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五十七章:大學生和小先生

第五十七章:大學生和小先生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18 11:21  字數:2909

是夜,三匹快馬從天香樓出發,直奔在長安的官道上,赫然是三個鐵甲侍衛其中一個,身身背包裹,如同一個箱子……

牛進達第一次睡的如此香甜,只是累壞了周管家周言,一個人身上好多臟,可以用掉一塊肥皂?

不過,晚上,一車銀子被拖進位於鐵匠鋪子後面的一個單獨的房子,裡面是馬漢的房間。)也是臨時的庫房。管家也住在隔壁。

銀子是兩個軍爺送過來的,說是給少爺們在這裡的費用。白花花的銀子啊!三大箱子!剛好,庫房快空了,這段時間花錢象流水一樣,這個馬漢心疼啊!

木料錢、人工、飯錢、收廢碳沫的錢,還有買酒的錢,每天往外搬錢,馬漢都心疼,就這,少爺每次來庫房看,還說:『怎麼還有這麼多?趕快花,太佔地方了!」

少爺啊,誰家不是有錢就埋起來?只有我們家的少爺,恨不得將銅錢一下子花光!現在搬到這裡,馬漢總算放心一點,這裡人多啊!

自己的老婆子也不知道發什麼瘋,自己不能養總覺的虧對自己,現在日子好過了,逼著自己納妾呢!

開什麼玩笑,自己都快五十的人了,還納妾?自己一個家臣,少爺爭氣,這麼多年都沒過這麼舒心日子了!我還是好好過幾年好日子吧,這個老婆子,真是的,見說不動自己,這幾天忙著給張龍、趙虎張羅著呢!

恩,自己這兩個兄弟是該找一個人了,老婆子還是做了一件自己認可的事情,聽說將小南的母親介紹給張龍?

小南是個好孩子,聰明,嘴巴還甜,那個女人自己知道,很勤快,人長的不錯,丈夫是當兵的,死了,官府給的銀子被她看病花了,活不下去才要賣孩子的,也是給孩子找條活路,有福氣啊,碰到了少爺!

馬漢坐在門旁的椅子上,旁邊一個蜂窩煤爐子,上面放一塊鐵板,鐵板上一壺溫酒。一把橫刀如今就在自己腳邊。

這把刀是少爺讓鐵匠弄的,樣式和以前自己是使用的一樣,可是啊,自己以前的那把,被這把一下子就劈斷了,神兵啊!自己的這把不過蹦了一點點小口,就這將馬漢心疼壞了。還好,可以回爐,被鐵匠又弄好了,不然馬漢真不能活了。

這裡安全啊,二十個鐵甲侍衛,分兩班,交替巡邏,剛才還過去一隊。少爺說這些侍衛傻,這麼冷的天,穿著這麼重的鐵甲,又不是打仗。這二十個鐵甲侍衛是牛進達的親兵。牛進達住了,親兵自然跟著留下。

少爺哪裡知道,這鐵甲可不是什麼人都有的,貴的很啊!馬漢羨慕的很,以前自己最多穿過皮甲,可擋不住弓箭,鐵甲可以啊!少爺還是年輕,沒經歷過戰爭啊!

「馬哥,去睡會吧。」姚大亮過來了,每天,姚大亮都會接替馬超後半夜,沒人要他這樣,可是姚大亮自己要求的,說自己在家吃閑飯,沒多少事讓自己做。

老實人啊,總覺得虧欠劉傲太多,總想方設法的彌補,什麼都搶著做,後面一個棚子里,蜂窩煤球都堆好高了,都是姚大亮自己弄的……

早上是院子里最熱鬧的時候,十四個丫頭和一個栓柱,哦,今天還多了一個清訶公主,開始圍繞院子里的小道跑步。

這個蘿莉沒走?在操場上做著廣播體操的劉傲看著後面有個身影,不是那清訶是誰?小丫頭很興奮,忽快忽慢的,小武在後面朝劉傲做個鬼臉。肯定是處默這個貨的主意!

大白、大黑也在操場上,劉傲做操,它就在那裡和大黑鬧。泥么的,大黑怎麼越看越不象貓了,劉傲檢查過它的爪子,肉掂裡面,很鋒利啊!可是那叫聲,明明是貓啊!

