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八章:暗流涌動

第六十八章:暗流涌動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7 06:28  字數:2910

等劉傲清爽的坐到書房喝茶的時候,左詩還沒有到來,倒是剜野菜的妹妹們回來不少。趕緊喊小南給大白洗澡,讓小南找小東,奇怪了,大黑只讓小東洗澡,其他人抱都不讓抱,除自己外。

傲氣的小武硬抱一次,衣服都被大黑抓破了。大白就可愛多了,基本上哪個妹妹都可以給它洗澡。妹妹們不說,自己還不知道大黑有這個怪癖!

妹妹們經常拿好吃的you惑大黑,可是大黑吃了東西還是不讓抱。真是個怪東西!每次大黑蹲劉傲肩頭的時候,劉傲幾乎能感覺到大黑爪子的鋒利。

劉傲很想給他將尖硬的爪子修剪一下,又怕影響他捕食,貓不都是抓老鼠的么?從來沒見這貨抓過啊!倒是伙食每天和大白一樣,吃的真不比大白少多少!反正大唐的怪事多了,撿個流浪的貓狗都這麼奇怪!

自己還有任務啊,《水滸傳》還沒寫多少,寫吧,剛好趁著春耕農忙,估計燕子飛的說古也停止了吧?

還真叫劉傲猜對了。劉傲不知道的是,如今,軒轅犁的身影,正在長江一北的地方農田裡出現。不但是洛陽一個地方。

原來,上次,李世民實驗後得到確切的結果後,連夜召工部、戶部、以及丞相們議事,當晚,多匹快馬,飛奔各州、各府。

連夜召集長安的工匠,動用了軍庫儲備精鐵,全力打造軒轅犁。國家機器的開動,力量是恐怖的。

沒有人會比李世民知道,能讓大唐的百姓吃抱飯是多麼的重要,那一夜,整個議政殿的燭光直到天亮,不時一道手諭從裡面傳出……

燕子飛徹底喜歡上了這個說古的職業。

這不,剛接到從洛陽來的十幾回的新的書稿,還有培訓資料,如今在程府練習和培訓呢!

雖說自己被程咬金認做乾女兒,燕子飛確實做不到大家閨秀的樣子,不練習說書,就到演武廳練武。還別說,就這性子就符合程家的脾氣。

程家上到程咬金,下到一個燒火的丫頭,身上都有一股匪氣。

因為,程府里的下人,多數是程家佃戶的後人,而那些佃戶,多數是退役、傷殘的老兵,還有不少是程家的親兵、家臣。

程家好武風。這點從府里的演武廳都不是一個,就可以看出來。就連給燕子飛安排的兩個使喚丫頭,一個是叫程紅、一個程然。兩個人一起都可以和燕子飛對練了!可以看出程府裡面的武風是何等的彪捍!

不過現在,已經成為了燕子飛的鐵杆書迷了。並自薦為燕子飛做收錢的小廝,如今正接受燕子飛的培訓……

從長安回來的紈絝門都有了很大的變化,最大的變化是,現在都不願意抹粉了!連兜檔布也不用了,帶回來很多小小的褲衩,王嬸從下了總管職責以後啊,在劉傲的建議下,專門做這個東西。

如今不光男的有,女式的也有。按照劉傲的建議,這個小東西賣的還不便宜,基本和成衣差不多的價錢。而這個東西,成了這些紈絝從洛陽帶回來當作禮物的中,必備的東西。

李恪如今正在接受李世的測試。案上還有幾件小恪特意為自己父皇帶的禮物:幾件褲衩……

李恪所學的內容中,李世民最對劉傲傳授的表格化有興趣,雖然不明白阿拉伯數字的意思,聽小恪一說,立刻知道了這種管理模式的作用。「這個是你這一個多月學習的最大的收穫,有此一項,堪比你十年苦讀。」

李恪從來沒想到自己學的這個小小的表格,會得到父皇如此大的誇讚!很驚喜!

