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七十章:神秘失蹤

第七十章:神秘失蹤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8 16:57  字數:3674

?「什麼?小恪病了?」

李世民很在意自己這個兒子!太子李承乾中規中舉,如今已經在參政殿處理事情了;二皇子李泰,因為立了李承乾為太子後,李世民在金錢和物質上比較偏向李泰,以平衡李泰的內心不滿。

畢竟自己和自己哥哥之間的慘劇,自己不想在自己兒子中上演。

可是李泰比較囂張,這點李世民不喜歡,最近又要搞什麼文學館,說是為大唐選拔和培訓人材。

李世民本來想答應的,可是想想洛陽學府那邊,又否決了,就他那兩下子,除了請幾個大儒文人,李世民不認為可以比洛陽學府強。

一來老夫子李綱,已經是個巨儒,學問上超過他的不多,二來,這個劉傲新的知識,自成一派,格物一道,就是工部也要甘敗下風。於是以再議推辭了。

為此引起李泰不高興了,好多天沒來請安了。

只有這個李恪,相貌和自己比較象不說,辦事自己也喜歡,又聰慧!這次洛陽行收穫很大!不但揪出了家賊,為自己帶的禮物自己也喜歡啊!穿起來就是舒服!比那個兜襠布強的太多了!

馬上讓老供奉御醫去蜀王府看看。聽說楊妃說是昨天自己發火嚇著孩子了,可能是吧,很長時間沒發這麼大火了!

自己的觀音婢又huai孕了,御醫已經確認,看來我李家王朝後繼有人啊!

李世民在兩儀殿正胡亂沉思。忽聞來報說突厥使者求見!如今正在參政殿侯者呢!太子不敢定奪,請李世民過去!

如今不是重要的事情,李世民一般不去上參政殿了,讓李承乾處理日常事務,自己每天看摺子就是!如今李世民對李承乾的處理事情的能力很欣賞!

於是,起身,換上龍袍,起駕參政殿。

原來,頡利可汗內部發生了叛亂,薛延陀與回紇、拔野古等部落叛變了夷男,如今,夷男使者來唐願意結盟,並進貢稱臣,一起對付東tu厥頡利可汗。

李世民大喜,上次的暗虧吃的很不舒服!如今有了夷男的幫助,再打起來自己就有了很大的優勢,於是封夷男為真珠毗伽可汗,並修書約定結盟,共同對付頡利大軍!

李世民重賞了使者,並讓使者在長安盡情遊玩三日,並許諾使者,臨行帶回郁督軍山一些鐵器、糧食等那邊奇缺的東西!彰顯大國的風範!

那天,李世民連同幾個兄弟,有李世績、程咬金、秦叔寶、尉遲敬德、李靖等一干一起打天下的鐵杆,就在武德殿喝酒!

喝的大醉,仙醉酒啊!

演武場上,程咬金、秦叔寶、尉遲敬德三人混戰,三人中,秦叔寶武藝最為高強,可惜身上多舊傷,如今也就和尉遲敬德不相上下,程咬金就一股勁,開始猛,打著打著就不行了。

李世績、李靖只是喝酒,看著三人對戰。

「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。

故壘西邊,人道是,三國周郎赤壁。

亂石穿空,驚濤拍岸,捲起千堆雪。

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傑。

遙想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,雄姿英發。

羽扇綸巾,談笑間,檣櫓灰飛煙滅。

故國神遊,多情應笑我,早生華髮。

人生如夢,一…尊還…酹江月」

喝高了的李世績,用筷子敲打著酒杯,大聲的唱出了這首《念嬌奴》,這是劉傲在《三國英雄轉》結束的時候,放上去的,感覺和開篇《臨江仙》的詞能呼應起來。當然,此詞的作者也安在了自己的神秘師傅包師身上了!

既然是高大上神秘師父,沒有幾首傳世之作怎麼成?

劉傲還是低估了這首詞的威力,長安京城,畢竟天子腳下,文人多!

當燕子飛念出這首詞後,現場的人簡直都醉了,一個老人,也不知道是什麼人,直接將身上的玉佩、銀子、銅錢,一古腦的全部放到燕子飛新收的徒弟托盤裡。然後流著淚的走了。

嘴裡不停的反覆念著這首詞。

這樣做的還不是一個人,還有幾個,那一天的收入,光摺合銅錢就上百貫,收了十來個玉佩,少說也值幾百貫啊!有一個還是上好的古玉。

短短時間,這首詞就風靡長安各大茶樓。甚至李世民親自將這首詞裱了起來,掛在自己御書房。

不料,李世績唱完,將李世民給唱醒了。「好!」

他這一出聲,混戰的三人也不戰了,渾身熱氣騰騰的回到座位,一番酣戰,酒氣都散光了,抓起來猛喝一通。

李世民沒穿朝服,現在的他,不是皇帝,是這些兄弟中的一員。

曾幾何時,隋唐十八名好漢,如今僅存兩位,還是最後倒數的尉遲敬德、秦叔寶。可是就是這倒數的兩位,在如今的大唐,幾乎是無敵的猛將。主要是厲害的都在以往的戰鬥中死了。

李世酒醒了,當然繼續熱鬧啊!

就在長安皇宮裡一片熱鬧的時候,洛陽的長孫府老宅,一幫丫頭哭的稀里嘩啦!彷彿天塌了下來。

劉傲不見了,連大白、大黑也不見了。

管家周言也不知道怎麼辦,幾個家臣急的不行!整個院子亂做一團。

倒是武瞾,小小年紀很穩重,今天小武來玩的,不知怎的,如今在這裡住得比暖春閣舒服,所以,從左詩回來後,白天在這裡,晚上回去。

「大家別亂,聽我說,師傅哥哥上午還在書房,下午哥哥說要去田裡看看,就沒有回來,大白、大黑也跟著。如今春耕還沒完全結束,田裡應該還是有人的。

這樣,我回去找師傅,你們誰去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