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六十章: 倉儲設想

第六十章: 倉儲設想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21 15:26  字數:2806

?今天劉傲慘了,老夫子問起了劉傲的學問,主要是經史子集.

經,劉傲只看過《論語》和《禮》,看《禮》還是出於講課培訓的需要,還是作為參考用的。

史,只讀過《三海經》、《水滸傳》,可惜,現在《水滸傳》還沒寫出來,也不敢說啊!子,倒是讀過幾篇《老子》、《九章算術》、《孫子兵法》。

只有集還算過關,關鍵是《論語》劉傲已經還給老師的差不多了。於是,老夫子將一箱子書,讓人搬到劉傲的書房,要求劉傲讀。

當劉傲看到這書的時候,劉傲傻了,都是手稿啊,然後線裝的,你么的,這些東西拿回後世簡直是價值連城啊!

不說後世,現在也是寶貝啊,老頭子的命gen子,據說,老頭子避世時,捨棄了金銀財寶,都沒捨得丟掉這箱子書.

看箱子,有些年頭了,上面被做了防水處理,全部的桐油刷了厚厚一層,已經成了黑色。

原文,加上自己的感悟,都記錄的很詳細,蠅頭小楷,過了如此久的時間,依舊清晰,有些還有修補的痕迹,可見老人家對這些書的珍貴。

這幾天,老夫子專門讓劉傲讀書,自己代起了課,而小武和小南輪流代起了小先生的職責,而且,第一個處罰的人已經出現了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不是尉遲寶琳。而是程處默。

原來,尉遲寶琳找到了程處默,哪知道處默也不知道啊,根本沒接觸過。於是,去問長孫沖,小沖不在,直接殺到劉傲的書房,剛好碰上老夫子在考較劉傲的學問,於是,處默被老夫子教訓的象個乖寶寶。

最後老夫子命令處默一起去聽課,當然,長孫沖也跑不掉。於是,小南和小武又多了兩個大學生。還專門為尉遲寶琳補了課。

處默很不好意思,這麼大的人,還被一個小丫頭教,可是不上不行啊,不論是牛進達,還是來夫子,都可以揍自己,自己還不能動,特別是老夫子打人,專打手面,聽太子說過,也見過李承乾手紅腫的樣子……

如今老夫子下了命令,任何人不得去書房打擾劉傲讀書,老夫子的話,連牛進達也不得不聽,不是怕他,是尊重這個老夫子,連李世民都尊重,何況他老牛?

「哥哥好可憐啊!不能出來曬太陽了!」小南和小北在院子里滑梯上,邊玩邊說。妹妹都知道哥哥喜歡曬太陽的。

「沒關係,大白、大黑在裡面陪他呢!」小東上滑梯從不走階梯,都是直接從旁邊上,哪裡難上,從哪裡上。

「小東,你和小武姐姐誰厲害點?」小北很好奇。

「不知道,小武吧,她很厲害,她很靈活,身子柔軟的不可思意,她的手臂可以轉圈,我就辦不到。」

「哇,那不是很疼?」

「張爺爺說,那是她門裡的功法,叫柔術,初學的時候很苦的,小武姐姐說她現在想起來還怕呢!」

劉傲不知道的是,小武來自玉女門這事,在姐妹們之間不再是秘密。小東跟張爺爺學習武功,雖然不清楚什麼時候開始,但是,大家一去楚楚府上玩,小東就會被張爺爺單獨叫走,也可以猜測出來。

劉傲如今抱著一本《論語》手稿,愜意的看著,不時的喝口茶水。老夫子對這部書真的下了功夫啊!理解透徹的很。注釋的字,比原文還多。

大白雍懶的就卧在自己腳邊,伙食的充足使它愈發的肥壯,四隻腿變cu了,毛髮光滑,散發出光澤,如在太陽下,白的都刺眼。如今馱著大黑很輕鬆了。長的快啊,衣服又換了,不過這個衣服是楚楚縫的。

