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一章: 危機感

第六十一章: 危機感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1 15:26  字數:3535

?老夫子如今被小南的恐怖記憶嚇住了。

事情是這樣的,因為小南代傳授數字課,老夫子講的論語課缺了一節課,於是就想著找小南去重新開開小灶。可是找到小南,小南卻說不用,小武姐姐已經告訴了她,老夫子不信,你這個小丫頭這麼小,怎麼可能記住?

於是開始考教小南,愈考教愈害怕,小南可以將老夫子從開始講的第一節課,全部複述一遍,而且有些話,老夫子自己都不記得說過還是沒說過,但是聽內容,肯定是自己說的。

不得了,不得了啊!可惜不是男兒身,不然說什麼也要收下小南為關門弟子。雖說自己身為帝師,一生門生很多,可是,沒有一個,可以將自己的全部所學完全繼承啊!

自己教的學生,沒幾個肯沉下心來做學問的。於是,老夫子想測試一下小南這個妖孽到底可以記多少。

當劉傲找來的時候,老夫子自己已經講累了,小南邊乖巧的幫老夫子垂背,邊複述老夫子講的內容。

看劉傲進來,大叫一聲:「哥哥……」丟下老夫子,撲了過來。

經過這近兩個月的相處,妹妹們逐漸拋棄了陌生感,自卑感也逐步消失,孩子么,很容易將不愉快啊、苦難啊之類的負面東西忘掉。和劉傲愈發的親近。

劉傲將小南舉了起來。小南快九歲了,那個面黃肌瘦、滿頭虱子的小英不見了,如今的小南,臉頰開始豐滿,配合原本就大的眼睛,如同洋娃娃一般。

妹妹們如今都以哥哥為榜樣,統一的馬尾辮,只是扎的高高的,很有後世的風範。除了改換一下束髮的綢條顏色外,幾乎不用其他首飾。連最晚來的清河公主也被同化了。

清河已經喜歡上了這裡的一切,木屋、茅房、地板、甚至上下床,當然,還有桌椅,已經讓處默幫自己弄些回長安。傲氣的清河知道這些需要很多錢,將自己的一塊隨身玉佩都給了處默。

處默哪裡敢收,那是長孫皇后親手賜給清河的,清河xiao嘴一噘:「先放到你那裡,我回長安在用銀子贖回來。」說完往處默手一塞,「一定幫我弄好啊,不然,回長安,有你好看。」

說完,轉身跑了……

當找到劉傲,說著這事的時候,劉傲哈哈大笑:「這算不算訂情信物?」

「我倒希望她是啊,可是,這可是長孫皇后賜的,有記錄的,我要是弄丟了,罪過可不小!」

處默一臉的苦像。「放你著吧,掛在我身上,說不定哪天我和人打架就弄碎了,以前我娘給我掛幾次,每次都被我弄碎,從那以後再不掛了。」

說的是實話,如今這玉就在劉傲的書房掛著呢!

和下南玩了一會,才想起老夫子來,小南下來朝哥哥做了個鬼臉,又跑回去繼續幫老夫子捶背。「你就不能安心的讀讀書?才幾天就呆不住了?」老頭有些不悅。

「不是啊,李爺爺,我突然想去一件事來,如今小沖的農具實驗已經出來了,一牛、一犁可日更六百畝田,這樣的話,今年洛陽的良田會增加幾倍。

可是,老天爺無常啊,今年如果豐收了,但是不保證明年也豐收,大旱啊、大澇啊、各種天災,我想,您是和陛下走的近,由您和皇上提個建議,在各處弄個倉儲。

每年豐收的時候,由官府統一收購多餘的糧食,放進倉儲里,一旦發生天災,做應急之用,如果繼續豐收,每年更換新的糧食,您看如何?」

「哦,你就這麼有把握今年豐收?如果,有這麼好的農具,倒是有可能,你去找老牛吧,他比我合適,我夫只管教書。

不過,如果你想混個出身的話,最好通過太子的嘴給皇上提出,恩,算了,你自己拿定注意。」太子?李乘乾?野史傳說喜歡龍陽之道的那個傢伙?咦……太噁心,不喜歡,自己也不是很喜歡做官,算了找牛進達這個情報頭子靠譜些。

才幾天工夫,牛進達的腳傷結巴了,可將他高興壞了,這可是孫神醫都下了定義的啊!居然讓劉傲這個小子治好了。高人子弟啊!從那天偷聽了書房裡劉傲和老夫子的對話後,牛進達如今不再對劉傲一口一個小子了。

而是叫名字了。而且還是叫的字型大小。

劉傲在操場上見到了老牛,正在揮舞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哪裡弄來的石鎖,好傢夥,看那石鎖的個頭,不得有百十斤啊。腳下的青磚已經被踩碎不少了。如今的青磚太不結實了。

「哦,平安啊,你來了!有事?」看見劉傲來了,將石鎖放下,從一個親兵手裡接過布巾,沒頭沒臉的檫了一氣,「痛快啊,好久沒這麼痛快了,以前一使勁就腳疼,NND,如今終於不疼了。」

和你有這麼熟么?古代字型大小是和自己親近的人之間的稱呼,或者是完備對長輩、下級對上級介紹時說的。可是這個,也算是自己的長輩吧,如果對比起小沖和處默的話,關鍵是牽連楚楚那禍水。

劉傲知道,楚楚能活到今天,這個牛進達和他的一幫曾經一起做響馬時候的老兄弟,都出了不少的力。

「是這樣啊……」劉傲將和剛才老夫子講的話又講了一遍。

「好事啊!往年也不是沒有好年景過,只是糧食始終不夠吃。好小子,小沖還給我看了,你設計的哪個播種子的東西,好,我已經將圖紙傳到長安了,孩子,別怪我,如今我大唐百姓,播種還是用手撒的。

按照你和小沖的說法,是不通風,一旦下雨,容易爛根,你說的太對了,老牛以前也種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