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四十章:滾刀肉

第四十章:滾刀肉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418

程處默這一腳下去,可了不得了,「呼啦」,衙差都圍了上來,有時後,雖然大家平時關係不一定鐵,可是畢竟在一起當差,任何地方都排外,衙門裡更甚。

你再牛,今天你也沒有理,先將你拿下再說。一個個奔著程處默抓去。

打架?這貨從小大到大,京城裡的世家子弟,只要是練武的武將,給他找了一個遍。他怎麼會退縮呢?

於是,噼里啪啦,程處默打架多有經驗啊?何況,這貨還在西北邊境呆了一年多,見過血的,這些衙差對付普通人還行,在程處默手下,根本就不夠看,很快的,躺了一地。

「啪…啪……」竇寒不知何時在二道衙門裡拍著手掌:「小公爺真威武!怎麼?在長安打的不過癮,到我洛陽府衙抖威風來啦?」聲音里充滿戲謔。

「哦,你就是竇寒?娘的,連小爺的酒坊也敢砸,反了你還?不給個說法么?」程處默不理會地上的衙差,自己沒敢下死手,都是皮外傷,不礙事。

「說法?一定會,可是,您可知道,這裡是公堂?你看看,這個公堂給你打的象什麼樣子?我這就上摺子,我倒,你程家有多麼霸道?難道,因為您是小公爺,唐律就對您無用?您很威武,武藝高強,您牛,本官一定將您捉拿,然後到長安盧國公那裡問問,誰給您的權利?」

竇寒是見過處默一面的,自然認識。如果是在其他場合,竇寒自然要小心應對。現在既然平衡已經打破,從竇青山要弄這個酒的方子開始,竇寒就知道,自己的家族要將商業這塊抓起來了。

家族的衰退是必然的,因為最大的靠山已經退位,影響離減弱,如今在太極宮養老,實際上和軟禁差不了多少。

一朝天子一朝臣,這話不是戲文,如今的大唐何嘗不是?

朝堂的勢力逐漸減少,山東仕族間也感受到了危機,開始四處走動起來…..

程處默鹵莽,但是不是傻,事實上大的家族不可能出現真正的混蛋,聽到竇寒的話,知道自己鹵莽了,怕,當然不怕,但是傳回長安丟人啊!

如果自己真被抓了,雖然不至於怎麼樣,事實上也確實不能怎麼樣,最多被圈子裡的哥門取笑一番,但是自己著丟不起這人,估計老爹會扒了自己的皮啊!

「姓竇的,酒坊是我的,和我家有什麼關係?少他娘的給小爺下套,讀書人果然心眼多,他娘的,砸了我的酒坊反而有理了,就是告到陛下那裡,也是你洛陽府衙毀我酒坊在先,再說了,我的、砸你的公堂?

你說是我就是我啊,還不是你的這些奴才弄的,和小爺可沒關係,小爺斧子都沒動,少他娘的冤枉人。」

處默別的不行,將自己老爹程咬金滾刀肉的習性學的十足。不管你說什麼我先否認。只要將水攪渾,剩下的是上面的事情。自己腦子不夠用,有夠用的。

「吆呵,真熱鬧啊!哎呀,處默兄弟,你什麼時候來洛陽了?咋回事啊?」長孫沖終於到了。話說,長孫沖著急啊!就怕處默性急,竇寒能在自己家族的打壓下,還能夠在洛陽站穩,不容易對付的。

當然也是自己家族照顧竇家的面子,沒下死手的原因。但是處默和他玩,肯定會出事,讓馬夫抓緊趕路,緊趕慢趕,還是晚一步,家都沒回,直接來府衙了。

「哥哥哎,你終於來了,這是你的底盤啊,哥哥讓人給打了,還要捉拿弟弟,你看著辦吧?」處默一看長孫衝到來,一下子輕鬆下來,對啊,這個兄弟,別看武藝不咋的,腦子好使啊!這裡又是他的底盤,得,將這一攤子交給他得了。

無疑,這個決定是正確的。

竇寒一看長孫沖的到來,暗叫壞菜,自己設的這個局怕是要打折扣啊!

「啊,小公爺回來啦,是這樣,本官去看望那些困難的民眾,上次的事件,本官很內疚啊!回來的晚些,不料,程公子等不耐煩,將本官的公堂給砸了,還打傷不少的衙差,你看,如果本官不能給這些衙差一個說法,本官無顏立足啊!」

「言重啦,什麼da砸公堂?誤會,誤會,剛才被誤傷的衙差兄弟,等會每人一貫銅錢,我會讓管家送到各位手上的。呵呵,誤會啊!你們可有什麼意見?」

泥瑪啊!別說沒意見,就是有意見也不敢跟您提啊!再說,一點皮肉傷換一貫銅錢,哪找這麼好的事去?那可是一萬文銅錢啊!自己俸祿才幾個錢?眾衙差紛紛表示沒有意見。

「刺史大人,你看,不是沒事么?哦,對了,晚上我設個宴,一來是為我兄弟處默來洛陽,為他接風,二來請刺史大人,商討一些事情,還望大人給小沖一個面子啊!」

竇寒這個氣啊,可是,還不能當著長孫沖發,這個宴真不好去啊!自己還沒有接到長安的指示呢!

「哎呀,可不敢勞小公爺的您,這樣,今天事務繁多,天色也晚,明天中午,本官在天香樓擺宴,也是為本官上次衙役毀了小公爺您的酒坊賠罪。東西我已經下令送還回去了,至於毀壞的東西,明天,包小公爺您滿意。

咳,只是本官的這個公堂啊,太亂了,本官要讓人清理一下,如果明天有案件,就麻煩了,您們不知道本官的苦哦,好傢夥!程公子這一折騰,有多嘴的傳到本家的國公爺那裡,,嘖嘖,本官都不知道要接受什麼懲罰呢!咳!」

「刺史大人言重了,一場小誤會罷了,好,明天中午,天香樓,小沖一定到。那,小沖和我程兄弟就先告辭了。」說完,拉起處默就走。

「等等,我的斧子…….」

長孫沖苦笑,一拍腦門,乖乖,幸好沒出現傷亡,不然自己還真難辦。

竇寒的拳頭握的嘎嘎響,身份不對等啊!如果未來的家主在就好了,明天……想想都頭疼,今天的籌碼不夠啊!還是要掏一大筆銅錢出去,希望明天中午前可以得到家族的信息。

長孫沖和程處默走了不久,一輛馬車停在了府衙門口……

分割線

PS:首先謝謝落凡的一天書友的大賞啊!還有一味還是一味書友,謝謝您們。今天打賞的人很多啊,謝謝打賞的兄弟姐妹,還有默默投票的兄弟,棋盤看到了,謝謝您們!我們要衝刺啊!明天兩章,將能仍的都仍過來,棋盤不怕疼各種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