「看來你還是沒完全領略到你先生的真正用意啊!」李世民看小恪茫然的驚喜就知道這個孩子還沒完全領會。

「既然,你先生說過,學以致用,那你就想著將這些表格用起來看。這個統計學,很有用處啊!沒想到他還有如此本領……」話沒說完就聽住,撫著自己的幾縷黑須沉思。

「好,你先回去吧,我很滿意,你說的這些數字從一到十是對應我們常用的數字,很有趣,我熟悉一下。」

小恪高興的回自己的蜀王府了。

長孫娘娘看李世民沉思中,「陛下,小恪學的這些東西是真不簡單呢!如果用這些表格管理內務府會清晰很多,裡面的記帳方法很特別,你看這張:借貸記帳法?」

「看過了,的確好用,奇人啊!聽小恪說,連一向鹵莽的程處默、尉遲寶琳都學會了!這才多久?聽說,這還是最初級的,那高級班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啊?」

「這個劉傲、劉平安倒很有意思。如今不但和單家那個丫頭不清不楚,現在連玉女門的入世行走左詩也和他走的挺近。

觀音婢,玉女門的女子,可不會接觸普通的凡夫俗子,她們所接觸的,無一不是叱奼風雲之輩的豪傑、隱士。

雖然老牛拍胸口保劉傲,可是朕怎麼心裡有點擔心呢?武士鑊的女兒怎麼也進了玉女門?還成了劉傲的學生?來人!」

「陛下!」一道身影飄過來。

「查,武士鑊家發生了什麼事,他女兒武媚兒到底是怎麼回事,不要驚動玉女門。無影,你親自帶人去。」

「是。」身影又閃了出去,從始至終,這個無影的頭似乎沒有抬起來,一直低著。

「觀音婢,再過一個多月,洛陽的牡丹花就會盛開,不如去看看如何?」

「陛下,您看牡丹花,我們御花園品種可齊著呢?都發芽了,您是想去看看這個劉傲吧?」長孫娘娘嫣然一笑說。

「哈哈……知我者,觀音婢也……」

洛陽,劉傲的書房裡。暗香浮動,梳洗打扮後的左詩坐在劉傲桌子的對面。

這妞破天荒的沒有穿練功服裝,一身鵝黃的夾衣長裙。來的時候依然身披貂襲,進了書房將貂襲披肩解開,往劉傲書房裡剛做的一個衣架上一搭,看的劉傲真真的吞了一口的口水。

可能剛梳洗完的緣故,不知道用的什麼香料,反正聞起來很舒服。雪白的天鵝頸在烏黑的秀髮襯托下,異常的扎眼。

雖不至於象後世的古裝電視劇,那樣露出半個胸脯,但是,衣裙領扇形開口,鎖骨隱約隱現。

劉傲借故起身泡茶,好尷尬啊!自己三十多歲的靈魂差點出醜!妖精!

「辛苦左小姐了,總共八百旦小麥種子。就算做第一批爐子、煤球的款項,今天,您就可以開始拉貨,爐子、煤球已經有不少的貨了。」

「劉公子,太客氣了,還沒謝謝您幫我教導小武呢!聽說您賜了個字給她,日月當空,好霸氣的名字!我也是接到師門的信才知道,這個丫頭要師門給她改名字,說告身換成武瞾了。」

還有這事?聽完左詩話劉傲才知道,原來小武還有另外的通訊手段!

沒發現小武怎麼將信送出去的啊!家裡沒有養信鴿!自己往長安送信和送書稿都是商隊捎去的。看來這個玉女門真邪門啊!

算了,誰能沒有點手段和秘密?比如自己……

「她高興就好,你這個徒弟可不簡單,學東西的速度,太恐怖了!這才多久,抵普通人學一年的內容了。」

「哎呀,別說是我的弟子啦,難道不是您的弟子么?我聽說她叫您師傅哥哥?」

「嘎嘎……哇哇……」劉傲的腦門黑了,烏鴉來了。

這麼連這個也知道啊!真是個八卦的女人啊!小武這丫頭怎麼什麼都說啊!

左詩掩嘴「哧哧「的笑,感覺劉傲窘的樣子很可愛……

PS:今天忙了一整天,剛有時間,熬夜碼一章先傳,大家今天都忙著過節,聖誕快樂!看書記得放進書架哦!棋盤繼續碼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