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十八章:收徒

第三十八章:收徒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3072

王嬸正準備出去,看見院子里來了兩個人,一看,天啊!上次的那個叫楚楚的姑娘就夠漂亮的了,這個女子更加的驚艷。王嬸自己也是女人,看得都一陣恍惚!

少爺的艷福不淺啊!奇怪了,明明是處子之身,怎麼身邊有一個小女孩?難道是姐妹?王嬸一直把劉傲當自己的孩子養的,一看這個,也不走了,不用劉傲安排,就招呼起來:「姑娘,是來找少爺的吧?先屋裡請,外面怪冷的!」

左詩還不認識王嬸,被她的熱情招呼的有些不習慣!「您是?」

「是王嬸,我是她照顧長大的,好了王嬸,您忙吧,這位是左詩小姐,左小姐,小武姑娘,請去書房。」

這回小武沒有去教室,直接跟到了書房裡。

大白、大黑依然擺出兇狠姿勢。似乎這個書房成為它們的領地了。只是它們怎麼凶,看起來都是比較可愛的,因為,它們個頭太小了。連小武都嚇不到。

劉傲輕輕的拍了一下大白的頭。立刻,大白尾巴搖了起來,又趴回自己窩裡繼續打盹。大黑的姿態自然跟大白保持一致。

「好可愛的小貓啊?」小武拍手指著大白說。

我的個神啊!萬隻烏鴉「嘎嘎」從劉傲腦門飛過。那是狗好么?這個未來的女皇帝分不清貓狗么?

落坐後,「小武」左詩開口,「還不給劉公子行禮拜師?」

「武媚兒拜見老師!」說完,跪下就磕頭,白色的貂襲都沒脫掉。

什麼情況?劉傲頭都大了!磕哪門子頭啊!趕緊從桌子後面出來,將武媚拉起來。

「咱不興這個!先起來!」

武媚眼睛紅紅的看著左詩。眼淚在眼眶裡打轉……

「劉公子不是說可以收小武為徒的?怎麼不讓她拜師了?」左詩也很詫異。武媚已經低聲抽噎起來。

「我沒說不收啊!別哭啊!」劉傲給搞的手忙腳亂的。

「我教你東西,並不是要你給我磕頭才教的,只是覺得,這個磕頭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情。人,之所以能立於天地之間,那是人的驕傲!習慣這個東西很可怕,你今天可以給我平安下跪,明天就可以跟另一個人下跪。

也許,你以為下跪是對我的尊敬,我的老師告訴我,對一個人的尊敬,放在心裡就可以了,不用拘泥於形式。我師傅在世的時候,我也沒有給他老人家下跪過,給他老人家下跪,一般都是在給他燒紙錢的時候!

似乎……我現在還很年輕……」劉傲鬱悶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。

一句話將小丫頭給逗笑了。

「好了,去教室,找小春,她是大姐頭,就說我說的,讓她給你安排,學習上,找一下小南,讓她給你補補課,她學習是最好的。去吧!」

「師傅,那我去了啊!」武媚是朝左詩說的,劉傲還差點出聲,尷尬的又摸了一下鼻子。趕緊泡茶,來掩飾自己的尷尬!

「劉公子的言論倒是蠻特別的。」說著,不知從哪裡摸出一隻圓形的珠子,「感謝劉公子傳藝小徒,一個小玩意,不成敬意,還請收下!」

劉傲扭頭一看,一隻泛綠的玻璃微球,裡面還有很多氣泡,還算透明,在左詩白生生的掌心躺著。劉傲腦門發黑,這就是傳說中的寶貝?

「這個就不用了吧?」劉傲哭笑不得。你丫好歹拿點好東西啊,黃金也行,雖然俗點,給哥一個玻璃球子算怎麼回事?

「公子可知道這可是我師門從西域帶來的寶貝?很是稀少。」

泥么的!這還寶貝?等哥找到煤的時候,給你弄一屋子,包準比這個漂亮。不就是沙子燒的么?後世爛大街了都。

「這個很值錢?」劉傲很好奇,這玻璃球在大唐的價值?

