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七十六章:大黑的離開

第七十六章:大黑的離開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6-01-01 06:40  字數:2581

?「大黑……」小東嚇了一跳。這麼大的霧,又是夜裡,如果大黑跑丟了,去哪裡找去?可是大黑的身影已經沒入了荒野的灌木叢中。

聽到小東的聲音,左詩從馬車上下來:「怎麼了?小東?」

「大黑跑了。」小東帶著哭腔。

「咳!」左詩也無奈,這樣的晚上,別說去找一個速度這麼快的虎貓,就是一個人都很難追蹤的到。「別哭,沒事,也許它餓了,自己去找食物去了呢,一會就回來了也說不定啊!」

「哎呀,是啊,我忘記喂大黑吃雞了,真該死,是的,他肯定是餓了!大黑好怕餓的,和哥哥一樣不能餓,一餓就不分時候的吃東西!」劉傲如果知道自己形象在妹妹心中是這個樣子,不知道有何感想!

初春的夜裡,還是比較冷的。特別是在荒野!「恩,到車上去吧,大黑來了我叫你1」啞叔眼睛都沒有睜開說。作為一個衷心的護衛,啞叔不想多事,剛才自己立刻追上去,有可能將大黑追上。

大黑是很招人喜歡,再怎樣也是一個動物而已,如果這樣都還可以丟,那麼,早晚會丟的,在啞叔看來,也可能是肚子餓了,去找吃的,多半可能。

想到這裡,似乎,弄個野味在這裡烤烤不錯啊!荒野中,野兔、野狼、說不定可以打一隻野豬,那就太好了。估計野豬的可能性不大,來的時候,沒看見附近有大的山,小樹林倒有不少!

「小姐,您也該餓了,我也轉一下,看附近有沒有大點的動物,打來烤了吃,乾糧也吃的不舒服!太硬。」

「恩,好,那您小心點!」

「呵呵,您認為這荒野上有什麼東西可以傷到老夫么,哈哈……」笑聲還沒消失,人已經沒入濃舞中。

左詩和小東兩個人就坐在蹲在火堆旁邊取暖。馬車的帳幔,還不如這個火堆管用。「左姐姐您餓么?我記得還包了一隻雞在馬車上,可惜冷了!本來是給大黑準備的,左姐姐,您說大黑還會回來么?」

小東的話,前言不搭後語的,左詩也不知道回答哪個好!話語讓左詩啼笑皆非!什麼問自己餓不,有個雞還是大黑的?這孩子!一個人念念碎中,也許就沒指望自己回答!

「小東,不用擔心,大黑會回來的!等會,啞叔會將獵物打回來的,告訴你哦,啞叔烤肉的本事很好哦!」

「有哥哥烤的好吃么?」

「這個……」還真沒有,劉傲烤的那個羊肉,自己就吃過一次,的確好吃!哼,這個傢伙,連這麼小的孩子對他都這麼崇拜!左詩心裡這樣想,嘴上卻說:「差不多,嘿嘿,差不多啦。」

兩人的說話間「吧嗒」一個東西落地的聲音,小東扭頭:「大黑!」

趕緊將大黑抱起來,也不顧的大黑身上的泥巴爪子。地上,一個和大黑大小的野兔,看樣子已經死了。也不知道它這麼小的個子,怎麼將這麼大的兔子弄過來的。

「大黑好棒,等會給你烤兔子吃!對了,我先拿雞給你吃!」小東看大黑已經回來了,高興的抱著大黑,往馬車上跑。

看著地上的兔子,左詩犯愁,自己不會弄啊,沒弄過!別看左詩武藝高強,真沒殺過什麼動物,小武的兩個哥哥,是左詩第一次殺的人!左詩都吐了,自己的徒弟小武都沒事。在這點上,自己還不如自己的徒弟。

暗嘆自己真沒有用!拿出自己腳踝上綁一個把小刀出來,模樣怪怪的。這個刀子是劉傲送的,說是給自己弄的水果刀,感謝自己為他搞到那麼多的種子。

自己什麼樣的刀子沒有?劉傲送的,還是滿心歡喜!本以為是個普通的小刀子.可是左詩拿東西一試,嚇了一跳,關鍵是這個刀子太鋒利了,肉骨頭都切的斷,當然是左詩的力度有,就這,已經很讓左詩驚訝了,關鍵是,刀子毫髮沒傷啊!

自那以後,左詩當寶貝一樣,隨身攜帶。

拿著刀子,在那裡比畫半天,還是不知道怎麼弄!正準備一刀斬向兔子脖子的時候,身後傳來一聲嘆息:「我來吧。」

啞叔一手提著兩隻兔子,站在左詩身後。

左詩不好意思的將刀子交給啞叔,「我是不是很沒有用啊?」

「這些事情,小姐不必在意!真到了需要小姐自己要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,自然就會了,不必刻意的去學!」啞叔接過刀子,走到一邊處理兔子。

大黑將一隻雞全部吃了下去,可能是聞到了啞叔剝兔子的血腥,朝這邊低「嗚」一聲!用頭蹭了蹭小東的腿,用爪子扒了幾下小東的腳,然後一躬身,掉頭又竄入了濃霧中……

「大黑,回來,夠吃了!」小東以為大黑又去抓兔子。

「他不會回來了,咳,肯定是去找大白了。這個大黑,還真是倔啊,放心,我們一路跟來,見過它的速度,一般人傷不了它。它找到大白,更加的沒人傷害它,放心吧,也許幾天後,它和大白,還有你的哥哥都會回來的。」

啞叔的話,將小東都急哭了,「那它一個小貓,碰到壞人怎麼辦?嗚……」

左詩將小東摟在懷裡安慰:「別哭哈!聽那個子農說啊,大黑不是貓啊,是虎貓獸,很厲害的,長大後,連狼都不一定是它的對手呢?別哭啊!來,我們跟啞叔學烤兔子。」

小東到底是孩子,雖然還臉上掛著淚珠,抽泣著,在左詩的安撫下,逐漸開始幫忙烤起肉來,也許餓了……

在去洛水的官道上,猴子帶路,正辨認著車論的痕迹追蹤著!忽然,眼睛瞄向旁邊的一條岔路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