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三章:未雨綢繆

第六十三章:未雨綢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3 02:25  字數:2953

?夜深了,劉傲還在書房,燭光亮著……

王嬸緊張的來看好幾回了,少爺似乎在沉思,已經坐在那裡兩個時辰了。晚飯還沒吃,聽進去的小南、小武說,哥哥在思考問題,和一個叫「蔡倫」的人有關係,因為桌子上有一張紙,上面就寫著「蔡倫」兩個字!

「蔡倫「是是誰?難道是哪個漂亮的小娘子?今天少爺看上了?回來想的魔怔了?老李綱看劉傲的樣子,似乎很奇怪,因為,李綱也進去了,平時都是很快打招呼的劉傲,象沒看見一樣,李綱趕緊輕輕的又離開了。

吩咐任何人不要去打擾劉傲,說劉傲進入了悟境。悟境是道家傳說中的境界,老李綱羨慕的不得了。

其實,誰進來,劉傲都知道。只是不想動而已。這也是後世帶來的習慣,很久沒有思考深刻的問題了,今天突然想到一個問題。那就是造紙術是東漢宦官蔡倫發明的,為什麼如今的唐朝的紙還是染黃紙和塗闊蠟的硬黃紙?幾百年了,沒多少進步么?

不是說,唐朝的宣紙都已經出現了么?一直沒考慮這個問題,今天突然蹦了出來。回來的路上,劉傲問了啞叔一個問題:「啞叔,您見過純白的紙張么?」

「有啊,精美的白色綢緞,如今很多的畫師還在用,那太貴了,只有極其寶貴的畫,或者是寶貴的文獻,才用白色的絲綢。」

啞叔的話,證明了如今白色的紙張還沒出現。回到書房,將老夫子的手稿逐步看過。也有白色絲綢,也有紙張。修補的部分是絲綢的。

劉傲不記得什麼時候看過一段話:蔡倫的徒弟孔丹,在皖南以造紙為業,他一直想製造一種特別理想的白紙,用來替師傅來畫像修譜。

但經過許多次的試驗都不能如願以償。一次,他在山裡偶然看到有些檀樹倒在山澗旁邊,因年深日久,被水浸蝕得腐爛發白。後來他用這種樹皮造紙,終於獲得成功。

也就是說。檀樹皮可以製造宣紙!檀樹,呵呵。如今滿山都是,是主要的樹種之一。這麼說,這個蔡倫的徒弟孔丹沒有將這個紙的方法流傳下來?便宜我了,哈哈……

書房裡傳出劉傲的笑聲……只是怎麼聽都象鴨子叫。

變聲期還沒結束啊!第一個到劉傲書房的不是王嬸,而是老李綱。

原來,老李綱認定了劉傲是進入了道家的悟境境界,就一直守著,在門口,誰都不讓進,連管家送的碳爐都不要,怕碳爐的氣味擾亂了劉傲的境界。

聽到裡面的笑聲,趕緊進去:「你悟到了什麼?」聲音很是激動。

「什麼悟到什麼?好冷,管家呢,怎麼不給我弄些炭盆啊!怎麼都春天了,還這麼冷?」剛才劉傲沒注意,這才發現已經夜深了。

劉傲沒有出書房,管家怎麼能睡覺?趕緊過來,將炭盆擺上,一個怕不夠,又搬來一個。王嬸趕緊給少爺將還在熱著的飯菜端過來。

「李爺爺還沒睡啊,您先坐,我吃些東西,好餓!」將一個炭盆給李綱,一個放到茶几邊,自己大口的吃起來。

管家周言按照少爺的習慣,給李綱泡了一壺茶,就退下了。知道兩個人有話談。

「李爺爺,你想不想用那些很白,很白,薄如蟬翼的紙張?而且,很細膩哦!」劉傲終於吃飽了,拉過茶壺,給自己一口氣喝了兩杯,然後神秘的對李綱說。

「哪有這麼好的紙,我是問你,你剛才悟到的什麼?」

「剛才?就是這個啊,將這個紙的表面變的白白的、再薄一倍,不,薄兩倍。還比這結實,你看這紙,沒韌性啊!」說著將桌子上寫著蔡倫的紙輕輕的撕成兩半,裡面沒有打碎的漿還有梗子在裡面。

