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五十五章:學以致用

第五十五章:學以致用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17 08:14  字數:2894

兩天的時間,院子里的竹林被清掉了兩片,用青磚鋪墊成一個小型的操場。操場的兩頭剛好連接連邊的小道,東西約百米,南北約約七十米。

其實如今的長度單位依然是丈、和尺寸。只是劉傲還不習慣用這些單位,因為這個尺這個單位很混亂。

我門在現代的評書里,經常聽到形容一個大漢身高丈二,是古人形容的人的最高尺度,按照一丈等於是十尺計算,要三米多?

其實不然,那時的尺也就十六點多厘米,丈二也就一米九的樣子。最早出現丈這個次是在南代,丈夫的丈,就是只一個男子身高,也就一米六幾。

現在唐人普遍喜歡用手來量,即張開右手,拇指到中指的距離。女子的手量的單位,就用「咫」表示。

所以,現在還有的百姓買回來布還要用手比劃一下,看看自己是是否吃虧與否。官方已經有了固定的要求,可惜,執行力度抵不過百姓的習慣。

今天,長孫府老宅特別熱鬧。豪華馬車停滿了門前馬路。引來不少路人好奇的張望,一隊鐵甲侍衛大門兩邊站立,使路人不敢靠前。

此時,二十多個年輕的公子被聚集在操場上,大的有十四五歲,小的有十一二歲。李鋼、牛進達坐在操場的左端的長椅上。

劉傲走上前去,沒辦法,想讓李鋼說來著,可惜李鋼不說,問老牛,牛進達牛眼一斜:「你是先生還是我是先生?」

得,趕鴨子上架,上就上吧,娘的,這群小子沒一個簡單的,背景都是直達天庭的牛人,軟弱的態度肯定不行,自己是先生,就張揚一回吧,反正後面有李綱和牛進達呢,又不是我要他們來的,能不願意學我還求之不得呢。

劉傲其實真不想教這些紈絝子弟,自己現在又不缺錢花,有長孫家和程家幫襯就夠了,況且自己也沒有義務去教他們?有這些時間,還不如多弄些找錢的主意。

清河公主被小北拉走了,單獨說要注意的事項,肯定是處默的主意!這貨還挺在意小蘿莉的啊!真沒看出來!

「先自我介紹一下,我姓劉,卯金刀的劉,名傲,字平安。」劉傲走到這些紈絝面前。將雙手背於後面。

「你們在長安,都是衣來伸手,飯來張口的富貴公子哥,你們從沒有體會過挨餓的滋味,不知道你們吃的米、吃的面,是怎麼來的。也許有些人知道,畢竟你們家裡大都有封地,有佃戶。

可是,你們知道么?如今,你們的很多佃戶還在餓著肚子?所以,你們是有責任的,你們的責任是讓他們吃飽飯。

你們是我大唐未來的脊樑,你們的出身註定你們不會平平淡淡的過完一生……」

劉傲在說話的時候,牛進達一直在看劉傲的表情,發現劉傲的表情對這些紈絝子弟有些玩味,和李綱對視一眼。然後又轉回頭看著。

本來這些紈絝子弟都自由散漫貫了,哪家沒有請過西席先生?如今被一個和自己年齡大小差不多的白身,象教育小孩子一樣,開始是因為有牛進達的威懾,可是,紈絝就是紈絝,總有一些刺頭。

「我感覺你也教不了我們什麼啊!看你步子輕浮,在場的有一半可以將你干趴下,武你肯定不行的,說文,在場的這些兄弟,基本上自幼都熟讀經書,雖然有時會挨揍……」

第二排邊上個十三四的男孩,臉上敷了一層薄米分,頭戴一個玉冠,身著紫色的錦袍,腰間巴掌寬的腰帶上,吊著兩個玉佩。

娘的,一個玉佩估計可以夠一個百姓吃半年的。哪家的啊?真是有錢。頭上的束髮玉冠就更加的值錢了,還是他娘的紫玉。

「這麼說不是不尊重你啊,不然牛叔叔又要揍我,我只想知道,你能教我們什麼?

