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八十一章:騷動的洛陽城

八十一章:騷動的洛陽城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05 09:10  字數:3423

?少爺不見了後,整個長孫府老宅氣氛都不對,管家周言努力的維持著家的正常,小姐們都不喜歡出來玩了,讀書、讀書,拚命的讀書!如今,小武和小南成了真正的先生。

小東也不隱藏自己的武功,一有時間就在操場上練武,整天也不說話,書房被王嬸鎖了起來,就是管家周言都沒有鑰匙,每天王嬸會進去打掃一遍。

酒坊、家飾坊已經恢復生產!只是長安的那幫紈絝還沒有來,當然,那個叫李綱的老夫子也不見蹤影。

倒是長孫衝來的倒是勤快!家臣不敢得罪,可是小姐們都不願意搭理他,說他不派人出去找哥哥。

小東很聽話的按照左詩的話,沒有透露什麼,只書哥哥被師傅接走幾天,沒有危險,可是大家還是不塌實!整個學府的院子,籠罩在一片怪異的氣氛中。

倒是左詩,拉走了很多的爐子和煤球。當然,又拉來很多的銅錢,左詩似乎知道劉傲府上開支要用的銅錢多,特意將金銀換成了銅錢,也不知道劉傲和左詩怎麼交易的,反正銅錢很多,幾大車,被塞進庫房。

周言只管進帳,記帳和出多少爐子和煤球的記錄!這段時間,終於學會了簡單的用表格管理庫房和進出帳。的確好用!

王神每天要去田裡一趟,每次看到整齊的麥田都很歡喜,回到院子就不開心!小少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,工部的官吏已經來問磚的事情了,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,只好拖一下,打發了。

一早,一個乾淨的老人,站在長孫府門口,趕馬車的漢子正是那天播種的時候在老人身邊的那個。

開門的是馬漢,馬漢看門口的叩門漢子,不認識啊!「您找誰?」

「劉公子在么?」漢子上前問馬漢。

「少爺去了他的師傅那裡,不日就歸,現在不在府里。」這是兄弟幾個商量的結果,不管誰來問,都這樣說。

漢子轉身看著身後的老人,老人聽後,摸著鬍子沉思一下,「那就改日再訪。」說完上了馬車,漢子趕著馬車轉頭遠去。

「回去後,去將長孫府那個小子給我叫來。」馬車上傳出一句話後,就沒再出聲……

話說洛陽的府衙戶部,一個小的官員發抖著將有關劉傲的所有東西,給來人看,來人一個斗笠,身邊兩人也是,根本看不清楚面孔!

戶部的官員看對方一邊看著,自己一邊將有關劉傲在洛陽的種種事迹說了個通透,從劉傲一嘴立身,說古開始,一直到名滿煙柳,甚至連劉傲和梁家的那點恩怨也說了出來,自然包括和竇青山認識以及和竇青鈺之間的交集。

看來這個戶部掌握的很全面啊!誰說古人官員都是混日子的,這個真不簡單!

「神秘的包師?化白光消失在天際?可屬實?」

「自然屬實,看見的可不是一個人啊!」戶部的官員信誓旦旦。

「將見過的人給我找來,咱家要親自問話……」

戶部的官員慌忙答應離去。

「頭,這也太扯了吧?」一個跟隨著說!

「我信,你們可曾見到武德殿那兩隻巨型鐵錘?」

「那個自然見過,小人都沒辦法舞的動。傳聞是第一好漢衛王的兵器啊!」

「是的,當年衛王身塤,可是除了這兵器和戰馬,一聲驚雷過後,什麼也沒有,這個是至盡為止最詭異的事件,你們當不知道就好,如今,這個包師的失蹤和衛王的遺體消失,是一致的相似。

陛下,這麼在意一個白身,未嘗不是有這方面的考慮!有些事,陛下雖然沒有說,可是,陛下多次站在那兵器前,一站就是一兩個時辰。

咱家自從保護陛下以來,陛下有這個異常的舉動,是這個劉傲進入陛下的視線之後,你們想想看。這裡面怕是不簡單啊。

但是,我提醒你們一件事,這個洛陽,有一個人,是咱家的師兄,脾氣不好,性子倔強,我倆有認識的分歧,你們不得招惹。」被稱做頭的那個帶斗笠的神秘人似乎很傷感:「我們有些年沒見了。

有一年,陛下來看牡丹花卉,我們交過手,我知道是他,他也知道是我,他的工夫不在我之下,希望不要碰到他啊!」

「頭的武功在京城已經幾乎無人能敵,不料在洛陽還有如此高人?」

「江湖上能人異世何其多啊,一個京城,呵呵,太小了,不知當年那些故人,今安在否?」說完,找一個凳子坐下,不再言語……

如今的長孫沖,正被一個老頭說的滿臉通紅。乖的沒見他這個乖過。

「彥爺爺,是沖兒不是,走,去小沖府上,您老人家來到洛陽,被父親知道我不將您請到府上,估計小沖的腿會被父親打斷的,最近小沖跟傲子學了不少易牙的本事,我安排廚子跟您做,保證您吃了還想吃。」

「這麼說,你和這個劉傲關係不一般了?你們府上我就不去了,來,坐下,跟老夫好好說說,至於好吃的,哦,讓人送點過來,咳,如今朝堂不安生啊,老夫今天去了你長孫附,你信不信,明天陛下就會知道。

一些人也會知道,總歸不好!算了,我再等兩天,實在等不了,也就算了,畢竟我看到了,證實了一些東西!

就他那麥子來說,的確長的旺盛,聽說他弄了不少的人畜排xie物埋進田裡?道家的輪迴之說,再這裡也說的通,他說是從他師傅的師詞中得到啟發,呵呵,有意思!

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

他的這個包師倒是神奇,詩詞風格轉換的很快,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