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四十七章:女人之間(求收藏)

第四十七章:女人之間(求收藏)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11 10:30  字數:2721

剛給周言塗了藥水,並讓他口服兩片後,單楚楚和藍藍來了。讓姚叔安排這個周言一間屋子休息,趕緊將楚楚這個禍水請進書房。自己出去將手洗了乾淨。

這還是楚楚第一次到這裡來。劉傲怎麼發覺楚楚看自己的眼光有些幽怨啊!怎麼回事?哦,肯定怨自己好幾天沒去了。

「哇,哪來的小狗,好漂亮。」藍藍伸手就去抱,結果大黑「喵」的一聲,就要撲上去。

楚楚手一伸,就zhua住了大黑的脖子!好快的手啊!

「別……這是我養的貓,叫大黑,小狗叫大白。大黑別鬧。」劉傲趕緊出聲,楚楚可是練武功的手,大黑那細小的脖子可禁不住她輕輕一捏。

「原來是你這隻黑貓啊,偷吃過我的菜,我說有一次我的蒸一條魚怎麼不見了,出了廚房就見外面有隻貓,就是這隻,跑的很快,我拿東西都沒砸住它。

還挺記仇的,呵呵!沒錯,就是你,你的尾巴,我就沒見過貓的尾巴黑色有兩種顏色的。一深一淺,好玩,你以為你是老虎么?」藍藍用手指點了一下大黑的額頭。換來一聲「喵」的叫聲。

這個劉傲還真沒注意。仔細看了看大黑的尾巴,還真是,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,和老虎的尾巴一樣一樣的,字是一段深黑,一段淺黑。真是奇觀啊!貓長了老虎尾巴?

不科學啊!自己發覺不科學的事情多了,自己穿越這事都能發生,還有什麼事不能發生呢?

楚楚聽說是劉傲養的貓,小心的將大黑放到地上,大黑立刻「嗖」竄到劉傲的肩膀上,沖著楚楚「喵喵」叫。毛髮豎起。

「好了,都是自己人,別叫了,就你這小身板還這個凶,去玩吧!」劉傲用手給大黑順順了順毛髮,大黑跳走了,方向就是大白那裡。趴到大白的背上,「喵」一聲,大白蹣跚的挪動著往門外走……

「你這人真怪,連養的貓狗都怪的很!」楚楚看著大黑大白這個奇葩的組合嘟囔一句後,邊好奇的打量起里這個書房的布局來。

劉傲能說什麼?只能苦笑著泡茶。

「聽說,相公一早就去了異域閣?」楚楚說的漫不經心,可是劉傲臉色一下沉了下來,將泡茶的手都頓住了。「你派人跟蹤我?」

劉傲生氣了,是的,劉傲語氣不好,自己就反感有人窺視的感覺,前世就是如此!

楚楚聽出劉傲的語氣,轉身看了一眼臉色陰沉的劉傲,眼神一陣慌亂。「我沒有,是我在這城裡布的眼線發現的。

您也知道,我自家的處境。我一刻不敢掉以輕心的,可以說,整個洛陽城,我布了很多眼線,長安也有。真不是故意要跟蹤您,我只是下達過命令,有您的異常舉動,報告給我,誰知您…..其實楚楚已經十六了歲了…..」最後的聲音弱不可聞。

藍藍這個丫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了。

什麼意思?劉傲滿腔的怒火被這個禍水後面那句話一下自澆滅了!看楚楚這禍水的臉就知道,紅的跟紅布一樣。讓劉傲身軀里這個三十來歲的靈魂幾乎化身為狼。

妖精啊!過幾個月自己這個身軀也十六了,再忍忍吧!罷他的!院子里已經有小妹妹回來的聲音了,正和藍藍唧唧喳喳的顯擺自己買的東西。

不對?左詩這個女人怎麼也來了,怎麼還有她的聲音?劉傲頭疼起來,萬隻烏鴉從腦門飛到院子里去了……

今天怎麼了?都來湊熱鬧?「小姐在姑爺書房……」藍藍的聲音,肯定是對左詩說的。

「啊!楚楚姐也來啦,剛好,我去找她。」腳步聲音漸近。

「哎……」藍藍一真懊惱,懊惱這個女人破壞小姐的好事。也緊跟著進來。

本來楚楚坐的很遠,聽到聲音之後,連人帶椅子無聲的漂移過來,如同鬼魅,看的劉傲嘴巴張老大。泥么的,開掛?就在自己眼皮底下發生這樣不可思意的事情,坐在桌子後面的劉傲的手忽然被楚楚抓……