要知道,長安不少的才子,不說別的,肚荷家家世代家傳的學問,經史子集,估計你不一定有他知道的多,很多的孤本,他家有的,我家都沒有。」

這是個刺頭啊,還是個文明的刺頭啊!牛進達在後面一咧嘴,老李綱也睜開渾濁的眼睛,看著劉傲怎麼應對。

「問的好。」劉傲鼓了一下掌。對嘛,要有互動才好,不然老自己一個人多尷尬,而且問的問題正是自己要說的。

「經史子集,我讀的真不多,我想問問你們,你們也飽讀經史子集,可是,你們讀懂了多少,能夠拿出來用的又有多少,你背一篇經書,能換來一斤米,還是能買來一斤面?自古以來,為什麼窮苦家的孩子讀不起書?

而你們?讀書識字,練習武藝,是好事,你說對了,我武不行,說不定大架打不過你,但是,劉傲將手伸向前,如果我們是敵人,倒下的一定是你。」

說完,手上的衣袖一卷,右邊操場邊有一個亭子,亭子邊一棵粗大的垂柳。「嗖嗖嗖」三聲,垂柳上三支弩箭只剩下很短一截尾巴在外面。

牛進達一下子站起身,滿面冷汗。能不嚇的荒么?在場的都是什麼人啊!侍衛被自己都放在了門外,剛才如果劉傲不是對著樹,對著任何一個人,憑剛才的弩箭速度和威力,還不將人射穿啊!

一幫孩子也嚇傻了,不再也不顧隊型,紛紛跑到垂柳跟前。乖乖,老牛算是有力氣的,都拔不出來。這得多大臂力啊?不對,他不會武功。什麼東西?沒見他拉弓啊!

這是劉傲這些天來弄的一個微型的諸葛連弩,古代人袖子寬大,綁在手上根本看不出來。劉傲以前上網查的。費了這麼多天才弄出來。

大家又回到操場,劉傲看牛進達疑惑的樣子,真是的,這個小弩的威力就這樣,如果將威力最大的元戎弩做出來還不嚇死你啊!那玩意連城門都能轟碎。

隨即將手上的小弩解下來,往牛進達手裡一塞:「一個小玩意,送給您玩了,我書房還有幾隻箭,等會給你裝上。」

然後對著又站一堆的孩子:「看到了么?知識,才是最大的武器,人,在不斷進步的知識面前,不堪一擊。

你武功高又怎麼樣?一箭下去,也是血肉之軀。有了知識,你可以創造更多的武器。這是真正武,武是指的武器。當然,武功也很好,可惜我怕苦,沒練成。」

這話逗的一幫下子大笑起來。李綱的鬍子都氣掉了。不,是用手扯掉的。

「剛才我們說了武,那麼,下面我們再說說文,自古就有,文安天下,武定乾坤的說法。這裡的文,不是詩詞歌賦,這裡的文是管理,如今我大唐陛下,帶領各位大臣打下諾大的江山,需要文官去管理。

你們會管理么?給你一個縣?一個洲,你怎麼管,整天去背詩詞?嘿嘿,所以,我這裡,只教可以用的到的學問。

怎麼記帳更加的明朗清晰?學學莊稼怎麼能高產?等等等等的學問,這些,是你們最需要的,至於,經史子集,你們可以請教李爺爺,他才是真正的行家。

不過,我洛城學府有它的規矩,能做到的,你就留下,做不到的,您還是回長安去,規矩都已經貼在你們的教室里了,自己去看。」說完看看李綱。李綱搖頭。

「好了,解散,自己去看,做到了,自己安排,明天正式入學。做不到的就不用來了。」劉傲說完,去攙扶李綱回書房。

被李綱敲了一下腦門。「哪有先生當著學生說自己怕吃苦的?」

「我本來就怕吃苦啊!」一路被李綱徐徐叨叨的教訓著,牛進達還在研究他的弩,看劉傲走了,趕緊跟著進了書房……

PS:棋盤發覺一不求收藏就漲的慢啊!今天打滾買萌的求,雖然長的和萌這個字不沾邊。求收藏啊!推薦票也砸過來,棋盤皮厚,求收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