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五章: 一文錢的交易

第六十五章: 一文錢的交易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4 09:32  字數:3484

?當鄭則通進入書房的一剎那,看到劉傲的第一眼起,知道這個梁曲踢到了鐵板,還是個超級大鐵板!

就這個學府的人,隨便推出一個公子,都不是梁曲那個富商有資格抗衡的,就是自己,也不見得全身而退.

趕緊滿臉含笑,「原來您就是劉公子,眼拙了,慚愧,慚愧啊!」手禮不住抖動.

劉傲可不敢託大,畢竟,人的名,樹的影,滎陽鄭氏幾個字,代表的可不簡單.趕緊從桌子後面出來,將人迎到了茶几邊的長椅上.

「傲子,這個是鄭家的鄭則通,大夥喜歡叫他鄭哥兒!」長孫沖將鄭則通介紹給劉傲,聽長孫沖稱呼劉傲的語氣,劉傲在他心中的分量又增加不少.

劉傲將茶水斟好後,雙方介紹完,劉傲就告辭出去了,畢竟,人家不是拜訪自己的,長孫沖才是主角.自己一介白身人家能尊重自己,也是看在長孫沖和這一幫貴族紈絝子弟的份上.

這個鄭則通來這裡,必然和那梁家有關係!我就不信,你今天來這裡後還敢幫著梁家對付我?只要沒有了仕族的支持,自己還真不怕他梁家,雖然暫時還沒有他梁家的家底厚實。

站在院子里,管家周言,體貼的從一個屋子裡搬出一個椅子,放在陽光充足的地方,如今這個院子里的人,都知道自己喜歡曬太陽,連大白、大黑都一樣喜歡曬.看到自己在陽光下坐了下來,一黑一白兩條小東西飛快的從其他地方跑到自己身邊.

伸手將大白抱起,大黑「嗖」飛竄到自己肩上……

看著妹妹門玩的如此高興,是劉傲最大的享受.那幫紈絝,除了教室里的三個,和書房裡的長孫沖,都在後院的操場,操場上每天都有人打架,哦,不,是比武.

早先是牛進達和馬叔,如今,多了,鐵甲侍衛都開始比了,最喜歡比的是教室里的程處默和尉遲寶琳!

操場上如今多了一排的兵器架,那上面掛的都是真傢伙.都是牛進達弄的,也不知道他從哪弄來的.反正不花自己的錢,

書房裡,長孫沖聽完鄭則通的話,身子「噌」就站了起來:「梁家他反了他還?上次的事如果不是我不在洛陽,就那次我都饒不了他,在自己家門口,做出這樣的醜事,還敢提報復?不去找他家麻煩,他梁家就偷笑吧.

這麼說鄭哥兒,我知道你與梁家有生意上的來往,你是打算幫梁家對付傲子?」長孫沖的語氣有點不好了!

「小沖兄弟說哪裡的話,不知道就罷了,如今知道了,當然不會了,還好哥哥我沒丟人,那天如果哥哥管了這事,今天可沒臉見你了.」

「這就好,如果他動了傲子,我包他梁家在洛陽沒有立足之地.鄭哥,這事你就別摻合了,省的到時後小沖不好做.」

「放心吧,哥哥沒那麼傻,不過,我去警告他們梁家一下,如果他一意孤行,那他活該,好了,不說他了,哦,對了,哥哥給你帶了件好東西!」

說著將兩根百年野參從懷裡掏出來.一個精緻的木盒,裡面,紅色綢緞上,,兩隻根須具全的百年野參,呈現在長孫沖眼前.

饒是見多識廣的長孫沖也動容啊!好東西!「太貴重了.這個可使不得!」這東西好啊,可是收了就是欠人情啊!特別是仕族間,最怕的就是欠人情,而且現在的人還認死理,一諾千金.

「什麼貴重不貴重的,我也是偶爾得之,剛好來這裡,是兄弟你的地盤,哥哥可沒有拿的出手的東西,就這個東西,還算有點品相.放心,哥哥今天就是來看看你,不求你任何事情!」

「那好,小沖就收了,晚上,天香樓,兄弟給你鄭哥兒擺宴,白天可不行,告訴你,老夫子也在,他老人家定的規矩,小沖可不敢違背.今天就不敢長留你了,時間長了,我怕老夫子會發火.」

一聽這話,鄭則通終於知道了,原來門外的匾字,是出自老李綱的手.難怪!

「那,哥哥先告辭,晚上見.晚上再給其他兄弟告罪.」

長孫沖將鄭則通引出了書房.路過院子得時候,劉傲站起身來,拱手相送.這時,鈴聲又響了起來……

劉傲回到書房,見茶几上一個木盒,裡面兩隻人蔘,百年人蔘,劉傲兩世人也沒見過.自然不知道是百年份的,不過能讓這個鄭公子拿的出手的,肯定不差.隨手丟到了書桌上.牆壁上掛的就是清河的玉佩.

燕子飛又開始催書稿了,頭疼,得,老夫子不是考教自己經史子集么?《水滸轉》評書在後世也火的不行啊!

於是,又拿起鵝毛筆,劉傲終於弄到了好的鵝毛,做的鵝毛筆,如今學府人手一隻啊!

鋪開紙,寫下了《水滸轉》三個字……

年代不好弄啊,如今沒有宋朝.啊!就改成子虛國,子虛烏有啊!特意說明:本書純屬虛構.要求在每開場前特意說明……

燕子飛已經在長安立穩了腳,來信說,生意好的很啊!一天兩場,場場爆滿.

能不好么?長安是什麼地方?有閑有錢的多的是!

還說已經物色了兩個弟子,現在在幫助收錢,有個公子哥搗亂,被程懷亮打了一頓.聽說,腿打折了,從那沒有人搗亂了.

還有這事?牛人啊!不知道哪家的公子倒霉,信里倒沒有說,估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!如今很多的府邸開始聯繫燕子飛,要求去府上說書了,十兩銀子一場,來信問自己要不要答應.

這個燕子飛啊,還真將自己當作師傅了,這點事還問自己,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