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十五章:死道友不死貧道(求收

第三十五章:死道友不死貧道(求收 (1/2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3619

當曹管事到達第二道衙門時,竇寒已經被幾個業守老人說的啞口無言。面色發青。

看到曹管事進來,腦羞成怒的竇寒一指崔管事:「說,到底是怎麼回是。怎麼會變成這樣?」

曹管事看見地上的米,哪還不知道怎麼回事?

「刺史大人,這個不應該問我啊!大人可記得,在粥棚回來後,劉公子為照顧那些人的尊嚴,答應分發糧食後,回來您不是說讓我聽從您的侄子竇青南的安排?我只管登記銀兩的支出和糧食的進出帳?

後來,糧食這項的採購您的侄子定給了曹掌柜,衣服、被子的採購被他自己包攬了。我如今一點權利都沒有,這個事情我反映過,我說過米不好,當時您的小妾也在場,她說,能吃就行,您就不再理會,將小的趕出來了…….」

竇寒這個還真有印象,當時是有過這麼一回事,自己的小妾曹氏在給自己垂著背,是說了這麼一句,因為糧鋪是她們家的。自己也沒太在意,以為頂多是糙點,脫的不幹凈而已,哪裡會想著會這樣啊!

竇寒冷汗直流。該死的女人,害死老子了。自己的仕途這次說不定保不住啊!

「來人,去將曹記糧鋪掌柜、竇青南傳到公堂,不得有誤!」竇寒一狠心,死道友不死貧道,先將自己摘開再說,到時自己最多是不察之罪,以竇家的影響力,如果家裡要保他的話,問題不大。

如果讓這些人真的鬧起來,激起民變,家族也不敢承受這個後果啊!這個無腦子的女人!回去就休了她,凈給自己添亂。

到底是混跡官場多年的老狐狸,趕緊讓衙差給幾位業守老人搬凳子,還弄幾隻炭盆過來。「大家先坐下,不是一時半會的可以將人帶到。

本官慚愧啊!如查明如實,哪怕是我親爹,我也決不手軟,竇青南雖是本官的親屬,王子犯法,與民同罪。

曹管事,你去將帳薄拿來,全部,本官,到底被這些黑心的商人,弄走了多少銀子。這些可是國公府、還有我竇家、小劉公子一起為民的善款啊!這樣糟蹋,不怕雷劈么?」

竇寒說的大義凜然,做秀成分居多。

在等待衙差去傳喚曹掌柜和竇青南的時候,長安的皇城的太極宮裡,剛從宣政殿退朝的李世民喝著觀音婢親手做的參粥。

外面進來幾個人,一個是長孫無忌,一個是程咬金,還有一個特別高大的漢子,是尉遲敬德。身後跟一個文質彬彬的老者。是太子之師,大儒李綱。

說起李世民很有意思的,和自己一起打江山的兄弟,自己穿上龍袍,他們就叫自己陛下,自己脫了龍袍離開聽政殿,自己立馬就成了他們的兄弟。

幾個人一來,就自動找地方坐下,看來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。

「李師,《三字經》和《百家姓》您研究的怎麼樣?是否可以直接推廣?」李綱曾是自己幾個兄弟的啟蒙老師,包括被自己殺死的建成和元吉兩個兄弟,都是李綱的學生。

所以,任何時候,李世民對李綱都以晚輩之稱。從沒有擺過皇帝的架子。

「《百家姓》沒問題,只是這個《三字經》……」說到這裡頓了一下。

「《三字經》怎麼了?」

「有一段似乎不是很通順,但是也算合理,這是一部啟蒙傳世典範,裡面的字都是使用頻率比較頻繁的,可以說,著作此書的人,是一代大家,文紀不如也!」

「先生過謙了!既然這樣,先在小範圍推廣!先生受累了。」

「我很想見見,著作這本書的那位大儒的弟子,想來必然會另有所獲。」

「先生這個還要等一些日子,那小子如今在為自己的誓言而奮鬥著呢,朕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可以化腐朽為神奇。哈哈……聽說那小子一張利嘴,而且出口成章,出自他口中的詩詞,無一不是詩詞中的典範。」

「可惜老夫已時日無多,怕是等不到他進長安的那天了,正好,陛下您不是要讓這一幫小子去洛陽么?太子如今已然不用老夫再多傳授,就到洛陽看看,順便幫您管管這幫孩子。」

「哎呀,先生,去洛陽路途顛簸,您的身子如何受得了?不妥,不妥啊!」

「古人道:朝聞夕死爾,老夫的身子老夫自己知道,幾百里路還要不了老夫的命。就這麼著吧。」

「沒事,有俺老程呢!俺家的那個楞頭青昨天晚上偷偷跑到洛陽去了,聽管家說是你長孫家的那小子給鼓惑走的?NND,到洛陽看我不將他們的PI股打開花。」程咬金大咧咧的望著長孫無忌就噴。

「吶,使勁打,留條命就行。小沖也連夜回去了,說是他的酒坊被府衙給砸了。」說完,滿含深意的看了李世民一眼。

「噗……」李世民剛喝一口茶都噴了出來:「啥?府衙敢砸你家的酒坊?」府衙其實就是竇國公的勢力,不過在洛陽,似乎一直被長孫壓著。

「不是我家的,是小沖自己的,小孩子鬧著玩的!」

「啥鬧著玩的,俺老程也有份的,娘的,反了他還,不行,我去找竇家算帳去……」起身起的猛,就是不離地方。長孫無忌撇撇嘴,這貨也就是做做樣子。

果然,李世民開口了:「好了,原來我喝的酒是四哥家的,那以後我就不要花錢了,還真敢定價,千文一斤,嘖嘖,我內務府聽說訂了一千壇?似乎來我這,四哥喝的最多吧,那就減半,憑什麼喝我的酒,還讓我付銀子?」

「話不能這麼說啊!酒坊是我家那楞頭青弄的,我說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