劉傲怎麼看都象和自己縫製的一樣,本來就是自己衣服一樣的料子,因為楚楚也給自己做了一件,青色錦袍,白色的里子,是個夾袍,劉傲還是第一次穿上錦袍。以前都是麻布的料子。

藍藍說,這小姐為給自己做衣服,手指不知道扎了多少針,還不讓藍藍幫忙。劉傲真的有點感動,這個禍水還是有可愛的地方啊,只是這個袍子自己怎麼穿都彆扭。穿上後發現,一個袖子長,一個袖子短,而且,兩個袖子不一樣粗細……

得,還不如大白的衣服,雖然大白的衣服被妹妹們改了半天,自己的衣服沒法改啊……

昨天吃飯的時候小沖說了,結果出來了,一頭牛真的可以耕田六百畝一天。那按照往年的效率就多了四倍。

今年的夏天,小麥的產量提高是可以遇見的,可惜,如今的小麥不是冬小麥,產量不會高到哪裡去。

記得後世,小麥都是每年的九月份幾就播種了,經過一個冬天,那樣的小麥高產,而且,裡面的澱粉含量也充足。關鍵是,可以分櫱啊。

如今,春小麥,要多費很多的種子,而且,分櫱受影響,澱粉的含量也不足。算了,就這樣吧,今年的糧食估計是不是問題,就是,這麼多的糧食,如果不加以控制是不行的。

記得後世,每個地方都有糧倉,叫做安全儲備糧,每個縣市都有,所以後世的糧價比較穩定。一但一個地方發生災難,全國支援,當地根本不受多少影響。

記得自己手機裡面有下載歷史大事記的啊!

劉傲起身,將門插上,從最下面的抽屜里,拿出鑰匙打開,拿出已經關機的手機,埋起來幾天,搬到這裡時,就帶了進來。

打開,一個漂亮的大bo浪頭像,隨著一陣悅耳的聲音,出現在屏幕上,劉傲趕緊將聲音調小。

就是這個女人,自己才來到這裡,不該惹你啊!金海蓉,現在過的好么?回想起九寨溝木屋客棧的旖旎,如夢一樣。

看到這個手機,劉傲才發覺自己是個現代人,來到大唐這麼久,幾乎快被同化了,自己怎麼戒不掉的煙也戒掉了,雖然還有幾包。

劉傲搖搖頭,懷著複雜的心情打開文件夾,點開文件,找到貞觀大事記:

公元628年戊子貞觀二年

詔各地置義倉。薛延陀首領夷男受唐封為可汗,建汗庭於漠北。

三月,命大辟罪由中書、門下省四品以上官和尚書省議定,以免冤濫。

關內旱災,四月,太宗詔出御府金帛贖回被賣兒童,交還父母。大赦天下。

四月,突利派使來唐求援,兵部尚書杜如晦請出兵攻突厥。

九月,中書舍人李百葯請再出宮人。太宗前後放出宮女達三千餘人。

封夷男為真珠毗伽可汗,賜鼓纛。夷男派使入貢

怎麼上面的事情一件還沒有聽說?大旱?沒有啊,不久前還下了兩天的雨,更早的時間還是大雪?

如今是二月底,三月大旱?不科學!按照如今的降水量,一個月不下雨,根本不受影響,說不定會更加的好,因為剛化凍,雪水、雨水還沒完全滲透下去。

也許是空間發生了變化,錯亂了?自己這個迷路蝴蝶煽動一下翅膀,可以影響天氣的變化?泥么的,太扯了吧?

弄個倉儲不錯,如果糧食豐收了,現在的時代,今年豐收不見得明年還豐收,劉傲知道,現在的人可沒有後世的手段,真正的靠天吃飯,如果真的大旱的話,如今真的辦法不多!

劉傲起身,將手機關掉,鎖起來,打開門,朝院子外走去…….

PS:明天起,棋盤開始爆發了,爆發一周,爭取上封推,大家支持棋盤,拼了,求收藏,第一更大家先看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