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七十三章:不平靜的客棧

第七十三章:不平靜的客棧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30 02:37  字數:2506

?馬車停了下來,神仆三號起身下車,將幔子撩起:「劉公子,請下來用膳,天亮前,應該可以到主人暫住的地方。

劉傲在兩位少女的攙扶下,下了馬車,自己感覺墮落了,兩個女子一路就沒停,按、揉……劉傲不覺中睡了一會。

劉傲自己感覺骨頭都是軟的。真辛苦了兩個少女。大白、大黑也下來了。

神仆三號一邊引路。這是個三岔道路!外面倒不是很黑,一個氣死風的燈籠在風中搖曳。上面一個大大的酒字。

一家驛站飯店。

月光在雲縫裡若隱若現。劉傲剛下馬車,一時間還沒分清方向,依稀看見客棧就坐落在兩路的夾角。幾棵古樹到是不小,光突突,看不出品種。看樹的年紀,這個客棧應該有些年頭了。

自從到了這裡,大黑就不正常,嘴裡「嗚嗚「叫,在劉傲的安撫下,跟在劉傲後面。劉傲估摸著現在怎麼也到了深夜子時的樣子了。

一個小二聽到動靜出來:「住店還是打尖?」

「天外天。」神仆吐出三個字。

「貴客稍等。」小二聽完臉色大變,馬上朝一處樓閣跑去。

不多時,一個漢子從不遠處的樓閣出來。「還不趕緊將貴客引進房間?真是沒用,得罪貴客我扒了你的皮。」

小二趕緊將眾人迎了進去。這時,大黑一聲怪叫,快速的撲向來的漢子。快若閃電。只聽「哎呀」一聲,漢自捂臉,一道血紅的液體從手指縫滴落……

漢子就要追大黑,大白「嗷」的一聲就開始要撲上去。漢子抬腿就要踢……

神仆三號「哼」了一聲。漢子立刻停住。

說起來慢,一切發生在一瞬間。劉傲剛反映過來,已經結束了。

大黑用頭抵了抵大白,沖自己「喵」一聲,跳上邊上矮樹,只見枝子晃動一下,大黑就不見了。劉傲很擔心,呼喚著大黑,可是沒有回應。

「怎麼會事?」神仆三號很奇怪。自己也殺了不少的虎貓,也沒見自己被襲擊?這一路上雖說這個小虎貓對自己虎視眈眈,充滿敵意,可也不是沒動作。他不知道是劉傲一直在安撫著大黑。

「貴客,您不知道,兩個多月前,也有這麼一隻貓到客棧偷東西吃,連續幾天,還將一個客人的一隻小狼崽子弄斷了繩子。

本店陪了客人好多銅錢,幾天後,這個黑貓又來偷東西,我就拿個東西追著它打,沒打著,從那後就沒見了,這個古怪的黑貓,今天估計就是那隻了。」

劉傲明白了,原來自己的貓狗,都是來自這裡啊!夠遠的!馬車都走了五六個時辰了,兩百里路是有的了!按照這個馬車的速度話。趕車的很照顧,走的還算平穩。

「算了,讓人安排好飯食,去包紮一下,這個虎貓獸和貴客有關,不要理會了。」然後轉頭問劉傲:「劉公子,您看……」

「這個沒事,大黑野慣了,只是天這麼黑,它能到哪裡去,大白,去將大黑找來。」

平時很聽話的大白只是「嗚」了一聲,沒有動,只是看著漢子,呲著小牙。

劉傲趕緊將大白抱起來,這麼小,挺義氣的啊!

「公子,先去用膳,我讓人注意著,小虎貓回來我讓人通知您,真的如果丟了,回頭我再送一隻給您。」

泥么的,能一樣么?鬼稀罕你的虎貓獸啊,偶的大黑多好!說實話,對這個虎貓,劉傲只是聽說過,真沒見過,更不要說很么習性的了解!

只是和大黑、大白它們兩個時間長了,有感情啊!特別是自己的妹妹小東,對大黑那是好啊,學府里誰要是踢大黑一下,小東會幾天給你白眼。

先吃飯,真餓了!反正貓狗都記路的。劉傲思維里,已經認可了自己的大白、大黑是狼和虎貓。可是潛意識裡還當他們是貓狗。

劉傲忘了,自己和大白、大黑一路都在馬車上的……

話說大黑走的路,和劉傲的馬車走的路不一樣,因為,大黑走的是荒地,是它曾經流浪的路線。多是灌木叢和荒野。基本沒走過正路。

還好,跟蹤的是兩位武學高人。

一貓,三人,從凌晨出發,三個時辰後,到達了昨晚劉傲他們呆過的客棧。

大黑已經累的舌頭上滴水。中間休息兩次,只要是大黑走,他們就走,大黑停,他們就停。小東親眼看見大黑吃掉兩個田鼠。

大家出來的急,都沒帶乾糧。因為誰也不知道這個大黑要停多久,什麼時候走,就是打個野兔什麼的也來不及烤啊!

一路上,野兔倒是遇到一些,真沒心情打。小東很怕老鼠,看大黑吃老鼠,不敢看,可是她也知道,自己不讓大黑吃,大黑就沒有體力跑。

小東都急哭了,用自己最心愛的手巾為大黑檫嘴,「咱找到哥哥後,再不讓你吃老鼠了,小東去給你抓兔子吃,給你烤的香香的。」

看得左詩和啞叔無語,貓就是要吃老鼠的,有什麼奇怪,天性啊!不讓它吃老鼠,去吃兔子,虧你說的出。

他們不知道的是,這個大黑,還真吃過兔子肉。自然是王朝他們抓的野兔。只不過兔子腿被栓柱的妹妹云云吃了,大黑和大白吃的是去掉四腿的一個熟兔子。

大黑在客棧外直叫喚,可惜,大白早走了。

那個漢子又出來,看見大黑趕緊捂臉,臉上還包著紗布呢!好傢夥,昨天被大黑一爪子抓出幾道血槽,還好有神仙的藥物,不然不知道要流多少血呢!

大黑見小東在自己身邊,似乎有了膽氣,比在劉傲身邊還凶,撲到漢子身上就咬,漢子被大黑抓怕了,趕緊躲,躲不了啊,大黑咬住衣服不放。漢子不敢踢,知道是貴客的什麼虎貓。急的亂叫。

小東將大黑抱起來:「我家的大黑為什麼咬你,你將我哥哥藏哪裡去了?說!」小東才多大?語氣再嚴厲,也感覺不出來。

「你最好按照她問的說,不然,我一定饒不了你!」啞叔站在了小東的背後,陰森的語氣,讓小東都打冷戰!

漢子怎麼說也是這一帶的地頭蛇啊?昨晚的貴客不敢得罪,一個破貓自己也不敢打,已經夠委屈了,現在一個病泱泱的漢子也來威脅自己?自己是威脅大的?

「來人啊,有人搗亂!」

「呼啦」從客棧出來一群夥計、下人!

「除了那隻貓,和小姑娘,其餘的給我打,他NND,真憋屈,一個外地佬也敢威脅老子了!」

十幾個人立刻將啞叔和左詩圍了起來……

PS:好冷啊!夜裡打字,手指頭冰涼!來點票票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