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一章:希望(求收藏)

第一章:希望(求收藏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06 17:28  字數:3310

?四月份的洛陽城,垂柳依依,暖暖的日頭讓人懶懶的,不想動彈,就是那些柳綿飄的讓人心煩。

柳傲自從上次回來以後,就慘了。

子木是寸步不離,四個家臣始終有兩個在家裡,劉傲想去去溜達一下,那就是大事情,四個家臣全副武裝的跟著。

因此,劉傲做起了宅男。知道大家的好意,怕自己有事,如今跟隨自己吃飯的,可有不少的人呢,按照王嬸的話說,如今,小少爺的命關係著好幾百人的命運呢!

別看王嬸不識字,說的還真對,不算墨家子弟百十人,就現在,家裡十二個妹妹以及父母,還有就是四個家臣四家,以及酒坊、家飾坊,如今還有管家!可不是幾百人咋的?

子木他們,管家到官府給他們上了告身,算是家臣一樣,子木告身上的名字就是劉子木。

這也高興壞了長安的燕子飛,剛一次性收到一部書稿《水滸傳》,全部的書稿。

如今的燕子飛吃香了,不去茶樓說書了,去茶樓的是新收的徒弟,現在專門去各大人府上說書。

如今在長安朝堂,請同僚聽書已經形成了一種時尚。所以,每天,燕子飛都和忙碌,自然,說書的報酬可以不計了,雖然不少,可是連官員打賞的零頭都比不了。

小劉師傅就是厲害啊!算的准。

果然,長安的人非常好面子,你打賞一弔銅錢,我就仍個銀餅子,你仍個銀餅子,我就賞顆金錁子……

還有就是,相互攀比,你天你請了我,那麼,下次,我就請你,你請我聽三場,我可以請你聽六場……

前一段時間劉傲失蹤的事,如今燕子飛還不知道。事實上,不說長安,就是洛陽城,也沒多少人知道的。

這不,剛接到,太極宮,太上皇要聽古,就要聽《水滸傳》,說好三天後,開始講,現在有了這全稿,可以好好熟悉一下了。燕子飛說古的收入,程咬金都咂吧嘴:「趕上當朝大員的俸祿都多了。」

劉傲安全的回來了,老程早就知道了,但是,這些紈絝至今沒有去洛陽,因為,陛下還沒有發話。雖然,農忙已經結束這麼多天了。

倒是程處默以打理生意的理由去了洛陽。來信說如今劉傲身邊多了一個人,象個木頭一樣。每天就在劉傲的書房門口坐著。

學府還多了兩個異域的女人,劉傲說是買來的丫鬟。還多了三輛大馬車?整個後花園,全部將所有的花全部弄毀,除了走路的地方,全部被犁了起來,幾個陌生的馬夫一樣的人,按照劉傲的要求,在整理,弄的象豆腐塊一樣。劉傲說是實驗田。

這裡面有問題!老程直覺認為有問題!失蹤回來就有了個護衛,丫鬟?洛陽什麼樣的女子沒有?找兩個異域的丫鬟?這個小子搞什麼鬼?眼線回報,楚楚那丫頭和他一起回來的,還是同一輛馬車?

孩子,可別亂來啊1如今陛下正生氣呢!陛下也是,玄武門事變,一直是他心中的疙瘩,問褚遂良是否記錄此事,得到肯定的答覆,一臉陰沉的離開了。

如今負責起居的是彥家子弟。彥老夫子更是個一絲不苟的人。對於李老夫子,李世民連問的勇氣都沒有!

回到兩儀殿發起脾氣來,這時候,如果那小子弄出什麼妖蛾子出來,就麻煩了。

於是,寫信告訴處默,就住學府,看好了劉傲,只要看好劉傲,楚楚那裡就不會有事……

劉傲如今給兩個女奴起了名字,以前沒名字的。可見女奴的地位多麼的卑微。

一個柳米,一個柳玉,寓意是自己因為得到了玉米,之所以用柳而不用劉,這個劉傲主要是心理陰影,怕自己哪天忍不住將人家吃了,同姓總是不太好滴。

說到底,劉傲也是俗人一個。何況這個在後世就是個花心的傢伙。

種子帶來的可真不少,花生、玉米、西紅市、真的有辣椒啊!土豆、紅薯都有!只是數量不多,但是,夠了!

這些東西,不用幾年,滿大唐都是!

現在,劉傲苦惱的是,子木,要劉傲練武,說每個巨子,都有一套功法傳乘的,在一個封著的油紙里,一本破舊,用絹布寫成的冊子!

劉傲可真的不想學,那玩意要吃多少苦啊!不是自己不能吃苦,是沒有必要啊!

按照子木的話說,劉傲年紀已經過了修鍊武學最好的年紀,如果要大成的話,需要一個高手來犧牲一部分功力,為他伐毛洗髓,過程是相當的痛苦。

子農願意為劉傲做這個事情。劉傲也挺感動的。

諮詢過張老,張老說,如果為一個成年人伐毛洗髓後,那麼這個高手的功力,能剩下三成就不錯了。

所以,劉傲一直沒有答應!讓一個武學高手的失去武功,和殺了他有什麼區別?

算了,以後讓自己的兒子學吧,自己不去遭那份罪。劉傲不學,子木也沒有辦法,聽了劉傲說以後讓自己的兒子學,倒是有些靠仆。

這些人對主人的服從理念,已經烙印到了骨子裡,只是不住的催促了收了那兩個女奴,因為他看見兩個女奴的守宮砂還在。

「守宮砂」這個草蛋的詞,劉傲在後世小說里看見過,按照子木的說法,是用截脈的點穴手法,阻止脈絡疏通,形成的一點淤血,加上女人都愛美,大部分女子在有淤血的地方點上紅色的硃砂,看上去,美艷異常。

苦惱的是,如今自己這個身體剛滿十六歲,如今春暖花開,正是火氣大的時候,自己每天面對著兩個人,劉傲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的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