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五十六章: 牛進達的堅守

第五十六章: 牛進達的堅守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18 11:21  字數:2751

「這是傳說中的諸葛連弩?」柳傲剛將李鋼扶到椅子上,牛進達就進來了。

「是的,不過,箭頭我改良了一下,。劉傲用的是後世網路上玩家弄出來的,比原始的威力和勁道增加了不少。

劉傲從抽屜里拿出剩餘的箭交給牛進達:「本來我弄出來防身的,今天為了告訴他們知識的重要性,給施展了出來,這個就送您了,有時間我在弄些別的。」

「還有比這個更厲害的?」牛進達將箭抓過去,然後瞪著牛眼問,那眼光如同色狼看到了絕世美女一般,發光啊!

「這個威力太小了,偷襲啊,打個悶棍的還行,真要是對敵,兩軍對壘的話,派不上多大的用場。」

「那是什麼東西能派上用場?」

「有一種東西,叫元戎弩,那東西,可以lian發五十隻,比這個大的多,是兩軍對壘的最好的單兵武器,配合現代的功攻城八牛弩,呵呵,您說厲害不?」劉傲話剛出去就後悔了,這不是給自己找事么?

「這個東西弄出來,什麼條件你開,我這就回報陛下!要錢給錢,要人給人,你要個爵位都可以啊!」老牛激動起來。聲音都顫抖了。

是啊,如今威力最大的是八牛弩,可惜太笨重,只能攻城和守城合適,太笨重了,如果真有劉傲說的那種。想想那種畫面,太熱血了!必須弄出來啊!

「緩緩吧,如今鐵匠都被弄去做軒轅犁了,畢竟,讓人吃飽肚子比這個重要,再說,這個東西,咳,早出來一天,就多千萬人喪命,牛伯伯,平安是讀書人啊!」

「屁的讀書人,少他娘的憐天憂人,我大唐多少將士死在匈奴人的刀下?上次如果有你說的這東西,還用的著死那麼多的我大唐將士?

「你看?」老牛將靴子脫掉,一把掉布襪……

書房裡頓時一股濃郁的異臭……

可是,劉傲顧不得捂鼻子,因為,牛進達的腳掌上,少了兩個腳趾,有一個還散發著惡臭。似乎有傷口沒有癒合。

「這是上次西北邊境,被凍的,孫神醫給親自剪去的,娘的,我親眼看著自己的腳指頭給剪掉,還不知道疼,那時候,不是不知道疼,是全身都疼,也許是凍木了。居然他娘的沒有流血。

那次,我身邊五百兄弟,回來的不到五十……」牛進達說著,眼睛都紅了,不用說,那次的戰況和氣候的惡烈程度,有多麼的驚人!

劉傲顧不的臭,伸手,看了看牛進達的腳上傷口,娘的,感染了啊!弄不好這個腳指頭也要弄掉。「周管家……」

「少爺?」周言就在門外院子里,聽到劉傲喊他,趕緊進來。

「溫水、紗布……算了,將我們家的那個藥品箱搬過來。」家裡人多,劉傲還保留著後世的習慣,將一些常規藥品,急救的東西,在這個有的,盡量備齊,雖然沒太多的藥品,倒是紗布、剪刀、繃帶儲存不少。

這些東西都是用開水煮過,然後用自己特意提煉,類似酒精的高度酒消毒後存放的。

「牛伯伯,您趕緊坐下,小的給您看看,不然你的這個腳指頭也保不住!估計有點疼,到時候您忍忍。」

「呵呵,孫神醫早就說了,老牛這個腳指頭是保不住的,可是啊,如果再少一個,老牛走路都走不穩了,現在雖然疼點,可是還能走路,你還會醫術?」

「不會,看師傅和人家治過病。應該沒什麼問題。」劉傲說的這麼堅決,主要是還有軍用的雲南白藥啊!