「你一動不動兩個多時辰,就悟這個東西?」李綱很失望,本以為劉傲能悟出點仙法什麼的。古時候,人們對神仙的相信到了痴迷的程度。李綱也不例外。

神靈不可侵犯,在人們的腦子裡已經根深締固,很難動搖。所以,如今不管是佛家的佛祖,還是道家的三清,吃香的很。

在如今民眾普遍吃不飽的情況下,和尚一個個面色hong潤,很有佛態。道士個個氣宇非凡。一派的仙風道骨。

人們寧願自己餓肚子,也將從自己口裡省出來的幾枚銅錢,虔誠的投入寺廟裡的功德箱做香油錢。或者奉獻給道觀,請道士來為自己家人做一場法事。

反正如今,和尚和道士似乎很不對付。和尚的主要信徒是百姓。道士的主要信徒是仕族。或者,兩者兼有之。

不過到底是大儒,很快就被劉傲形容的紙張吸引,畢竟是文人,對紙張的喜愛程度不是一般武夫和百姓可以理解的。

「真的可以?」

劉傲點頭。

「要多久?」快了幾個月,慢了半年到一年吧,畢竟要實驗一下。」

「恩,那就弄,老夫還有些銅錢,都拉來給你,反正,我那兩個孩子已經不在了,只有一個孫子,在朝任職,到時候,多照顧一二。晚了,休息吧。」說完,起身,有些意興闌珊!

「我扶您。」劉傲去扶李綱。周言從外面進來。「少爺去休息,我來送老先生。」

說著,攙扶著老先生,離開劉傲的書房。「等一會後,您和馬叔過來一下。」

「恩……」

如今,梁家,已經恨上了自己,自己要做些準備啊,不然會吃虧的。

能和望族滎陽鄭家走到一起去,可見梁家底蘊還是有些的,不然就是在生意上有利益關係,而且關係還不小!

記得,梁家和竇家還有些關係,只是關係不深,看來這個梁家到處在結交這些仕族啊!聯姻、利益,呵呵,無所不用!

如果從商業上,就是紙!這個不難,難的是,自己如今沒有地方弄啊!造紙很髒的,特別是那些廢水。劉傲可不想弄髒自己的院子。雖然這個老宅不是自己的。

回想起梁員外最後說的話:「我的宅子,我想修什麼修什麼?」

劉傲在後世看過一篇商業戰爭,說的是房產的,為擠兌走一個房產商,人家那塊地準備修高檔住宅小區,他就在旁邊修公共廁所。弄個垃圾場。最終將人家擠兌走,放棄那快地。還成了經典的尚戰故事,記不得看的哪本書了。

那麼這個梁家能修什麼?可以噁心自己?挖臭水坑?泥么的,不會是糞池吧?那樣自己真的會噁心死。

不大會兒,周言帶著馬漢來到書房。「還記得那個侮辱小北母親的梁家?」

兩人都點都頭,管家周言就更加的知道,因為,他那時還是梁家的帳房先生。

「近期,他有可能要給我們弄點麻煩。還不知道吧?我們家那建的府邸,旁邊就是梁家的宅地。他說,我們家建造府邸壞了他家的風水,今天我有碰到他。」

「這個gou日的,就不幹好事,他敢,如今我們家,你看那些公子少爺,隨便拉出一個都嚇死他。除非是他腦子壞了!」如今的馬漢說話也大氣起來。

「知道了內情,肯定不敢啊,就怕他不知道啊,如果真在我們宅子邊修一個糞池,還不噁心死我們?所以,我們要麼什麼都不做,要麼就做絕。

如果我們不做,他如果真的要找麻煩。主要是為那個歪三報復我,那我就下死手,從他家的生意上徹底弄垮他。我們就算不報復他,這個紙張的改善我也要做的,剛才已經和李爺爺說了,暫時不是針對他。

找人了解一下,他和幾個仕族間的聯繫,和利益關係。明天周叔去趟楚楚府上,讓楚楚幫我查一下。馬叔,再顧些人,收購檀樹的樹皮……」

……分割線…….

PS:今天第一更,謝謝Donmin、老蠍書友588的大賞。謝謝!求收藏、求推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