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四十六章:得種子後的意外

第四十六章:得種子後的意外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11 10:30  字數:2599

上了樓劉傲就後悔了,這分明是一家青樓,剛才上來的著急了點,沒看招牌。

一個身體肥胖,臉上的米分塗的象白面一樣的女人,手拿著一塊米分色手帕招呼自己,才知道,自己來到這個叫異域閣的青樓。

「哎呀公子,您來這裡可來著了,我們這裡,各國佳麗,隨您喜歡,只是,現在是上午……不過沒關係,有相好的沒有,我幫您叫!」

泥煤啊!上青樓現在世道不丟人,丟人是現在是上午,這得多**啊!

沒見還有好多的房門關著呢么?那兩個姑娘估計是昨晚沒客人,才起的如此早。站在二樓吃著瓜子,不小心瓜子皮掉在自己頭上的。

算了,既然來了,就來了吧。從挎包里摸出十個銅子仍給這個胖女人,「我找這兩個女子有點事。」

劉傲如此奇特的造型早就吸引了走廊里的兩個女子注意,懷裡抱著大白,肩上蹲著大黑,人家公子都戴雙翅公子帽,只有劉傲,一條短的馬尾在後面翹著。

「公子好眼力,這兩個剛來的時間不長,官話還說的不好,是一個西域的商人賣過來的,雖然語言可能不怎麼通,但是其他方面tiao教的還行……」

劉傲哪裡不知道是什麼意思?作為後世穿越過來的人,知道古代的青樓是多麼的陰暗,很多的手段是上不了檯面的。

這個該死的封建社會,青樓是合法的存在。能活下命來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賜,就這青樓的女子,都不知道要比一些大家大戶的丫鬟、婢女的命運好上多少。

有些丫鬟、婢女說死就死了,一點的反應都沒有。這個時代,丫鬟、婢女的命運還不如貓狗的命運。

劉傲不是救世主,能從遙遠的國度流浪到這裡,還活著,劉傲認為是奇蹟。自己只想知道這個南瓜籽還有沒有,看瓜子皮,還是生的。

「好了,我自己來,你忙去吧。」劉傲揮手將這個胖女人支開。走到兩個女人面前,也不說話,將左手的南瓜子皮給兩人看,然後,將挎包里的銅錢給兩個人,既然語言不通,就用最原始的方式。

幾百文雖然不多,對於兩個沒有客人的女子來說,還是比較有吸引力的。畢竟現在的社會,幾百文已經不少了。

一個女子從身邊掏出一個小的布包,裡面也不多,還有幾十上百顆的樣子。然後向劉傲雙手一攤,雙肩一聳,這個動作劉傲很熟悉啊,表示沒有了!

劉傲接過來,剝了一個,嘗了一下,是生的,很飽滿。就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品種。兩個女子將銅錢連包一起,緊緊的摟在懷裡,好奇的看著柳傲,一個女子還不停的向柳傲拋著媚眼。可惜,柳傲將布包包了起來,掖進自己的腰帶里。

朝兩人笑笑,揮一下手,轉身走下樓去。「歇歇……」身後傳來口語不清的謝謝聲音……

心情大好啊,不久之後有南瓜吃了。早知道多帶些銅錢了。

心情好,什麼都好,那個老外還在門口兜賣獸皮,削制好的,也不知道是狐狸皮,還是貂皮,反正兩樣動物劉傲都沒見過實體動物,分不清楚。還有一張大的,總之,毛很柔軟,黑色的。算了,買了,雖然不知道如今有什麼用,誰讓劉傲今天心情好呢!

「我全買了,送到國公府老宅就行。」劉傲拍了那個老外。然後轉身往回走。男子趕緊跟上,大豪客啊!

西市到長孫府老宅有兩里多的路程,行走中,突然從旁邊的巷子衝出一人,披頭散髮,衣著襤褸,後面幾個人追趕。

「我真不是麻風病啊,你們怎麼就不相信我呢,不讓我回家,還要報官?」散發男子邊跑邊哭喊。忽然zhua住劉傲,跪了下來,「劉相公,救命啊!」

大白見有人抓劉傲,撲上去就咬,可惜,小狗還是乳牙,怎麼可能咬疼人?倒是大黑將人家撓了一下。將人家手撓出一道血痕。那人吃疼,鬆開了手。

劉傲拍拍大白,雖然被驚了一下,很快鎮定下來,追的幾個人,遠遠的圍著。似乎很害怕離這個人很近。

「什麼情況?到底怎麼會事?起來說!別跪著!地上那麼涼。」

劉傲看這個散發男子凍的有點發抖,將身邊那個買獸皮的肩上,那張大的黑色獸皮拉過來,給他裹上。

「謝謝劉公子,在下是這裡條巷子的人,姓周,名言,也曾十年苦讀,不料年輕時得罪了一富家子弟,無法考取功名。

現原本在梁家做帳房先生,不料也不知道怎麼了,臉上開始長紅斑,還伴隨小疙瘩,很癢,東家說是傳染病,就不要我了。

結果家人也怕,我這些天不敢見人,躲在房間里,結果妻子也嫌棄,將我趕了出來,我實在是又餓,又冷。

昨夜偷著回家,結果被妻子發現,叫來她哥哥,要抓我報官。救命啊!如果報官,在下可真的命不保啊!「說完連連作揖,始終低著頭!

「你怎麼認識我的?」這個劉傲很好奇。

「在下去聽過您說過兩場古…..」

劉傲知道,如今的醫藥很不發達,一些簡單的疾病就能讓人死亡,官府也怕,一旦發現有傳染病的,都是以最塊的速度,將人燒死埋掉。畢竟,瘟疫已經將人嚇怕了。還要請人專門做法事驅趕瘟疫。

「我看看。將頭髮分開。」叫周言的男子將頭髮分開。

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啊!滿臉的紅色小疙瘩,皮膚伴隨著紅腫。脖子上也有。特么的,這不是皮膚過敏么?這個情況劉傲後世見過,標準的皮膚過敏。沒及時治療,有點惡化。

「好了,沒事,跟我回國公府吧,不是傳染疾病,只是皮膚過敏。」然後對遠處的幾個男女說:「我是劉平安,這位周言大叔不是傳染疾病,你們不用害怕。也不用麻煩官差。他先跟我回去,過幾天就好了。」

說完,轉身往長孫老宅走去。大白、大黑後面,緊跟著那個賣獸皮的老外和這個叫周言的中年人,緊緊的裹著那張獸皮……

老宅里,王嬸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,正和廚子老實明的婆娘明嬸一起給妹妹們洗衣服呢!讓王嬸取錢將人家的獸皮錢給付了。多少錢自己也懶的問。

讓姚叔將周言帶去洗澡,洗完澡到書房找自己,並讓姚叔弄套酒坊夥計的新衣服給周言穿,只有酒坊的夥計有專用衣服,劉傲要求必須統一,因為不統一的話,怕那些夥計衣服不衛生。就是後世工作服一樣的性質。

自己將藏在書房裡的消炎藥拿出幾片,這個葯的藥效很好,溶進一個杯子里……

………..分割先線………

PS:猜猜這個周言將會是什麼人呢?在這部書中會扮演怎樣的角色呢?哈哈……偷偷告訴你,很重要的一個角色。戲份不少。由於網路問題,上傳延遲一個多小時,第三更到,求收藏!求收藏、求收藏!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