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大唐說 >第三十四章:傳播的力量

第三十四章:傳播的力量 (1/1)

小說名稱《大唐說》 作者:十九平方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9 14:06  字數:2791

早上巳時不到,北城的芙蓉茶樓,南城的張記茶樓,西城的聽風閣,東城的陽春茶樓,都在說一個事情,那就是,洛陽出了黑心官,將米摻沙子,以次充好,給那些無助的困難戶。

本來這是一次善舉,可是黑心的官員,勾結為富不仁的糧商,將那些生蟲的米還攙了沙子,冒充好米分了下去。

大家都還奇怪,今天說古的為什麼不說古了,先說這個事情,原來這事真的發生在了洛陽城,每個茶樓都有一袋米,說沙子裡面摻米可能有些過,可是,當眾試出,隨便一把米里,都有很多的沙子是真的。

並且這米,還不是好米,是被蟲咬過的,裡面的米還有的黏成一團,裡面米蟲的屍體還沒消失。

能一早來茶樓的,日子都不會太差,這樣的米糧落在這些人眼裡,只配餵豬。何況,這裡還坐著幾位受封了的老年人?

原來李世民登基後,為了更快的籠絡人心,江山安穩,將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免除各種賦稅,有代表性的讓各地衙門,封幾個業守的閑稱,賞賜二十畝永業田。發揚敬老的傳統。,

這下,觀眾激動起來了,當時就有人站起來,要到府衙說理去。

而說古的是燕子飛的徒弟,在一旁扇風點火,很快的,正義感十足的幾個老人帶頭,一起朝府衙沖了過去。這年頭,受過封賞的老人身份還是有很大影響力的。

府衙的牛皮大鼓忽然響起……

這鼓可不是隨便就可以敲的,只要這鼓一響,官老爺此刻無論做什麼,都得立刻接見,一般出現這樣的鼓聲都是人命關天的大案。

以前還有什麼殺威棒,就是你將官老爺弄過來,他有權先打你一頓再問案情,讓你知道,這鼓不得隨意亂敲。是要付出代價的,因為你不敲鼓,案子可以推延,你這一敲,就要立刻辦理的,會打亂官老爺的做事規劃。

只不過,後來很少人敲了,這鼓也一年多沒響過了。

話說,刺史竇寒正在苦惱,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,不是草包,知道等長孫沖回來,必然不好交代,沒收的酒具已經被仿製了一套,秘密已經送到長安去了。下人說是用這個裝備將普通的酒放到上面蒸,就會有酒流出來。

正準備下令將酒具送還回去,向長孫府去陪個不是,再賠償一筆銀子,自己將責任推到下面的人身上去,估計被羞辱是一定的,自己在這個洛陽城本身就要看長孫府的臉色,也不是一回了。

目前以長孫府和竇家的關係,還不至於太為難自己。讓人時刻關注長孫府的動向,一有人從長安回來就趕緊通知自己。

正在自己最疼愛的小妾伺候下吃著早餐的時候,鳴冤鼓就響了起來。

這個糧食的事情,竇寒是真的不知道。聽到鳴怨鼓響的第一聲,還有點不相信,可是,鼓點的聲聲催促,讓他臉色大變。立刻起身,趕緊穿上官服往大堂走去。

心裡憋著火,心想無論誰先打它二十大板再說。

等到公堂,兩邊的衙差已經到位列好,這回沒有了竇青山在場,無所顧忌,驚堂木一拍,「帶擊鼓之人上堂。」聲音里掩飾不住的怒火。

柳傲被帶到堂上。

竇寒剛想拍驚堂木,看清來人是劉傲後,揚在半空的驚堂木頓了一下:「怎麼是你?」遲疑的將驚堂木放下!難道是酒坊的事?犯不上啊?

「刺史大人!有人要造反啊!」劉傲的話將竇寒雷的半死。如今大唐剛站穩腳,造反是上面最忌諱的事情,可是說是第一大罪啊!

