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四章:震撼

第六十四章:震撼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3 02:25  字數:2858

?旭日初升,鄭公子,北房旁支一脈,名鄭則通。如今的鄭家入仕的還不多,可能與族上五代不入仕有關,但是始終保持著和幾大家族聯姻。維護著仕族的榮譽。

歷史記載,鄭家在唐朝中期比較鼎盛,政治活躍。後期衰退。如今的鄭家的影響力,已經遠不如以前,不管怎樣,鄭家還是有一定的光環。

鄭則通,異常聰明,文才非凡,叔叔鄭廣在朝低調,如今,很不客氣的說,大唐的官員俸祿,並不是很好,數目看上去很多,可是身在朝堂,要想維持住風光的表面,還是離不開家族的支持!

雖然,如今的當官仕族看不起商人,可是,哪家暗地裡沒有幾項生意支撐?說句不客氣的話,一個官員,如果靠他的那點俸祿,都不夠打賞那些下人和平時偶爾在青樓的消費?更不用說,平常同僚間的走動。

鄭則通在滎陽,掌控著家族一部分商業,紙張的生意就是其中的一項。梁家找自己合作,開出了優厚的條件,鄭則通心動,就來到了洛陽,實地來看一看。

更聽說,洛陽出了個說古的公子,更甚的是,詩詞名動煙柳,連身在長安的鄭則通也聽說了。長安貴族圈子,說小不小,說大也不大,就那麼幾個圈子。

自己雖說是望族,但是和一些新貴還是融不到一起去,所以,鄭則通和長孫沖他們一幫不是一個圈子。

本來在聽說梁家的宅地邊建了一個府邸,梁曲很惱火,那個地方請道士看過的,周圍不能有建築物,特別是東邊,道士根據「紫氣東來」這個詞來解釋的。而此時劉家的府邸就在自己宅子東邊。

可是當知道是皇帝陛下批的,長孫府給劃的,梁曲可不敢去找長孫府的麻煩。本以為有滎陽鄭家公子在,一個白身的說古小子,會通融一下。畢竟陛下可沒說一定要在那裡建的。

不料那個梁曲一見劉傲,沒沉住氣,就是那個劉公子將梁曲的弟弟送去了流放,嶺南啊,傳言那裡蛇蟲叢生。環境無比的惡劣啊!

太衝動了啊!本來梁曲如果不衝動,憑自己去和長孫府溝通一下,改個地方建不是不可能,畢竟自己也和長孫沖有過幾面之緣。

現在,梁曲自己將話說死了,還要對付人家,估計是看中自己這個靠山了,可是自己家的事自己知道。

自家和長孫沖,以及長孫的家族,還是有一段距離。畢竟現在的皇后是長孫娘娘,那是長孫無忌的親妹妹啊!

昨天,梁曲將自己安排到洛陽最有名的青樓----暖春閣。

果然啊,那個說古的劉傲、劉平安在這裡的被神話得無以加復啊!一曲《梁祝》,自己聽的如痴如醉。

不管是出於梁家的託付,還是禮節上,既然到了洛陽,長孫府是必須去的。

鄭則從暖春閣出來,馬車裡放著梁家特意準備的禮物:兩棵百年老參。如今的百年老參極其珍貴,據說是可以吊命的寶貝。梁曲也知道,普通的東西,不要說長孫家,就是鄭家也看不上。

可惜,被管家告知不在家,在洛城學府上學?

洛城學府?洛陽什麼時候有個洛城學府?長孫沖的身份,什麼樣的西席先生請不到?還要到學府上學?懷著好奇的心情,問清楚了地方,趕到了長孫府老宅。

沒錯,老宅的門匾上,確實掛著「洛城學府」四個字,字跡一看就知道,出自名家,蒼勁有力。飛白留的恰好到處。只是沒有落款,但是這個字跡似乎在哪裡見過?

