!這老傢伙怎麼也今七十的樣子?

疑惑歸疑惑,禮節還是要的。

「小的劉平安,您老人家是?」嘴裡問著,手裡坐著請坐的手勢。

可是,老頭根本就不答理他,只管四處看,看裝飾,看桌椅,看書法,看地板。湊,早知道讓大白來恐嚇這老傢伙,可惜,大白太小,再過幾個月,一隻大白狼,讓你們看見就怕,讓你裝逼!

再不高興,尊老還是要的,聽說到了這個老頭的年紀,就是弓雖女干都是可以的哇!湊,年紀大也有好處噠!

管家泡茶,自己就站著,看老者轉悠個夠。

「為人師表,做人家先生,書房象那麼回事,沒想到李綱小子的寶貝都在這裡,夠看重你的啊!

老夫想去教室看看,聽說裡面不少新鮮的玩意,你不反對吧?」

湊,這個老傢伙認識李綱,我聽到了什麼?稱呼李綱為李綱小子?李綱多大了,你不比李綱大多少吧?

「這個自然,您老人家請。」劉傲開始重視了,人家比李綱還牛啊,李綱訓自己都象訓孫子一樣,好么,來個比李綱還牛的。日子沒法過了。不說大唐的人平均壽命短么?怎麼老頭這麼多啊,一個比一個年長?

今天是小南代教論語,也知道小南和小武學了多少,反正比自己學的多。劉傲和老人,從後門進去。找個位置坐下,沖小南,點了一下頭。

這個,早就教育過的,教學期間,從後面來人,不準回頭看。講師不能亂了節奏,不被外界干擾,可以無視,哪怕是皇帝都不用理會,教學大過天!很好,沒令自己失望。

小南正在講《八佾篇第三》中的:成事不說,,遂事不諫,,既往不咎。怎麼解釋呢,事情已經成功,就不要再去解釋了;事情已經做到,就不要再去勸止了;事情已經過去,就不要再追究了。

這是李爺爺教的。但是哥哥,對這個有點爭議,下面是哥哥說的原話:孔子說「成事不說」,但是孔子沒有說未成事時是否可以說。

哥哥認為,按照孔子「成事不說」之思想本質,未成事時是可以說的。因為既有說的餘地,又有使事物停止發展和改變事物發展方向的可能。

我們常說,將危害消滅於萌芽狀態。所謂消滅在萌芽狀態,其實質就是消滅在事物未成之前。

這說明,在事物「成」之前,還是比較容易對其進行改變的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當事物或者實事未「成」時是可以說的……」

汗啊,這個傻丫頭,有人來聽課做些形式注意啊!只多說李老夫子講的就好了,自己的那些都是歪理啊,主要是給老夫子找些不痛快的。

他們這些大儒,做事就愛較真,劉傲叫拿出後世自己的辨證法則、辯論法則……反正能證明有漏洞的就拿來用。省的讓老頭來找自己麻煩,多給老頭找些事情做啊!

現在在課堂上說自己,這老頭不高興,你哥哥我不是很慘?還不知道這個老頭什麼身份!就是沒有身份,拿拐杖打自己,自己還不得讓他打啊!人家老,有特權的!

劉傲看看老頭,還好,沒有什麼不滿意的神情。倒是中年人,看了自己一眼,比較複雜!

其實這句話,對後世的影響很大,劉傲還特意,將了這句話,對社會的影響的。千萬別說出來哦啊!

還好,妹妹沒說了,讓將剛才講的記錄下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