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八十三章:意外的歸程

第八十三章:意外的歸程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06 17:28  字數:3328

?下午,快一天沒見到劉傲的楚楚忍耐不住了,「談什麼事情,可以談這麼久?」

於是朝劉傲他們的山洞走去。張老和猴子也感覺不對,也跟了上來。

石洞門口站著一人。面無表情,年紀比子農小上不少。

「我家相公呢?還沒談完么?」楚楚是個急性子。

「小主在裡面休息。咳,跟我來吧,也差不多了!」這個面無表情的中年人將幾人帶到裡面。

劉傲趴在石桌上呼呼大睡,大黑就趴在劉傲的肩膀上綣著頭也在睡,大白在劉傲的腳下,看見來人,「嗚」叫一聲。

大黑看看來人,跳到石桌上,伸了一個懶腰。跳了下去,和大白玩耍起來。

面無表情的中年人在劉傲的身體某處點了一下。看著張老眼睛一迷。袖子都動一下。

面無表情的中年人朝張老看了一眼:「我是子木,奉前老主人之命,保護小主的。所以,不用擔心,小主只是被點了睡穴。就要醒了。」

話音剛落,劉傲睜開了眼睛。「我怎麼睡著了?巨子呢?」

「子木拜見小主!」叫子木人見劉傲醒來,趕緊抱拳躬身。

「等會,等會,你叫我什麼?你叫子木,十二神子之一的子木?」劉傲剛醒來,還沒弄明白怎麼會事!

不光他不明白,在場的,除了這個子木外,沒幾個人明白的。都好奇的看著子木。

「老奴是昨天晚上到的。剛到不久,老主人就發布了巨子令。第一件事,就是將老奴調到小主身邊,唯一的職責,就是保護小主的安全。

然後,宣布將巨子令傳給小主,從今以後,巨子令下的一切都和老主人沒半點關係了!這個山谷的所有人,除了幾個負責機關消息的神奴和老夫外,都跟隨老主人走了。

這裡只是老主人暫住的一個地方,老主人說,這個地方任由小主處置。這是巨子令,請您收好。」說著,從懷裡掏出一把黑黑的小劍一樣的東西!

劉傲蒙了。眾人也不知所措。我特么怎麼就成小主了?這個可開不得玩笑,要死人的啊!

「這個真不行,我可不敢接,您還是收回去吧。」劉傲可沒膽子接這個。這就是一個火球,不但燙手,簡直是引火燒身啊!

「您接不接,結果都改變不了,巨子令每代的傳乘都是巨子親自選定,一但選定,就不可更改,三天內,所有的墨家各系,都知道巨子令已經有了新的主人。

就算其他系分裂出去,也需要將每年的份例交出的。但是不再服從巨子的調度了。目前,我門小主能調動的,不足百人了,這些是老主人留下給小主的。有花名冊,在我懷裡。」

看子木躬著身子,一直沒直起。劉傲不忍,「你先起來。」

「還請小主接了巨子令,在巨子令前,子木不敢直身的!」

哦,還有這說法?看子農一直維持著這個姿勢,劉傲忍不住接住了令牌。令牌入手不是很沉,看不出是什麼材質,反正不是金屬,似乎象玉,但又不象,真沒聽說過有如此黑的玉石啊!玉石比這個重。

仔細一摸,還是軟的啊!

「小主平時可以將它纏在手碗處。」子木看劉傲不是很了解,再次開口。

劉傲依言,圍饒手腕纏了兩圈,果然,象一個黑玉手鐲。溫溫的,不涼。「張老,怎麼辦?」

這種事情自然要聽聽老人家的意見。

「什麼這麼辦,這裡你最大,你是主人,你說呢?」張老眼睛一翻。語氣不怎麼好啊!

「回家。哦,對了,有馬車么?」

「回小主,主人留下三輛馬車。在山谷出口,有神奴照看著。您要的那些東西,子木已經弄好了,在那裡包著。」

劉傲一看,可不是,一個大包裹,裡面不少東西!劉傲看看這洞府的懸珠,「將這些珠子,都弄下來,回家了!都回去。都回去!」劉傲決定,既然回去了,這山溝不住了,這些寶貝可要帶回去啊!

「少主等等,我讓負責機關消息的神奴,將機關消息撤掉,以後以免誤傷人。先別亂動啊!」

泥么的。幸好自己忍住了。有機關,如果自己偷偷的偷珠子,說不定會觸碰機關就完了!

一個多時辰後,一行人,連同兩個神奴來到山谷出口的一片平地,那裡有三輛馬車,和接自己的一樣一樣的。

兩匹神駿的高頭大馬,在那裡栓著。一看就知道是好馬。

子木駕一輛,劉傲和那兩個少女,楚楚不幹,硬要座劉傲那輛。劉傲無奈,讓子木和神奴一輛,哪知子木說:「神奴架車,小主和兩個女奴還有小主母一輛;張公和這個朋友一輛,分一個神奴伺候著。

裡面有些機關,你們不熟悉!女奴會操控那些機關的。馬車上吃用比較全。老奴我負責貨物,這樣可以么?」

的確,劉傲見識過,裡面的確機關不少。於是答應下來。

也不知道都搬了些什麼,除了那些農作物和夜明珠,劉傲對其他的東西沒上心。都是神奴和子木收拾的。

三兩馬車,踏著月色,出了山谷,一路往洛陽趕去……

如今,就數劉傲這車上人多,原來,兩個少女是女奴啊!大黑大白依然是趴在車廂里,兩個傢伙都疊在一起了,大白的頭被發黑壓在身子底下,也不出聲。

兩個少女勤快的將水果、葡萄酒拿了出來,伺候著楚楚和劉傲……

出了太行山脈,進入官道,一路南行。在天微明的時候,張老讓停了下來。路邊有一個茶館的休息場所。

楚楚看了一下,「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