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四十二章:宴斗(二)

第四十二章:宴斗(二)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553

第二更到,求收藏)

這話一出,長孫沖正掛滿笑的臉忽然一收

身世地位給了這一幫第子一種身份的優越感,平時這個圈子也斗,但是都很隱晦,互相間該給的面子都會有。

別看大家都年齡不大,一個個掛的頭銜驚人。有些人是養成了發號勢令的習慣,對於白身,一向是命令式的,想當然的以為,別人就要聽他的,這種現象在底蘊深的仕族中常見。

程處默不是,他是新貴,是程咬金為李家賣命,打下了江山才有的如此地位,程咬金以前就是個賣竹耙的。這也是這個圈子裡相互看不順眼的原因之一。

程咬金以前做過綠林好漢,性子里比較豪爽,莊子里的莊戶都是自己以前的大頭兵的後人,又或者是傷殘的士兵,出身都高不到哪去。程處默的性子有比較直爽,還真沒有看不起白身之說。

長孫沖的父親長孫無忌也是布衣時結交的李世民,出身比程咬金稍微好些而已,但是長孫沖畢竟是在洛陽長大的,洛陽不比長安,雖然也和這些權貴圈子交往,畢竟不是那麼的頻繁,大部分時間是在洛陽度過的。

所以,長孫沖也不會看不起白身,要不然也不會結交劉傲。

竇青鈺就沒有出過長安,雖然是蔗出,但是竇家底蘊大啊!所以有這種心態不奇怪。

「嘿嘿……白身?如果他要做官的話,不說他的滿腹文才,就是他的出身,只要他願意,也立刻可以封個閑散的爵爺,您鈺公子的身份不見得就比劉傲、劉平安高貴啊!」長孫沖面色一證,,不陰不陽的回了一句。

「哦!願聞其詳?」竇青鈺一聽有內情,也很驚訝!自己還真的沒有好好研究過這個劉傲,雖然,竇青山已經將劉傲的資料交給了竇家,但是從這點上看出,這個竇青鈺在竇家族的待遇,和竇青山還是有差距的。

這次竇青鈺是自願來洛陽的,一直不服氣竇青山的他,十分渴望得到一次機會展現給族長看,如今的族長,正是竇國公。

這次的洛陽事件,竇青鈺自認可以花費不多的代價,可以擺平。家中,竇青山弄到的酒具和方子,已經蒸出了美酒,第一批酒已經送到了太上皇李淵的宮中。那是家族裡最得力的靠山。

大的家族裡面,一樣的有競爭,而且競爭似乎一點都不比外面弱。

劉傲不知道的是,酒還沒上市,已經有了競爭的對手。

「劉傲他的爺爺是前隋的大將軍劉方,拜封盧國公,這個身份,你還以為好欺負?你還以為他是普通的白身?

你說我要聽他的,沒錯,還有你不知道的,他名義上是我的兄弟,實際上還是我的老師!亦師亦友!

這樣,您看的起了么?」長孫沖一下子倒出這麼多的猛料,不說是竇寒鈺夢,就是程處默也蒙啊!這些他也不知道。

其實,說劉傲是自己的老師這是氣話,主要是自己一個小公爺,要聽一個白身的話,有點掉價,這樣說,自己面上過的去,當然,實際上這次在長安能得到李世民的讚賞,和姑姑的滿意,自己佔了劉傲的大便宜。

自己也佩服劉傲,從劉傲的身上學到不少的東西,說和劉傲之間亦師亦友,自己從心底願意。

說出去這番話後,長孫沖忽然覺得輕鬆不少,似乎身上更加的自信了啊!

是啊,如今,所有的條件這裡,自己還是佔優勢的,沒有必要緊張啊!自己家和小默家雖然在底蘊上沒有竇家恐怖,但是自己和小默的身份比這個竇青鈺還是要高上那麼一絲的。起碼自己和小默是嫡出

長孫沖的話語,讓竇青鈺一時沉默了起來。用眼睛狠狠的看了一下竇寒。暗自埋怨這個叔叔的無能,這麼重要的情報都不讓自己知道。

竇寒心裡這個委屈啊!只好悶頭喝酒……

「聽兄弟這麼一說,為兄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見見這位能讓兄弟這麼有才能的人,尊為老師的才俊了,還請兩位兄弟給引見一下。為兄敬兩位兄弟一杯。請。」說完將面前的杯子一飲而盡。

「好說。」

話談到這裡打住了,誰也不再談酒坊的事情。都互相敬酒吃菜,說些不痛不癢的話語.

……

長孫府老宅,如今熱鬧的很。

一個單杠和一個雙杠,後世的兩個體育用品如今出現在院子里,甚至還有一套孩子玩的滑梯。滑梯全部是木頭做的,孩子們玩瘋了。

劉傲還不知道自己的妹妹中,小東的單杠玩的這麼順溜,驚險的動作看的自己都怕。這孩子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?

劉傲自己也就是能在上面拉伸幾下而已。現在沒有海綿墊,用的是麻布裡面填滿茅草。大部分孩子還是喜歡滑梯多一點,木頭做的滑梯,上面刷的桐油,打磨的很光滑,

現在是休息時間,孩子們都玩一身的汗。只有小武,看在單杠上翻滾的小東,撇了撇嘴,也將身上的外衣斗篷脫掉,在雙杠上翻幾下,看小東剛下來的時機,身子一縱,飛躍到單杠上,很有後世高低杠的感覺。

只是比後世的高低杠距離大了不少。劉傲一手端茶,躺在椅子上曬著太陽,大白和大黑就在腳下趴著。如今的大白對劉傲很粘,幾乎是寸步不離。

幾天的好吃好喝,皮毛好看了不少,尾巴上被小南給扎了個紅色的飄帶。一隻紅色的肚兜改的小衣服被穿在了大白身上,劉傲不由的想起後世,很多的寵物狗的樣子,如今的大白,和後世的寵物狗很像。

只是大黑很不霜,因為大白有了衣服,再趴在它身上沒有皮毛舒服,經常扒拉大白的衣服……

小武是練過武功的,劉傲知道,白天在這裡,夜裡還要回左詩那裡練功。

小武的動作比小東更加的驚險,花樣也多了不少。兩個小丫頭象較勁一樣,你做這個動作,下次我也做。輪流表演。

漸漸的,兩人的比賽,將姐妹們都吸引了過來。圍跳著大叫加油。劉傲也不擔心,下面那麼厚的草墊,摔下來也沒事,況且也不是很高。只是小東有如此的身手,自己有點吃驚罷了,東西今天上午剛安裝好的。

現在孩子玩的太少了,也沒有什麼好玩。孩子不運動可不行。所以劉傲想出這個東西,比較簡單。木匠也是加班幾天才弄好的滑梯。

大白忽然朝門口「嗚」了一下。

劉傲扭頭,發現長孫沖和程處默來了,後面跟著一個人。

女扮男裝?仔細一看,有喉結,NND,男人女相啊!真是一個奇葩的人。

關鍵還有一個胖子,正是刺史大人竇寒……正好奇的大量著院子里的一切。

竇青鈺看著在單杠上翻躍的武媚身影,眼睛眯了一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