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十六章:粘人的貓狗

第三十六章:粘人的貓狗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577

事情解決了,劉傲卻高興不起來。

如果,劉傲想想有點後怕!如果不是自己和竇青山認識,沒和這個竇寒見過,那頓殺威棒自己不知道受不受的了。

回來的路上,張老告訴劉傲:「很多白身,在狀告有官身或者仕族的時候,就這個殺威棒這關就過不去。來這樣擊鼓的,都是抱著捨身的心態,不得不說,你小子運氣真的好,老夫還準備大打一番呢!結果沒用著。

開始真不知道那個狗官怎麼活到現在的,不過現在明白了,夠圓滑,夠恨,夠無情。李家的官,哼,也就這樣。」

汗啊!這老頭真敢說啊!也是,象他這樣的高人,如果不是楚楚牽拌,一定可以傲嘯一方,瀟洒快活!

忙活了大半天,都還沒有吃飯,回去的路上,劉傲買了一隻羊,殺好的。這年頭,也沒什麼好吃啊,柳傲想去自己前世,自己最喜歡的羊湯來。

松樹到處都有,弄幾個棒棒去皮,帶了回來。路過草藥店,尋找了一些作料,老張很好奇的將劉傲挑的藥材都聞了個遍。很是不解。

劉傲也不解釋,小樣,打架我不行,你們都是高人,論吃,嘿嘿,哥才是真正的高人。不對,是真正的吃貨!

回到院子里,讓栓柱燒一鍋水。「張老,你的刀法好,將這個羊剁成小快,仍到鍋里就成。」劉傲自己知道,自己將一個養分解完會累死,刀不快啊!張老不一樣,高手。

張老也是很配合,為了吃一頓好飯,畢竟小藍和楚楚對柳傲的易牙本事推崇的很,的確,這小子上次弄的什麼油條、餃子,張老就吃不夠,搞的現在小藍這丫頭對水蒜熱愛起來,現在每天弄,擺的房子里都滿了。

劉傲自己弄了一大盆面米分,調成粘粥狀。將早就弄好的一快大的厚鐵板,洗乾淨,用幾塊石頭凳起。旁邊還弄個小餓鍋,什麼不放就放水,開始燒,鍋上座著一個蒸籠,這也是劉傲讓人新做的,竹片底,周圍是禾結桿弄成。竹底上鋪了用水打濕的一層麻布。

相信大家看出來了,這是原始的水烙鏌的工具。是的,就是水烙鏌。羊湯配水烙鏌,就少點生菜。

劉襖傲等鐵板上開始發出青煙後,讓鐵板上灑點油後,用勺子挖一勺生面粥,望上一放,劉襖飛快的用手裡的竹子刮刀一個旋轉,將多餘的生面粥颳去,隨後一曾薄報薄的一張水烙鏌被挑了起來,放進邊上的蒸籠,不能放外面,一硬就不好吃了。

劉傲餓速度很快,「哥哥再做好吃的。」不知哪個丫頭喊了一聲,呼啦,都圍了上來。柳傲看張老看的很仔細,「試試?」

張老洗了手,真的試了起來。前幾張不行,三張以後,劉傲只有看的份,張老的速度太快了!劉傲感嘆,到底是高手啊!

大鍋里的羊肉被開水一燙,表面起了一層的白抹,劉傲吩咐叔叔將肉勞出來,用水沖乾淨,將頭湯倒掉,重新注入乾淨的水。將買的作料撒在裡面,當然,少不來幾片生薑。將自己特製的食鹽放了進去。

這是劉傲的秘密,家裡人都知道,雪白,和市面的鹽又黑又黃的不一樣。有一次,還被貪嘴的小北當白糖吃,鹹的哇哇叫。

搽乾淨手,沒事了,等著吃就好,孩子們還在看張老的表演,幾位叔叔也邊幫忙看火,邊看著。

「咦」什麼東西咬自己泡角?低頭一看,白色的小狗偎在自己腳邊,瞪著眼睛看著自己,不時的用爪子,碰一下自己的靴子。

「等會給你吃骨頭啊!」劉傲蹲下來,拍拍小狗的頭。小狗tian著劉傲的手。太瘦了,顯的毛髮很柴。沒有光澤。

黑貓又跑了過來,也挨著小白狗,爪子bo弄著白狗的耳朵。

現在的貓狗這麼容易養熟?也不怕人的?要知道,到自己家還不到一天的時間啊!

劉傲搖頭,轉身往自己的書房走去。哪料,小白狗也跟著進去了,黑貓很奇怪,似乎,只要小白狗在哪裡,它就在哪裡!難道是貓狗戀?劉傲惡寒的想!

似乎,兩隻都是公的啊!真是奇了怪了。

炮了一虎茶,今天真的有點疲勞。劉傲躺在靠背椅上,靠背是半圓狀,劉傲畫的圖紙,木匠專門做的。

將兩隻腳伸在桌子上,前世,休息的時候,劉傲就是這德性!

貓狗依然在那炭盆旁,劉聱又加了幾塊木炭進去。要給這個小傢伙做這個狗舍才行啊!劉聱想是想,就是不想動。就這麼傻坐著,什麼也沒想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被狗的叫聲驚醒,小白狗正對著張老狂叫,露出一嘴的小牙。黑帽整個身子毛髮豎起,身子微躬,尾巴翹的很直。隨時可以發動攻擊的樣子。

劉傲趕緊起身,開玩笑,兩個小傢伙不夠這個老頭一巴掌。

拍了拍小白狗,奇怪的是,劉傲一拍它,竟然不叫了,溫順的搖起尾巴來,黑貓見狗不叫了,也將毛髮恢復正常,好象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。

「哼,玩物喪志!」

汗,自己怎麼玩物喪志了?今天剛撿的好不好!

「張老,辛苦了,坐,我給您倒茶。」剛好炮了一壺茶,還沒有喝。張老對喝茶不感興趣!一下子做在柳傲的對面,和那個左詩一個德行,又靠又瞅的。看什麼都希奇,古人還真奇怪啊!

「你這還真奇特啊!」張老環視一周,然後喝了一口劉傲倒的茶水,「咦,較新奇的炮製方法,別有一番風味。」

看了劉傲一眼:「你是公輸一脈的傳人?」

公輸?等等,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啊,有印象的!公輸一脈,不就是木匠的祖師爺,魯班?怎麼將我和這個老木匠扯到一塊去了,哥是靠嘴吃飯的,他是靠手藝吃飯的,兩個不是一個頻道啊!

「真不是,您老也知道,我的來歷,恩,我師傅……是包師,一代學問大家,這些,是跟師傅學的。」劉提起這個BOSS就好笑,自己無意間創造一個大學問家出來,不知道大宋的包黑子會不會來找自己麻煩.

特么太巧合了,王朝、馬漢、張龍、趙虎,包黑子的四大家將成了自己的四個家臣。自己的師傅被小南傳出去了,是包師…….

張老還想問什麼,外面傳來妹妹叫吃飯的聲音。

「先吃飯吧,累了一天了。」

奇怪的是,起身往外走,小白狗也跟著走,寸步不離啊!黑貓就是這百狗的貼身侍衛,忠心的很。這個奇怪的朝代,人愚忠,貓也忠心成這樣,沒天理了…..

……….分割線………..

PS:今天滿一千收藏,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!各位書友,那啥,將咱們的推薦票整起來啊,數量上少啊!仍吧,一人一張,一天也有一千張啊!求收藏,下個目標三千收藏,不知道要多久呢!謝謝您們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