「是師門一位師叔用十個金錠從一個胡人手上換的。數量稀少,我師門也沒有幾個。」這話劉傲聽的有要罵娘的衝動。

他娘的十錠黃金就換這麼一個玩意?劉傲的頭不由的在桌子上自由落體幾下!「仍了吧,或者,趕緊出手,找個冤大頭賣掉!也許,一兩年後,小武當彈珠玩的都比這個漂亮。喝茶。」

「公子說這個不值錢?」

「真不想騙你,到時候,不如一個饅頭實在!」

「好,我就等著,劉公子到時候真的能讓這樣的寶貝不值錢,我就……我就……」一時說不出她就什麼,滿臉通紅,氣憤的將珠子裝回身上。

到底是心性不成熟啊!真懷疑小武這個未來的女皇帝是不是受了他的影響。那麼偏激!

「不用你做什麼!我不是說它現在不值錢,人常說,物以稀為貴,現在它貴重是因為他的稀少,玻璃這個東西,估計是在西域剛剛出現,技術還不成熟,你看,裡面的氣泡還在,如果裡面沒有一絲起泡,透明入水的話,技術就成熟了,可以製造很多的東西。」

「哦,你果然見過這東西,沒錯,就東西就是叫玻璃珠子。裡面沒有氣泡?那該有多漂亮啊!」

得,女的對於水晶一樣的東西是沒有抵抗力的,這也是後世女性對鑽石的瘋狂起因吧!

「是啊,這個以後作用很大,房子再不象現在這麼暗,門、窗戶,都象透明的一樣,非常的好,這個,你會看的到的。」

「啊,那不成了龍王的水晶宮了?就象你說的《西遊記》里的龍宮一樣?」

汗,自己說的西遊?「你在哪聽的?我記的我自己就說了一點,稿子也才寫的不多?」

「我在楚楚姐那裡看到的,你還不知道吧,我來這前,我去了楚楚小姐那裡。你對她可真夠好的,什麼新的稿子都先給她看。」

劉傲:「…….」

自己自從不說古後,都是寫好稿子讓燕子飛他們去說好不好!正不知道說什麼好,妹妹小春過來了。

「哥哥,以後小武住這,還是回去住,如果住這裡我給她收拾一個床鋪。」

「回去住吧,晚上小武還要練功的。」左詩接話。

「不管住不住,有個床位好點,累了可以躺一下。午睡也可以。收拾一個吧。」左詩可能不知道,如今的幾個妹妹被自己已經培訓成午睡的習慣了。

這個習慣前世自己就有,每天不睡一會一下午都沒有精神,那怕睡一會也好。這個習慣不覺中影響了妹妹們。

劉小春答應後離去。

「那我以後每天晚上派啞叔來接小武,劉公子您就受累了。小武就拜託給您了。」說完,還起身側蹲了一下!

其實劉傲和不明白,本來這個側蹲禮是滿人常用的,叫蹲安,或者萬福,不知道為什麼,後世的戲文里,還有現在這個唐朝,女子都是這種禮法,除非是江湖人,一般是拱手禮。

劉傲是在後世,也給酒店裡的服務人員,做過禮儀培訓。也沒弄明白,古代這個禮儀的考究!只知道,復古酒店服務人員也要求這樣對客戶行禮。

啞叔是左詩的車夫,還送過自己,是個啞巴,但是可以聽到說話,可惜,劉傲不會講啞語,本來想學的,一直忙的沒時間學。

「別客氣,那就先這樣,我等會要去給他們上課。」

「左詩先告辭了,我明天再叫啞叔帶些銀子來,小武的吃用您就多費心。」

「別啊!上次的千兩銀子夠她花一陣子的了。」

「一碼歸一碼,那是給您潤筆的錢。就這麼說吧,告辭啦!」點頭轉身,往門外走去。得,玉女門真土豪,順其自然吧。

沒想到自己會是這個未來女皇帝的老師,命運真給自己出了個難題……

……….分割線……..

PS:感謝無為hhp兄弟的588打賞。謝謝您!謝謝我心中的陽光書友為棋盤找出一處硬傷,謝謝,已經修改和完善,謝謝!你們的意見棋盤每天都在看,說實話,棋盤需要你們的意見和看法。歡迎踴躍來評!強推第三天了,棋盤寫的越來越有感覺,求收藏,讓棋盤看看大家對棋盤的喜愛!有票票的就仍過來,沒票的您點擊就成,當然,您打賞……土豪,咱們做個朋友吧!看書記得收藏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