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四十一章:宴斗(一)

第四十一章:宴斗(一)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590

中午時分,一個灰色的信鴿落入洛陽府衙…….

天香樓,是洛陽最豪華的酒樓,沒有之一。天香樓之所以有名氣,那時因為,「天香樓」三個大字,還是出自李世民之手。

很少人知道,這個酒樓其實長孫家的產業。這裡有一個房間,是不對外開放的。李世民來過這裡不止一次。

「這個竇寒不會不來了吧?娘的,回長安我再找竇青山算帳!」天子一號房隔壁房間里,長孫沖和酲處默已經到達這裡。

昨天兩人就直接殺到劉傲那裡,一人吃了人頭大的兩碗面。商討一個多時辰。劉傲是白身,在這個場合說不上話,就沒參加。因為處默的莽撞,會丟掉一些籌碼,但是,整體上,兩家對一家,還是有優勢的。

劉傲考慮到連續兩件事情的發生,竇家一定不會沒有反應,保住洛陽刺史這個位置應該是竇家可以滿意的,如果將糧食事件捅出去,以李世民的性子,估計這個刺史還真保不住。

處默這次的公堂事件,真要事鬧大,盧國公臉面上也不好看,來這裡這麼久,劉傲知道,現在的唐人,臉面看的比命都重。

所以,糧食事件可以暫時不提,如果在後世,這樣的官就該拉出去打靶,現在么!這個等級森嚴的封建王朝,劉傲不認為換一個人來,有多大的改善,竇寒只不過是竇家的一顆棋子。換另一顆棋子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畢竟現在的社會階級是不平等的,仕族本身就是有特權的,而且,以竇家的能力,雖然衰退點,但是整體上不比程家、長孫家弱,在底蘊上都要強過兩家。

當聽長孫沖說竇寒要將宴請推遲的時候,劉傲斷定,此間必定有變化,畢竟當晚對竇寒是最有利的啊!只是不知道這個變化從哪裡來,最大的可能是來自長安,相信,糧食事件竇寒一定不敢不報給家族知道的。

假如長安竇家插手過來的話,自己這邊這個竹杠還真不好敲啊!

……

「來是一定來的,看來給傲子說對了,長安那邊插手了,就不知道來的是誰,竇青山去了山東,老一輩還拉不下面,竇家子弟中,還真想不出是誰!」長孫沖站在窗戶邊,看著街上來了兩輛馬車說道。

馬車在天香樓門前停下,竇寒肥胖的身軀從馬車上下來,後面的馬車內,下來一位漂亮的公子,為什麼說他漂亮呢?因為這個公子長的比女人還女人。

丹鳳眼,高鼻樑,一身青衣,如果不是頭戴雙翅公子帽,男衣長袍的話,十有九認為他是一個女jiao娘,太特么的漂亮了。

「竇青鈺?怎麼是這個妖孽?」長孫沖看見後面馬車上下來的人失聲叫了起來。

「我看看。」處默也擠到窗戶邊,「怎麼是這個兔子?」

竇青鈺,竇青山的堂弟。長的男人女相,圈子裡外號「兔子」。只是沒人敢當他面叫而已。

這個竇青鈺,長安的圈子裡很有名的一個人。文才驚人不說,還自幼跟江湖異人學藝,論能力,不弱於竇青山,只是他是蔗出,身份上吃了點虧。

程處默別看如此彪悍,還真不是這個竇青鈺的對手。早些年,程處默就敗在過這個青鈺手裡。

兩人退回房間,互相對視了一眼,似乎對這個人的出現,有點意外。

很快竇寒和竇青玉被夥計帶了進來。

「哎呀,這不是小鈺哥哥,您怎麼來洛陽了?趕緊請,竇大人也請,真沒想到小鈺哥哥也來到了洛陽啊!真是稀客。」長孫沖對這個竇鈺自然要重視,不可能象對竇寒一樣。

落坐後,「小沖兄弟,哥哥我可是第一次來洛陽啊!可得帶我好好逛逛,到底是古城啊,不比長安差多少啊!好!哦,處默兄弟也在啊!看來我真是來巧了。」

巧你妹啊!處默不知道怎麼,就是討厭這個女人味很足的男人。鬱悶的是自己還打不過他。自己練的是馬上功夫,這貨練的是江湖上的功夫。自己力氣比他大,可是身法沒有他靈活。

只好點頭,算是打招呼。

菜早就準備好的,流水般上好,酒自然是醉仙。

「其實,我這次來呢,聽說洛陽出了一個說古的能人啊!長安咱們圈子裡,盛傳的《三國英雄傳》我可費了大價錢才弄到一份手稿,看得我很沉醉啊!我一想,反正長安離洛陽不遠,最近也沒什麼事,就生出要出來走走的念頭,結交一下這個名動煙柳的風流才子啊!」

「那哥哥您可來著了,劉傲兄弟和小弟很熟,吃完飯,小弟帶您去見見。來,喝酒。」長孫沖絲毫不提任何事情。

程處默不理解,不知道長孫沖賣的什麼葯,也不再理會,只管悶頭喝酒。竇寒也不說話,只是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。

「我來這才聽說,兄弟的酒坊,因為我叔叔下面的衙差不長眼睛,給封了?如今,哥哥給兄弟陪個不是,您可得給哥哥一個面子啊!我叔叔已經狠狠的責罰了那幾個衙差,今天呢,我將叔叔也請了過來,給您和處默兄弟,陪個不是。」

今天其實長孫沖不想提了,這個事情,都是這個權貴圈子裡的人,面子看的比什麼都重要,他這一句話不當緊,那可是好多的銅錢沒有了啊!」

竇寒趕緊隨著竇青鈺的話趕緊站起來,「小公爺,下官備了銅錢三百貫,來想小公爺您陪個不是,怪下官不察,請您收下,等會我讓人將銅錢送進小公爺府上。」

三百貫?按照劉傲寫的十分之一都不到。處默很不滿意,「咣當」一杯「仙醉」就幹掉了,哈了一口酒氣,也不說話,夾起一大口牛肉就吃了起來。動靜大了些,惹的幾人側目。處默嘴裡嚼著牛肉:「喝酒,喝酒。」含糊不清的說話!

「些許小事,如果是兄弟一個人的,當然好說,哥哥的面子,千金難買啊!可是,這個酒坊是三家的,而且,這個兄弟還真的沒法做主,如果我能說話,自然沒問題啊!是吧,處默哥哥?」

「啊,是,小爺也有份,我家老爹可說了,這個酒坊可是以後清河公主脂米分錢的來源,弄不好要打斷我的腿,我也不敢做主。以兄弟我目前的俸祿,清河公主跟我,她可受不了。」這句話是劉傲較的,如果實在需要的話,就這樣說。錢不能少。

「哦,另外一家,是那個說古的才子劉傲、劉平安,是么?難道一個白身,你們都要聽他的不成?別讓哥哥看不起啊!」

竇青鈺鳳眼一眯,語氣多了幾分戲謔的成分

分割線

PS:第一更到。下午還有一章,第一次上主頁推薦,前後都是大神,壓力山大,棋盤只好拚命的碼字。作為新人上強推,上六頻道不容易啊!既然上了,怎麼也要掙上一掙,求收藏、推薦票,各種能支持新人的都仍過來,棋盤謝謝您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