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七十七章:陰差陽錯

第七十七章:陰差陽錯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02 15:54  字數:2843

?曹大壯是本地的混混一個!十多歲,為躲避徵兵,出去流浪,苦沒少吃,罪也沒少受,無意間,碰到了墨家巨子麾下的子農出來執行任務,子農見這人還有點機靈,就將他發展成外門弟子,給他一筆錢。

曹大壯拿著錢回到家裡,拿錢打點了幾個官差,將自己逃避徵兵的事給糊弄過去後,一直安心的等組織召喚!

可是等了一年多,還是沒消息!於是不安分了,看中了幾十里外的那家客棧,買人家不賣,於是經常去搗點亂什麼的,可是曹大壯不會功夫啊!被揍了一次。

記恨啊!著急一幫人,準備給他來個狠的,還沒行動,子農找了過來,讓他去租那客棧幾天。曹大壯利用田襄子這個神奇的門派勢力,將這個客棧收到自己手裡,只是,現在子農短期內不讓自再出現那裡.

暫時找一個人da理,對外就說租的,那些夥計也換掉了,問什麼原因,子農也不說.

對於子農話,曹大壯不敢不聽啊!見過這個人的手段!曾經一人殺死一個山上的一幫山賊,沒流一個活口,在曹大壯眼裡,這個子農,就是一個殺神啊!

正是因為這樣,在客棧里,曹大壯才敢這麼囂張,不料被碰到了左詩這個帶刺的花,被刺的牙齒都快沒有了.子農走了,留下一筆錢,讓他安分一些,不要招惹任何的江湖人物,不然可能會招來橫禍.

曹大壯如今還在chuan上養傷,一夜都沒睡著啊,誰一嘴牙被打掉,滋味都不好受,可是自己還真不敢說什麼!如果,昨天子農不在,自己估計連命都沒有了,啞叔看自己的眼光,如同看一個死人,沒有任何錶情.

折騰一宿,剛迷糊過去,自己的身邊的婆娘就驚叫起來.

床前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著兩個人.楚楚沒有進來,在門口戒備,再說,女孩子去人家寢室總是不好意思的.

「里蒙是回誰?」沒牙齒,吐字不清楚.他的婆娘,躲在被子里發抖.

「起來,穿好衣服,我有話問你,趕緊的!」猴子嘴裡說著,眼睛到處看,偷兒的習慣.

少許,「吼好漢,小的可沒得罪什麼人啊!您如果是缺錢,江湖救急,大壯還是懂的,你說個數,小的盡量滿足,絕不報官,小的多少在道上也走過兩天.」大壯捂著臉從裡間走出來,臉還象饅頭一樣腫著.一邊還纏著白布.

「我們不劫財,問你,一隻黑色的貓,和一隻白色的狗,你一定見過了?」問話的是單楚楚.

「怎麼這麼多人找那兩個鬼東西?好漢您看小人的戀,就是那隻黑貓給撓的,牙齒,也是找那隻貓的一個女俠讓人打的.

哪知道,那女俠和小的那顧主認識,小的白挨了,還好顧主多給了些銅錢.好汗,小的知道的都說了,您看……?」

扇楚楚和張老對視一下,這個曹大壯的話語倒也和客棧的管事的話能對的上,可是總感覺哪裡不對.

這個曹大壯口裡的女俠楚楚心裡知道是左詩,那就是說左詩認識這個顧主,認識將劉傲弄走的人!「就知道這麼狐狸精接近相公不懷好心.果然如此!」楚楚瞬間對左詩印象改觀.

「別衝動!」張老出聲.

「那打你的這個女俠去了哪裡?」如今只好找到左詩問清楚情況,也許另有隱情也說不定.

「女俠被顧主用馬車送走了,顧主送走女俠後,給小的一些錢後,也離開了.去了哪裡,小的真不知道,那時小的嘴巴疼的厲害,眼睛腫的看不見東西.收到錢,小的就去找郎中去了,顧主是一個老人,很厲害,還威脅小的不要亂說.」

此時,天已經大亮,村裡已經有了人聲.

