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四十三章:比搶錢還快啊

第四十三章:比搶錢還快啊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866

劉傲一看來人,趕緊起身,雖然暖暖的陽光照射在身上,很舒服,可是劉傲還沒自大到見了幾位年輕的權貴不迎接的地步。

迎上去前,先拍手,讓玩瘋的妹妹們停下來:「全部去教室自習。」

妹妹看來客人了,一個個跑去了教室。然後劉傲迎了上去。

「兩位兄弟過來了啊啊!竇大人也來了啊!這位……還沒請教?」說完,將眼神轉向長孫沖。

「傲子,哥哥給你介紹一下,這個是長安來的,竇家,竇箐鈺,你叫他小鈺哥哥吧。」

「平安見過鈺哥。裡面請。」小鈺哥哥這麼肉麻的話,劉傲叫不出,乾脆叫聲鈺哥罷。這個稱呼還是比較新穎的,竇青鈺也沒在意。

一進院子就發覺這個院子和見過的院子不一樣,兩個個字,乾淨。

劉傲可沒少為這個院子操心啊,整個院子以前都是泥土,如今被劉傲全部讓人鋪上了青磚。不然,一下雨到處泥濘是劉傲最不喜歡的。嚴禁垃圾到處丟,專門有放垃圾的木通。經過幾天的強制性,如今妹妹們和王嬸她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做法。

書房裡、教室里,如今全部鋪上來木板,上了桐油的木版,打磨的很光滑。是已經風乾好才拿過來鋪的,屋裡還是有一股桐油的清香。

竇青鈺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,進出豪門,感覺沒有一家有如此的乾淨和整潔。奇人,這是竇青鈺給劉傲的初步定義。

「哇,傲子,我才走幾天啊,就這麼大的變化,不行,我家裡也要這樣搞,真乾淨。」長孫沖昨天晚上就來過一次了,由於光顧的談事情了,也沒特別在意。加上天色晚了,沒多想。這次天,視覺衝擊的厲害。」

「這個簡單,只要有銅錢,話說這工錢可不便宜啊!你看這木版,表面打磨的一點刺都沒有,還要刷桐油,還要烘烤,你要弄的話,我讓王叔帶人過去幫你弄。」

這個是劉傲讓王叔領著另外一幫人,在南城弄的一個家飾作坊,第一批的成果,就用在老自己住的地方,如今的木頭便宜的很,主要是功夫,如今南城有六十號人,專門打磨這木頭呢。如今有客戶上門,當然要推銷一下。

「好,回頭幫我弄,銅錢好說。」對於長孫衝來說,這點家裝的錢不算什麼。

書房原先有兩把靠椅,如今又增加一個長的如後世紅木沙發一樣的長椅,上面鋪了一層ROU軟的墊子,類似後世的沙發。可以坐三、四個人,靠牆放著,今天單椅子上又增加了柔軟的坐墊。

一切的一切,震撼著幾個人的視覺神經,竇青鈺本就有些潔癖,如此乾淨的環境一下子就迷戀上了。坐在單人靠背椅上,這裡摸下,那裡瞅下…..

不大會,茶已經泡好,劉傲給每個人將茶倒上。本來王嬸還要給劉傲找個丫鬟的,被劉傲拒絕了,現在自己一個白身,要什麼丫鬟啊!

「不知竇大人和這位鈺哥,來平安這裡,可有什麼指教?」

「北城的酒坊,是你和小沖弟弟和小默弟弟你們一起的吧?」竇寒鈺喝了一口金黃的茶水,放下茶杯,開口問到。

「哦,是有這麼回事,還有幾個家臣,被衙差打傷了,如今還不能幹活,咳,竇大人又這麼熟,我也不好意思找他,畢竟他也是不知情啊!都是下面的衙差,官府的批文在小沖手上,如今,小沖,你將批文拿出來讓竇大人看看,省的以後你不在洛陽,生出麻煩事情。」

批文也是算弄的,就是一張紙,專門管理這些作坊的地方簽個章而已。以長孫沖的能力,管事的就是在睡覺也好起來將批文連夜弄好。還真就是連夜弄的。

「這個就不用來哦吧,都說是誤會了。」竇寒心理鬱悶,這批文在長孫沖手裡屁錢不值,一句話的事。

「既然是誤會,那就沒什麼了,可是,畢竟酒坊要養這麼多的人,耽誤了這麼久,客人的定單沒有及時給人家酒,是我們違反和約在先,我們要包賠人家損失的。

人無信不立。既然和約寫了,逾期不交的賠償,那就要陪人家是不是,竇大人?」

面對劉傲的話,竇寒不知道怎麼回答,這個社會是比較講究誠信的。連囚犯都能做到,何況是普通人?

這裡還有一個真實的傳說,話說秦王李世民,登基稱帝,天下大赦,可是有的罪大惡極的人,被判的是遇赦不赦。

李世民尊重願判,但是還是額外的下令,允許罪犯回家探親,和親人團聚一段時光,到期回來就要行刑。罪犯共計兩百九十人,最後回來仍然是這麼多人,沒有一人逃跑和不願意回來,這也說明唐初,李世民的威望。

側面反映了民風的誠信程度。明知道回去就死,還是回去,因為答應來的,這就是誠信,比什麼和約都管用。

「當然,誠信必須維護,那,不知道要賠償多少呢?」竇青鈺接話。

「好說,酒坊共計四個蒸爐,每個蒸爐日產酒五百斤到八百斤,我就按最少的五百斤算。一天兩千斤酒算。

自發生事情到如今,已經七天了,耽誤生產仙醉一萬四千斤,這是生產的損失;天香樓的定單一千斤,預定是當天交貨的,延遲了六天,和約上寫明,沒延遲一天,罰銀百兩,違約金是六百兩銀子。

暖春閣也是一千斤,違月金也是這麼多。六百兩。至於小沖家的訂單和程國公的訂單違約倒好說,本來是上千兩的銀子,可是您們這麼熟,我平安也不好往上家,打算用酒抵帳。

打壞的東西、工具、蒸爐約造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