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七章:春耕

第六十七章:春耕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5 21:56  字數:2797

?「餓死不吃種糧」在民間的老古語,可是,最近劉傲發現,很多家的種糧不容樂觀。

長孫府五百家佃戶,三分之一已經沒了種糧。調查後才發現,唐朝的種糧一畝地要一旦種子!泥么的。這不叫種子,這叫往地里埋糧食。

要知道,一旦是是四斗,一斗約合三十斤。就是後世,一畝地產量平均也只在畝產八百斤的麥子產量。最好的也就是畝產千斤上下。

記得後世一般的種子一畝約在三十五斤到四十斤的樣子。現在的地,已經這麼貧瘠了,沒有化肥和一些合成的肥料,五十斤也夠了。何況是春小麥啊!

有十多家長孫府的佃戶,在劉傲的作坊做工。

有一家子,在去劉傲作坊做工前,種糧已經吃了三分之一了。就那,還有七旦種子呢!

據說,他租了長孫家十畝地,家裡一個婆娘,一個孩子,孩子小,不能幹活,每年的春耕,他都要累病一次,十畝地,兩個人干,家裡的老人快七十了,還幫助做飯、送飯,農忙時幾乎吃睡在地里解決。

後世上中學的時候,劉傲回老家參加過一次收麥子,有收割機,但是有半畝因為太窄了,就十來攏麥子,劉傲和自己的老父親,一人一把鐮刀,手割的,開始還很新鮮,十分種後,那是割一下,直一下腰啊!沒幹過的,真體會不到割麥的辛苦。

何況是十畝?況且,現在大部分是撒的種子,根本不象後世那整齊的播種?更加的難收。

劉傲找長孫沖討論,讓長孫沖發揮東家的權利,讓大家耕好地以後,不要馬上撒種子,必須按照劉傲那百畝田的播種方式。

農具長孫府有啊!簡單的播種工具已經做了出來,後世農村那播種小麥的三個爪的東西,很多人不理解,自己種了一輩子田,如今需要讓一個說書的相公教怎麼種田?

只有在劉傲家的作坊里做過工的佃戶,深刻知道自己這個少東家有多麼的神奇,對他的安排深信不疑。

劉傲被長孫府送了一百畝良田,就在自己的府第南邊。包圍良田的周遍灌木已經被清除乾淨,等耕好後,劉傲估摸著幾乎多了兩倍的田。

田分給自己了,佃戶也一起過了過來,如今的七、八戶人家現在全部是作坊的工人。劉傲按照後世的方法,頭夜先將種子nong濕,在那裡晾著,然後拌上毒藥。

說起毒藥,在劉傲這具身體的記憶里,除了砒霜,就是菊葉灰,菊葉灰一般用來殺植物上的蟲子用的,也就能殺死一些蚜蟲之類的,你想,菊hua的葉子灰有多大的毒性?

砒霜,劉傲不想用,那東西就是**,主要成分是硫化物。一些白色的粉末,如今買還要偷偷mo摸,人家還以為自己要做壞事。

可惜,左詩還沒來,也不知道趕不趕的上,按照這個量,長孫府應該夠用,包括自己這幾百畝地,可是,開發的荒地,就不好說了。

在劉傲第一次使用新的播種機播種的時候,地邊上站滿了人,大家都來看看,這個說古的公子是怎麼播種的,可能是地里使用過人畜的排xie物,如今被翻了出來,還好是曠野,不然真站不住人。

劉傲自己也沒使用過,可是沒吃過豬肉,也見過豬跑啊!一個老黃牛,晃蕩著,平穩的走,劉傲在後面掌握著「耩子」

這個「耩子」就是劉傲弄出來的播種機了。和後世的一樣一樣的。地頭上放著幾十個這樣的東西。

兩個來回後,幾個佃戶已經掌握了用法,將劉傲換了下來,幾十頭牛,幾十個「耩子一起開動,那場面很是狀觀啊……

看到這個場面,劉傲也感慨啊,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地主了,雖然佃戶少點,加上自己家和四個家臣的還有十來個妹妹家的田,將近五百畝啊!

