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二章:風雲乍起

第二章:風雲乍起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08 03:44  字數:3645

?春麥子長勢真的喜人!

才二十多天,站在裡面看不見鞋子了。施過肥的田,明顯和其他的田不一樣,沒施肥的麥苗是青的,施過肥的麥子顏色明顯的深很多。而且葉子也寬和肥厚。

荒地還是有的,再往南,那裡有五座三丈高的「怪物」吐著煙霧。

沒錯,那是手工磚窯。劉傲以為打磚坯子,那麼累的活要很久,不料,請來幾十個人,五天,就五天,就完成這麼多的磚坯子。現在的人太能幹了!

由於這個活是出力的活,劉傲開出的工錢是一天五十文的工錢!包三餐!被王嬸硬壓下來,最多三十文,現在是農閑時刻,有的是人!

得,反正已經教會了王朝,讓他找人干就好。自己只負責技術!包括風乾磚坯子的擺放,根據後世小磚廠的那種磚坯子架那樣!

然後選好地方!想弄好的碳塊,為了燒窯,劉傲讓人做了很多。

弄好後,還特意在上面留下小孔,方面往下送煤粉。

劉傲在子木和幾個家臣的守護下,去看了幾次田裡的麥子長勢和燒窯的進度。讓人看住火,每天定時往裡面送碳粉,連續幾天後,就不問了。

學府里的鐵匠不再做煤爐了。如今劉傲又找了個地方,請了不少鐵匠,成立了一個煤爐作坊和一個煤球作坊。

自己出錢,鐵匠師徒佔一成分子。本來要給兩成,老鐵匠不幹。就一成份子股,還是劉傲說了好久。主要劉傲想讓這兩個鐵匠做些其他的東西。

煤球作坊,就交給姚大亮了,反正是自己妹妹的父親。聽說王嬸正在撮合他和小菊的母親,看不出王嬸對媒婆這個職業很上心啊!

自己回來後,左詩來過幾次!只是有點怪怪的!有一次和楚楚碰面,兩人沒有說話,很奇怪!搞的自己很尷尬!

反正看兩個人眼裡沒有了以往的友好!問了和楚楚關係最好的小東妹妹,才知道是自己失蹤引起的,楚楚恨上左詩了,得,是自己的不是!找個時間要疏通一下,楚楚這個禍水,憑什麼和人家鬥氣?

人家不給你一般見識,通過子木,劉傲知道,玉女門的實力真的很恐怖!遠不是楚楚一點江湖綠林勢力可以抗衡的!

三天後的長安太極宮,今天熱鬧異常。

「話說武松武二郎,行走間被山風一吹,酒勁上涌啊!渾身臊熱,將斗笠背於背後,一把扯開胸襟,手提梢棒,踉蹌著前行……」

燕子飛標誌性的嗓音,從太極殿傳出。正在說《水滸傳》中的第二十二回,武松打虎。這段評書,就是在後世,也是經典啊。加上劉傲為了追求效果,改動了不少的部分,使故事更加的順暢直白。

整個大殿里,坐滿了人!

太上皇李淵,坐在軟塌上,兩個宮女為他揉腿捶背。不知是和武松比酒還是咋的,剛才講到武松連飲酒十八碗,李淵也幹掉了十八杯。那可是和醉仙有一拼的烈酒。

正是竇家進貢的,取名神醉。目前在一些大的仕族之間已經開始銷售。如今人幾乎是癱在背後的宮女懷裡。就那,還一個勁的叫好著。

燕子飛桌前的地毯上,金錁子、銀餅子仍了一地。銅錢反而很少見,偶兒有兩串,是串,而不是散的。

每過個一刻鐘左右,程紅、程然拿托盤去收集一次。裝進一個專門的布袋裡。這是劉傲專門吩咐的,因為打賞時候痛快,可是看見太多的錢財也心疼,不能在現場,保留太多的錢財,這是心理學的一部分。

想《武松打虎》這樣的熱血橋段評書,很適合在如今尚武成風的時代!現場氣氛熱烈。能被太上皇李淵相邀過來聽古的,都不是一般人。

雖然從皇位上退了下來,但是如今還是有不少的跟隨者的,竇家是李淵的鐵杆追隨者。但是朝堂上當值的官員,忌憚李世民的猜疑!已經很少出入這裡了,來這裡多是閑散官員和山東、河北一帶住在長安的一些大的仕族負責人。

「……卻說如今做了陽都縣都頭的武松武郎,出了縣前衙門,正行走間,背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:武都頭,如今發跡了,也不來看我了么?

武松轉身一看:哎呀!你怎麼在這裡?正是:鋼刀響處人頭滾,寶劍揮時熱血流啊!

武松見到此人後,那是屍體縱橫,人頭滾滾啊!欲知後事如何,請聽下回分解!容燕子飛稍作休息,再為各位奉送後續的精彩。」

說完,還沒忘了自己的任務,推銷仙醉,這是每次說完古後都要做的事。「另外,燕子飛第一次有幸到太極宮給太上皇您老人家說古,燕子飛身無長物,義父程國公讓小女帶兩壇美酒,此酒名曰醉仙。

酒是師傅釀造的,獻於太上皇,祝您身體安康,身心愉快!」說著讓程紅程然,將兩壇上好的仙醉送到了李淵面前。

李淵身上具備胡人血統,平時酒量就及大,雖說剛才十十八杯酒,喝的有點高,可是在後面那個宮女的頭部按摩下,已經清醒很多。當燕子飛第一場結束的時候,還知道大叫:「賞」。

「老程這個憨貨挺有眼光啊!說的好,說的朕都恨不得也找只老虎去打一下!酒,朕收了,好好說,就是每次讀緊要關頭賣的關子不好,孩子,這裡不是外面,不用卡住的,朕不會虧你,來人,看賞。」

又五個金燦燦金錁子被人放到了程然的托盤上。雖然退位了,李淵依然是自稱朕,始終沒變過,對誰都是。也許是心不甘吧。

可是又能怎樣?那時候自己就四個兒子,被殺死兩個,一個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