「劉平安,本官念你是讀書人,又和長孫府以及我竇家有交集,就不打你殺威棒,可你也不要危言聳聽,散步謠言,這可開不得半點玩笑,是要掉腦袋的!」

「危言聳聽?散布謠言?不知道刺史大人可記得上次的救助事項?你可知道如今鄉親們都吃的什麼?」

「這個自然知道,我特意囑咐曹管事按照每人十斤米糧下發,難道有人剋扣?還是有人餓死了?」

竇寒糊塗了,這個事情自己交代下去後,一直都沒過問過,在他看來,這種事情落名譽的是自己,事情下面的人就可以做好,又不是什麼多難的事情,自己的小妾家裡,就是這洛陽城最大的糧店。

這個生意自然就落到她們家裡,肥水不流外人田啊!

「克不剋扣我不知道,但是我好象記得,我第一天煮粥還是上好的精米,可是大人,你看現在發的是什麼?外面有一袋米,是平安帶來的,可否讓人帶進來,大人過目一下,看這種米,是否可以吃呢?」

劉傲不知道怎麼了,如今看著個竇寒是如此的可憎。看這個樣子,估計是不知道糧食被調換的事情。

這是個貪官是一定的,這種事情在後世也不少見。柳傲判定,這個換糧的糧商一定和這個刺史的家人有關。不然他不會這麼撒手不管的。

得到允許,劈柴老人張老單手提著一袋米輕鬆的放到公堂上,然往劉傲身邊一站。自己家的小主說了,保護好這個小主公。

竇寒看來人傲慢的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,有點氣惱。「這個是什麼人,如此無理?」

張老用眼睛斜了竇寒一眼:「你能過的了這關再說吧,不是小主公在這,你這樣的狗官,我連看都懶的看你一眼。」

張老的話也夠損的,嗆的竇寒臉色煞白。指指著張老「你…你…」說不出話來。

劉傲一看壞菜,這個張老還真耿直啊!竇寒畢竟是朝廷官員啊!干緊出來圓場:「哎呀,大人,張老他人就這樣,咱先看看這米,您看,劉傲打開袋子,當場將米倒在公堂上……

看見地上的米,竇寒顧不得發火,走出來用手抓了一把:「這是哪來的?這種米怎麼還可以吃?」嘴裡問著,心裡隱隱覺的不妙!

劉傲還沒說話呢,二道衙門外圍滿了人,幾位被冊封的業守老人,叫喊著要見刺史大人。外面才幾個差人啊?根本攔不住,況且,幾位年紀大,不敢使用武力阻攔!

「呼啦」進來一大幫人。幾位業守老人雙手一舉,後面的人停下腳步。

幾位長者的到來,刺史也沒脾氣!這幾位,別看沒有官身,都是見過陛下的老人啊!去年洛陽的牡丹花會,陛下來這,還特意會見了幾位的。

「聽聞我們洛陽城出了黑心的官,我等幾位老不死很想知道,是不是真的?這位就是小劉公子了吧?好樣的!」一位看上去比較年長的老人,看看刺史,然後轉都看到劉傲說,

地上的米,大家都看到了,和茶樓說書的說的一樣。這下,竇寒真慌了:「傳曹管事過來!怎麼辦事的?」

曹管事,一直在人群外面呢!人太多,正拚命往裡面擠呢!剛知道救助糧的事情暴光了,曹管事心裡一輕,今天,又被強逼著進了一次黑心米!剛交接好!心裡很窩囊啊!

說是讓自己全權負責,現在自己只管開支銀兩和登記,其他的自己管不著了……

………..分割線……..

PS:今天看到幾位以前的老朋友過來,棋盤很開心,謝謝您們,從上本書跟到這本書,一直鼎立支持棋盤,棋盤很感動!棋盤要爆發一下!今天決定兩章,這是第一章。棋盤爆發了,將您們的收藏、推薦票都仍過來吧……如果我碼字睡著了,用您們的幣幣將我砸醒……求收藏…..