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六章:穿牛鼻

第六十六章:穿牛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4 09:32  字數:2709

?一場春雨過後,迎來了一年一度的春耕。

洛城學府放假了,酒坊停工了、家飾坊停工了…….整個洛陽的幾乎所有手工作坊都停了下來。

春耕,是頭等大事。上到官府,下到百姓走卒,都要到田裡忙去。

最不爽的就是給劉傲做工的人們,多好的工作啊,吃的飽飯!還有銅錢領!一個人的工錢可以養活一家人啊!

可是不停不行啊!沒聽那個年輕的東家說么?農忙放假是官府強制性的規定,不執行可不行呀!官府會治罪的!

不過啊,少東家說了,放假後大家都要添置農具啥的,可以將工錢結清。有困難的,還可以借不超過一個月的工錢預支。

多好的東家啊!不象以前的自己那個東家,不給錢,只管飯,還不給吃飽。拚命的讓自己幹活,忙半年下來,仍給自己幾個銅子讓自己滾蛋。

今天是發工錢的日子,領完錢大家就可以回家了,下次開工,要農忙以後。

管家周言今天很神氣,算盤打的「啪啪」響,一個做好的表格就在自己面前。

操場上的空地上,堆了一大堆的銅錢,王嬸就坐在錢堆旁邊,笑咪的將叫到的人名,按照幾個小姐數好的銅錢,栓好串,遞給叫到名字的人。

可惜沒有會簽名的,領過錢的人,將自己的手,按在紅色的印泥里,在小武面前的桌子上表格按一個手印,按的不清晰的,還重按一次……

已經領過一次錢的,接過來看也不看,往懷裡一揣,然後喜孜孜的離開,數錢的,都是新來的,「哎呀,我好象才做了十二天,怎麼給我半吊?給多了,給多了!」一個憨實的青年男子叫著去找王嬸去退錢。

「傻孩子,少東家是按一月二十六天算的,上滿二十六天就可以拿一個月的工錢了。你家還有一個老母親呢!十二天就算半個月,農忙後回來好好乾,王嬸到時候給你說個媳婦!」

一席話說的青年臉紅紅的離開了……

長安的一幫紈絝在老牛和李綱的帶領下,回去了。只是回去的時候,多了幾十車木版和桌椅,

書房裡的玉佩被程處默帶走了。如今長孫沖就坐在劉傲對面。盛參的盒子還在那裡,似乎沒動過。

「牛來了,弄了三百多頭,可是有一半牛沒下過田,不會耕地啊!加上我家的原先的一百多頭,就這麼多了。」

「你家才五百多佃戶,一家一頭都夠了。也就是說,你家的田一天,最多兩天就可以耕完,以後就可以開發荒地了。」劉傲覺的這都五百來頭了,真不少!

「可是,有近兩百頭不會耕地,一個人都牽不住,剛長成的牛,正是有力氣的時候!」

「哦……」劉傲這才想起來,如今的牛都是老牛才會耕地,都是幾個人,教一頭牛耕地,要教很久。

劉傲覺的後世的那套不錯,往牛鼻子里扎一個牛鼻子,或者是繩子,一頓繩子,讓它哪去就哪去,一刻的功夫就會幹活了。

「這個簡單,我等會交給你一個辦法,今天弄好,明天就可以會耕地。」

「你會法術?」長孫沖眼睛一下睜的老大。劉傲的神秘師傅包師,一道白光飛走的傳聞,作為他這個階層的貴族,自然知道。心中一直存著疑惑。

劉傲笑笑,「走,帶我去看看牛。」

出了書房,沒往大門,往後院的鐵匠鋪子走去。一路上,那些領過錢的人,看對面的劉傲過去都議論:「看到沒有,那個穿青色長袍的就是我少東家。」

「哪個?」

長孫沖和劉傲都是青袍,年紀都差不多,只是頭飾不同,長孫沖是束髮玉冠,劉傲是隨便用個青色布條纏一下。很隨意。

劉傲可沒注意這個別人對他的議論,遠,他也聽不見。

到鐵匠鋪子,劉傲讓老師傅給自己弄一個錐子,鋒利點的,要圓,筷子粗細。另外再要求做一個再半圓型的牛鼻子,兩邊弄上孔。

這個要求在老鐵匠的手裡,就沒有什麼難度,一刻中不到就弄好了。

「走吧。然後你讓人找一張硝制好的牛皮來,用剪刀煎成繩子狀,比筷子細就好了。」

坐著長孫沖的馬車,經過一個街市,買了一塊牛皮,然後來到一個長孫家的牛棚,裡面栓滿了牛。十幾個牛館在給牛喂草料。

牛,在如今的唐朝,甚至比一條人命都值錢,一般的百姓根本養不起一頭牛。一般都是東家養牛,佃戶用牛,然後交的租裡面就有牛料的租子項。

長孫沖喊過一個牛館,從車上拿出牛皮,「去剪成條,寬度比這個東西細就行。」說著拿出劉傲弄的錐子。

劉傲指著一個最壯的牛,只有牛角上栓條繩子,看樣子,這個牛應該弄斷了少的繩子了。問一個牛館:「這個牛聽話不?」

「這個牛,咳,最難搞的就是這頭牛,力氣大,如果不是憨子,這頭牛就跑了。在路上,不知道怎麼繩子斷了,幾個人,都弄不住它,還好憨子趕來。」一個牛館說。

「憨子?」

「一個牛館,有點……」牛館指指自己的腦子,」但是力大無比啊,一般的牛,他zhua住牛角可以將牛弄倒。就是吃的多,呵呵!」

乖乖,真的有人這麼厲害?這世界太瘋狂了啊!

「好,就它了,等會,一個小孩子都可以牽它走。」

這時牛館將錐子和剪好的牛皮拿來,「讓人將這頭牛牽到樹邊,找人控制好牛頭,我要在這個牛的鼻子上鑽個孔。」劉傲接過來吩咐。

眾人不解,可是自己的東家在不敢不去啊!現在的人看牛比自己的命都寶貝,都不捨得打牛一下。聽劉傲說要在牛鼻子上鑽個洞,很心疼,可是沒有辦法。

牛館將憨子喊了了過來,很高大威猛,賣相不錯,只是眼神有些chi呆。還好可以聽的懂話,將牛牽出院子,在門口的一顆樹邊,憨子果然有力氣,一個人夾著牛頭,將牛擠在樹邊動談不得。

劉傲拿起錐子,扣住牛鼻子,一錐子下去,牛一聲「哞」叫,錐子穿了過來。

劉傲拿出鐵匠弄的牛鼻子,拔掉錐子,穿了進去,然後用細牛皮,綁在兩個牛角上,和牛鼻子一連,一個後世的栓牛方法就弄好了。

接上繩子,吩咐憨子送手,牛館在旁邊看的很揪心,劉傲扎牛的那下,似乎扎就不是牛,是扎的他。牛雖然鼻子流了點血,但是真的不多。

劉傲牽著牛,壯牛很聽話的跟著劉傲走,劉傲想讓他往哪裡就,就往哪裡。看的長孫沖很詫異。

等劉傲將牛栓回去,找個地方洗好手,然後對長孫沖說,都這樣弄,明天就可以使用,第一天可能慢點,兩天後,都是好牛。

「這樣牛沒事?」長孫沖還怕牛會出問題。

「沒事,明天就好了。不耽誤吃草料。」

「還有什麼你不會的?」

「很多啊,比如……生孩子什麼的…」

PS:感謝遊戲碗家171819的588打賞,謝謝!求收藏呀求收藏,真心求收藏,票票有不能少啊!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