張老,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個令牌:「朝廷大內查案,傳言有人謀反,你的那個顧主很可疑,有什麼新的線索,儘快報官,今天的事,不要跟任何人說起.」一塊黃燦燦的令牌出現在曹大壯麵前.「不然,哼!」一章下去,桌子角被斬落下來,猶如刀劈.

曹大壯哪見過什麼大內的令牌啊!看著如此高級的令牌,連忙點頭,如今朝廷的威信已經建立,別說皇宮大內啊,就是普通的衙差普通百姓也怕啊!何況張老又露了一手.

三人看院子里有一輛馬車,張老嘿嘿一笑:「曹大壯,本公公需要徵用你家的馬車一用,你可願意?」

如今的馬值錢啊!一般的家庭哪裡捨得弄一個馬車啊!看來這個曹大壯身家不錯啊!

「公公進儘管用,儘管用!」曹大壯哭的心都有了,流年不利啊,剛大一筆財,自己滿嘴的牙齒沒有了,又碰上大內的公公查案,算了,破豺消災.三人上了馬車,出處坐到里,猴子趕車,張老往猴子側面一坐,離開了這個蕭條的莊子.

「張叔,當初的宮內令牌您還留著呢?」

「呵呵,再怎麼也是金子的,老夫拿著壓身,沒想到今天還用著了,給李家小子找點麻煩也沒什麼不好。」

張老的話,讓楚楚感動,就這麼一個老人,對自己忠心的一塌糊塗!

「猴子,弄到什麼好東西了?」張老突然開口.

「哪有啊!這裡能有什麼好東西.」猴子矢口否認.

「你皮癢了吧,你在裡面鬼鬼祟祟一陣子,沒有好東西?趕緊拿出來看看,老夫不要的你的,瞧你這出息樣!」

「嘿嘿.」猴子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的木頭盒子遞給老張.

老張打開一看,好傢夥,半盒子珍珠,顆顆圓潤.

「乖乖,你可真是賊不走空啊!將人家的家底都弄出來了.恩,對了,這個曹大壯哪來的這麼多的珍珠啊?這盒珍珠的價值可不小!這個人有古怪!」將盒子還給猴子,然後讓猴子將馬車挺到路邊.

「怎麼辦,要不回去再問問,用點手段?」猴子別看貪財,辦事從不馬虎!

「算了吧,去找那個狐狸精算帳去!在洛陽,還輪不到她玉女門撒野,相公如果少點皮,我要她在洛陽無立足之地!」單楚楚這真的將左詩恨上了!

張老一聲嘆息,示意猴子架車返回……

路邊,一隻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逝.「等等,停車!」張老馬上喊住.

回來的路上,一隻黑色的小點越來越遠.「大黑!調頭.」人說著,顧不鍀是否有人,身子一下子騰空,追了上去.

單楚楚頭馬車裡探出頭來:」大黑?猴子,追尋大黑的蹤跡.辛苦你!快……」

曹大壯等馬車看不見蹤影時,返回院子,從一處柴房裡拿出一個鴿籠子.找出一張紙寫到:大內公公追查主人,甚之.!曹大壯!

將紙捲起,塞進小竹筒,綁在信鴿腿上,將信鴿放飛……

回到裡屋,妻子還在發抖的哭泣,:」別哭了,趕緊收拾東西,去客棧,這裡不能住,客棧房間多,趕緊收拾.」

自己到柜子底下一摸:」那盒珍珠你收起來了?」

「什麼珍珠?剛才奴家都嚇死了,躲在被子里,那些強人走了後,奴家才敢起來,到現在腿還是軟的,都是什麼人啊?壯子,你得罪的什麼人啊?」

「呸,還大內公公,盜賊,娘的,可真有眼力,比盜賊還專業!白忙乎了!趕緊的,將東西收拾一下,馬上走,在來一撥,老子要喝西北風了!哎吆!」

說話用力了,趕緊用手捂腮……

PS:求收藏了!新年的第一天,棋盤碼字一整天,這三天哪都不去,就碼字,求收藏、求推薦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