大門緊閉。鄭則通下了馬車,拾階而上,輕輕的扣住門環,叩了幾下。

開門的是一個鐵甲侍衛,原來,每天講課的時候,怕有客人到訪,牛進達特意安排兩個親兵,充當門子。白天么?巡視,根本用不了那麼多的人。

「您找誰?」

鄭則通一看是鐵甲侍衛,嚇了一跳,他太清楚了,能用的起鐵甲侍衛的,整個大唐不出雙十之數。

鄭則通遞上自己的拜帖,說明來意。鐵甲侍衛只說,沖少爺在上課,要鄭則通稍等一會。從出生到現在,鄭則通還是第一次訪人被要求自己要等的。

然後,大門「嘭」又關上了。鄭則通心裡突了一下。

好高傲的洛城學府啊!到底是誰創辦的?自己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聽到?看來自己安排在洛陽的眼線要換人了。

小沖和程處默一起來的,難道……

鄭則通不由的想起一件事來,早一段時間,長安幾十個紈絝也在老夫子的帶領下,來到了洛陽,自己也是聽說而已,聽說連皇子李恪和清河小公主也在這個隊伍里。

如今看到這些鐵甲侍衛,鄭則通「刷」冷汗就流下來了。如果再不明白的話,他這個鄭家的年輕一代的精英算是浪得虛名了。

還好自己沒有莽撞!於是,哪裡還敢有絲毫的不滿?老實的,退回馬車旁,安心的等待。

巳時,幾下清脆的「鐺….鐺鐺鐺」的聲音,從院子里傳出來,不久,門開了,一身青袍的長孫沖從裡面出來。

不知如何,如今的長孫沖,簡直和以前自己認識長孫沖判若兩人。

臉上再也看不見脂粉的痕迹,如果不是頭上的束髮玉冠,代表著身份的話,和一個白身的書生沒有區別。

長孫沖將鄭則通請進了院子。院子里鬧哄哄的,一群小丫頭唧唧喳喳。還有的早就跑到滑梯上面了,天,還有一個小丫頭在一根杠子上翻騰。其他人似乎視若無睹。

「吆喝,這不是鄭哥么?」

鄭則通一扭頭,好傢夥,一小半,自己都見過。說話的就李崇義,此時的李崇義和長孫沖一樣,一水的青色長袍。

一個明眸浩赤的小丫頭走過來,也一身青袍,手裡拿著一疊紙,上面畫滿了符號。

「李崇義、程處默、尉遲寶林,三人成績測試,不合格,馬上回教室。」小丫頭忽然朝一堆人喊。

正準備和鄭則通說話,忽然聽到小武的說話,瞬間滿臉通紅,無奈的還是答應:「就來。」

程處默、尉遲寶林很爽快的轉身往教室里去了。

鄭則通很奇怪,一個小丫頭就敢這麼對幾人說話?掉眼睛的是,幾人似乎有點害怕這個小丫頭,很聽話不說,似乎還很尊敬。

「走吧,這裡是學府,我借先生的書房一用。」

一個奇怪的白色狗狗,馱著一隻大黑貓,晃悠著從幾人身邊走過。悠閑的很。一切都很詭異。不正常!

「剛才那個丫頭是什麼人,連您們都要聽她的?」路上,鄭則通實在忍不住問。

「她?以前是我一個兄弟的學生,現在是我們的小先生。」長孫沖說的輕描淡寫,聽到鄭則通耳朵里如同巨雷啊!

進了一個房間,新奇的布置讓鄭則通大開眼界。怎麼桌子後坐的一個人如此面熟?不就是昨天和梁曲做對的人?

鄭則通有種不妙的感覺……

PS:謝謝一味還是一味妹妹的千點打賞,謝謝酸奶青瓜,罪^_^書友的588點打賞,,棋盤感謝!

謝謝春子2737﹑七天之樹﹑唐深深﹑總柔情﹑落凡的一天﹑淚眼聽故事﹑金闕玄女﹑誠寂寥IIII﹑無敵皇上﹑lqliulq等書友打賞,謝謝!棋盤真的感動,還有很多點贊投票的兄弟,謝謝!

第二更到,一更黨如今上升到兩更,呵呵,棋盤擠出了所有的時間在碼字,大家看棋盤如此努力,支持棋盤吧!喜歡就推薦其他書友來看棋盤的文文,看書的越多,棋盤越喜歡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