牛,自己一頭沒有,全部是長孫府的,種子也是,自己的佃戶和自己的家臣只管幹活。自己的妹妹們,被劉傲撒出去剜野菜去了,總不能真真將它們的養成什麼不幹的大小姐吧?該做事就是要做事。

耩地其實很快,一個時辰不到,就結束自己家地的播種工作,效率高的驚人。按照這樣計算,一畝田基本上一斗多的種子。合約四十斤多點。

「這樣會不會浪費土地啊?」一個老農問劉傲,他看到,攏與攏中間還隔了一攏寬的地方。在他的印象里,種子要遍布土地才好。

這個問題問的劉傲腦門發黑,不是啊!從昨天的實驗過一次,到今天,自己記不得自己回答多少個這樣的問題了,王叔就在自己邊上笑。

「王叔,您給這位伯伯說吧。」看王叔笑的開心,乾脆給他找點事情做,自己還是和大白、大黑他們溜溜去。沒見大白在不遠處的扒土么?說不定可以扒出點什麼,聽說狗的鼻子很靈敏的。

只是這個傻貓怎麼不躲?大白扒的土埋了大黑一身,這個傻貓……

劉傲看著小路邊、田地周遍的人群,估計洛陽城有三之一的農戶來看新鮮了,只是忙壞了自己的家臣和幾十個耩地的老農,不停的給大家解釋這樣播種的好處,早知道,就該發動燕子飛的幾個徒弟在說古的時候介紹一下。

無論是軒轅犁,還是耩子,還是自己心得播種理念,都是第一次出現在大唐。軒轅犁的效率大家無疑是接受的,耙地也不難懂,那麼平整的田地,以前可不敢想。

只是對於這種耩子播種,一些老農還心存憂慮,一年之計在於春啊,不能不慎重……

沒人注意到,一個老農摸樣的老人,雖然穿的不顯眼,但是很乾凈,也在人群里聽幾個老農說著劉傲的理念,捻著自己的花白鬍子,若有所思……

啞叔走到正在看大白到底在扒什麼的劉傲身邊,「小姐回來了,在您府上,種子也弄到了,都卸在了院子里。」

劉傲一聽,立刻說,「走,啞叔,我們回去。」

給自己的家臣打個招呼,自己上了啞叔的馬車,大白一看劉傲上了馬車,「鎢」叫一聲,飛快的,竄到馬車上,大黑一抖身子,跟了上去。

完了,劉傲看著自己身上的爪印,懷裡,下擺、肩上。都是,特別是,大黑這貨,蹲在自己肩頭還抖身子,不少的泥土抖在劉傲的頭上,脖子里…….

「大黑,我要殺了你……」

殺,劉傲肯定是捨不得的,只是將它抓過來,讓大白壓在它身上,讓它馱大白而已,這是對它的懲罰……

一進院子,就看到,馬漢和姚大亮正往房間里搬種子呢,院子里好高一堆麻布口袋。

「馬叔、姚叔,不用搬了,你們,誰去個人通知長孫府,讓他們府來拉,記住總數就行,記得讓長孫府打收條啊,都是錢!左小姐呢?」

「回暖春閣了,說要梳洗一下!」

「好了,我也要洗澡,不,連衣服都要換,大黑弄了我一身的土。」然後對啞叔說,「左小姐來了,讓她到書房等我。」

以前自己洗澡,都是管家周言給自己弄水,現在只要麻煩馬叔了,周言在地里還沒回來。反正如今家裡有了爐子,家裡的熱水就沒斷過。

木屋裡,熱氣騰騰,劉傲躺到大木通里,腦海里不由的浮現起左詩的樣子……

PS:今天聖誕節,什麼也不求,只求大家聖誕快樂,平平安安。棋盤祝福所有支持棋盤的朋友,祝您們順心、如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