管家周言將溫水端過來後,親自給牛進打洗腳。這事真不能讓少爺洗啊。

劉傲將放在最下面的的抽屜里的雲南白藥倒了一些在紙上,瓶子是玻璃瓶啊,呢么的,世界上還沒出現這麼樣的瓶子,西域的工藝還沒做到這麼乾淨透明。

可氣的是,上面還寫著止血米分的字樣,血紅的字,印在瓶子上,有時間用刀子刮掉吧。

現在這瓶葯米分用一點少一點啊!省著點用,又摳兩個消炎要片。拿出自己的小刀子,弄碎,才抬起身子。將兩中藥米分放到桌子上。

一盆水不能看了,這個老牛啊,怎麼回是?按道理不會啊!一個大將軍,難道沒有人洗腳么?其實還真冤枉牛進達了,牛進打每次看大夫,大夫都安排不要沾水的。

老牛堅持的還真可以,如今,從邊境回來,還真就沒沾過水,起碼這隻腳沒有。

聽老牛這麼一說,劉傲鼻子都氣歪了。

「再去打一盆,徹底洗乾淨。這都回來快半個月了,加上路上的時間,牛伯伯,您的腳現在還能走路,真是奇蹟啊!」

「走個屁的路,路上我是坐的馬車,現在在關內,還是長安。我一個武將,再去坐馬車丟人?疼點,忍忍就過去了。」

得,又是一個將面子看的比命重的人,不,是看的比腳重的人!真不明白武將怎麼就不能坐馬車了?文官還騎馬呢?莫名其妙!

洗乾淨了,管家將靴子、布襪也拿走了。李綱到現在一直沒說話,剛才那麼臭,也沒見他有什麼異常,只是看劉傲的渾濁的眼睛裡,居然有些發光。

「可惜,孫神仙不在這裡,不然有他老人家的麻服散,您就少受些醉了。可是,你的腳真不能等了,我可要動手了,將您的腳外面的壞肉割掉,要有血流出來才行啊!」

「呵呵,當我是一個死人,沒事的,這些不算什麼。這些年,我挨刀挨的還少么?你看。」說著將袖子擼起。天啊,上麵條條傷疤,猙獰的如同蚯蚓。紅紅的傷疤交錯。太恐怖了,難道他是自虐狂?

「這些年,我跟隨秦王,很多以前的兄弟,我認識,可是啊,刺殺秦王,或者和秦王作對被擒,我能怎麼辦?所以,我在殺他們之前,當著他們的面,劃自己一刀,然後再將兄弟的頭砍掉,以前很多,這兩年似乎沒有了……」

牛進達說的輕鬆,劉傲知道,他肯定是不好受的,楚楚這個禍水啊!砍頭的人中,沒有楚楚派的人,劉傲自己都不相信。

劉傲懷著複雜的心情,打開自己的多功能隨身小刀,沒有手術刀啊,然後用裂酒擦擦刀刃。「您忍著點啊!」開始小心的割著壞肉。

這個刀的確鋒利,看的牛進達眼睛都不轉,不是看自己的肉,完全被這個刀子的鋒利驚住了。畢竟劉傲沒有經驗啊,不小心割深了一點,血刷的就出來了!

「對不住啊,手沒控制好好,我馬上幫您包紮!」劉傲小心的將雲南白藥止血米分捏點按在傷口上,然後讓周言,將剩下的,幫灑在自己手指的周圍,一分鐘後,血止住了,劉傲小心的將紗布纏好。

「好了,周管家,麻煩您將牛伯伯背去休息。」這一會工夫,劉傲頭上見了汗水,罷它的,主要是緊張的,真沒幹過這個啊!

「先不慌,給我看看你手上的刀子……」

PS:今天剛準備碼字,一哥們提著菜將我從電腦邊拉起來,喝酒,我一看,呵,好酒啊!今天這貨怎麼這麼大方?於是…我發誓我只喝一杯,不到二輛,剩下的他喝完了,走的時候還沒醉……我悲催的發現,這瓶酒是我的,還是我沒舍的喝的,好貴啊!一個親戚送的,給點安慰吧,收藏,現在只有收藏、票票可以安慰一下我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