剛好左詩進門……楚楚慌忙將劉傲的手一推,似乎很不好意思。「左姑娘來啦,真奇怪啊,我來很多一次,很好看見左姑娘來這啊,今天這麼有空?」楚楚象個主人一樣,招呼著左詩坐下。

「還不給左妹妹到水,dai子。」扭頭一個大的衛生球子丟了過來。

楚楚一連串的動作將劉傲唬的一愣一愣的,泥么的,楚楚是哪座電影學院畢業的?可以拿小金人了這演技!至於么?自己和左詩之間怎麼可能?

雖然自己也喜歡漂亮的女人,可是自己很理智好不好!這個女人更加的恐怖,玉女門啊,江湖上的龐然大物,這樣的門派,沒聽說么,連李世民都忌憚,何況自己這個小人物?

水還是要倒的,「左姑娘,您喝水。剛好您和楚楚熟悉,您們好好聊聊,我去給你們安排飯食。今天都不走了,在這裡吃飯。」

說完點都走了出去,讓她們去聊,和一個漂亮的女人在一起是享受,和兩個漂亮的女人在一起是災難。

劉傲前世就領教過,所以,趁早開溜。大白見劉傲出門了,也站起身跟了出去,大黑也一下竄在大白前面,似乎很怕這兩個女人一樣。

「小武,去裡面服侍你師傅去!順便讓師傅檢查一下你的學業。」看小武又在挑逗大黑,大黑就是不讓小武zhua住,也不跑遠,似乎兩個在玩遊戲一樣。

「恩,好,師傅不會問的,上次問了,我給她說,他都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,就不再問了。說是大學問,讓我好好學呢。嘻嘻……」轉身跑進去了。

劉傲苦笑,忘了這茬,自己教的一些東西,這裡都沒有的學問,左詩能知道就見鬼了。搖頭往廚房走去。

現在又增加這麼多人了,做飯也成了大的工程。增加了兩個鐵匠,一個姚大亮,如今又增加了楚楚、藍藍、還有左詩。今天還有一個新的人員-----周言。

周言自從塗好葯只後,吃飽了就躲在房間里沒有出來過。劉傲安排他將頭髮紮起來,將皮膚露出來,不要捂,也不知道現在怎樣了。等會去看看。

王嬸是固定的在這裡吃的,還有不固定的四個家臣,趕上了就吃,趕不上就弄兩大碗刀削麵。如今劉傲從上次懶的桿麵條,直接用刀子削後,吃了都說好吃,於是都學會了。

今天的崔明夫婦很早就架起了蒸籠,裡面蒸的是豬肉,和一些乾菜。對了,劉傲早想吃的梅菜扣肉。

大冬天真的沒有什麼好吃,今天,卻多了學多的野菜。原來,在荒地上處理灌木的人,發現地上開始有青色了,雖然有寫紫紅的霜打的痕迹,證明春天已經來了啊!長期處於飢餓狀態的人們,知道這個是可以吃的。

就碗了起來,送國來一大筐,劉傲一看,認識幾種,小時侯在農村老家,聽爺爺奶奶說什麼香氣菜、麵條菜……是可以吃的,他們老一輩也是挨過餓的。

有印象!只是沒有吃過。洗乾淨後,自己吃了一片葉子,不苦,有點青菜的味道。恩,就當青菜炒了吃,吃了一個冬天的乾菜,如今看見青的樹葉也能吃幾口……

淚奔,這章傳了我一個小時求收藏安慰一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