做遊戲,大白每次都被大黑撲在地上,亂了,特么的,全他么亂了,貓不象貓,狗不象狗,誰家的狗不會吠?大白就沒吠過,最多「嗚」叫兩聲。如果不是耳朵是塌的,劉傲都以為它是狼了,罷它的。

管家周言一早就忙乎起來,今天這些公子要進來入學,自己要登記,定做的洛城學府的青袍一早就送過來了,王嬸已經給小姐們送過去了,咳,少爺也是,必須要穿統一的服裝,說是增強集體榮譽感,不懂,只是浪費不少的銅錢。

想著晚上的那幾箱銀子,這些銅錢,也就不算什麼了……

晨時剛過不久,一隊馬車逐漸出現在長孫府老宅門前。

有幾個昨天還發了脾氣,什麼屁的規定?不準用下人伺候?這些人中,有一半,如果丫鬟不給穿衣估計衣服都穿不利索!

不準塗脂抹米分?這個倒可以接受,其實,也有的已經獻麻煩了,只是圖個面子,人家都塗自己如果不塗在圈子裡會被人家笑話。

每天必須洗澡?老天爺,這每天得費多少功夫啊?哪個人洗澡不一圈子人忙乎半天?就是太子,也不是每天都洗澡的啊,現在天氣還這麼冷?

還不準用官稱,到那學府只有一個身份,統一是學員,沒有皇子、爵爺,什麼督衛類的。更不準帶任何武器。如今不官是武將還是文官,都喜歡掛一把寶劍充門面,別說,都還能耍幾下子。

衣服必須是學府統一服裝?還真新鮮啊!幾個本來不想來的,可是一看,來的是大多數!太子李格都去了,自己如果灰溜回長安?不行,去,看看到底怎麼回事,不是還有老夫子在么?再說,老夫子和牛將軍不發話,自己回去也鐵定被揍的。

於是,每人登記好名字,領到兩套衣服,從裡到外,還有個叫褲衩的小衣服,不知道是幹啥的。每人還領到一個盆,裡面有面巾、一塊肥皂。

衣服還分了三個型號,大中小,李格就分到一個小號的衣服……

一個是二三歲的宮女,哭哭啼啼的來找牛將軍,這個是照顧清河宮女,清河叫她丫丫,因為清河說她頭上的兩個標準的宮女頭型象一個「丫」字。其實每個宮女都一樣的頭型,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成了丫丫。

丫丫吧,反正這些女子進了宮只有編號,沒有名字的,主子叫自己什麼自己就是什麼!現在,公主不讓自己伺候了,這還了得?回去是死路一條啊!

老牛也難辦,這個女子真不好安排,回去肯定是活不成的,找到劉傲,劉傲不知道啊,一聽知道事情的嚴重性,算了,讓他進來做請河的伴吧,但是不能進教室,只能幫助洗洗衣服什麼的。

你們肯定想不到,一個十多歲的孩子自己還不會洗澡?李格、還有一個劉傲還沒來的及記住名字的公子,在木屋急的哇哇哭,在家都是丫鬟、下人幫洗的,如今一個人,雖然洗澡水給弄好了,可是真的不會啊!管家周言無奈,找個人,仔細的教給他們怎麼洗,少爺說了,只能教,不能幫。

吃中午飯的時候,他們被安排到另外一間,因為還是有兩個宮裡的人在那裡,這個牛將軍也管不了,是專門保護太子和公主的,試菜是必須的程序。

飯菜一定會讓他們滿意的。今天多了兩道新菜,綠豆牙、黃豆牙。這個還是在大唐少見。

弄了幾天了,今天終於可以吃了。

黃豆牙炒肉片,醋嗆綠豆牙,在這個季節,真的不要太好吃啊!只是有些人的衣服穿的不是很整齊……

下午申時。當大家坐在專門打造的課前時,劉傲領著小武進來了。

「從今天起,你們就是洛城學府的學生,學習內容,主要是格物。而格物是從數字開始的,那麼,你們的數字老師就是……」劉傲一指小武,「武媚兒」

「什麼?真讓一個小丫頭片子教我們啊?」下面一片慘叫……

分割線

PS:棋盤鞠躬求收藏、推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